第三章
作者:伊诺寒      更新:2015-06-26 18:20      字数:0
  白羽带着楚亦泽往无忧亭而去,心中不由的感叹,这八皇子和凌若宣同岁,可是,这差距也未免太明显了吧!不过,凌若宣有今日也是付出了极大的代价的。从五年前他被凌若宣降伏之后,就一直追随于他,凌若宣是如何一步一步走来的,他比谁都清楚。

  看着一身蓝色锦服的楚亦泽,白羽心中开始为凌若宣不平。

  无忧亭建在督尉府后院的无忧湖中心,没有任何连通亭与岸的事物。要到达湖心亭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用轻功飞过去。

  此时,凌若宣和菲絮两人正坐在无忧亭中观鱼品茶。菲絮一身红衣,倚在亭边向湖中投食,脸上依旧是一方红色面纱。凌若宣则一身白衣坐于石椅上,满脸悠闲的添香料煮茶。这便是楚亦泽看到的场景。

  “凌督尉,絮儿郡主。”看到独立于湖心的无忧亭,楚亦泽不做多想的便提气向亭中飞去。“好香,不知这是什么茶?”嗅到了空气中浓郁的香味,楚亦泽早就将太子等人忘于脑后。

  “八爷。”凌若宣和菲絮同时向楚亦泽行礼。

  “免礼。”楚亦泽挥手免去了二人的礼。“对了,这是什么茶?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

  “八爷见笑了,这是絮儿闲来无事随意弄的。将各种花和药材加入泉水中,用小火煮一个半时辰,当香味飘散在空中,就可以了。这是茉莉、菊花、金银花加上枸杞、桂子、红枣煮成的。有驻颜清火之效。所以絮儿唤这茶为朱颜。八爷请。”絮儿将凌若宣煮好的茶倒入紫砂茶杯中,送到楚亦泽面前。

  楚亦泽端起茶杯,嗅着飘来的香味,浅浅的尝了一口,双眼猛地睁大:“好茶!朱颜?哈哈,名美,茶香。絮儿郡主果真了得。”楚乾国人人皆知楚亦泽爱茶成痴,如今菲絮的朱颜得他称赞,可见确实非同一般。

  “八爷谬赞了。”菲絮为自己和凌若宣分别倒了一杯茶,丝毫不因楚亦泽的夸赞而欣喜若狂。

  三人在无忧亭中品起了茶,好不自在。在这一盏茶的时间内,凌若宣和菲絮也算明白了,楚亦泽和他们同岁,但是因为是皇室成员中年龄最小的,被他的众位皇兄皇姐保护的无微不至,所以完全不知世事。只是这不知世事是真是假,就只有楚亦泽自己知道了。

  “不知八爷来找若宣所为何事?”他可记得刚刚的楚亦泽是急匆匆而来的。

  “啊!糟了,太子他们还在玉湖上等咱们呢!”楚亦泽一拍后脑,满脸懊恼。要是让太子他们知道自己因为一壶茶而将他们的叮嘱忘于脑后,那他一定很惨。“若宣,我们走吧!”说罢,也不等两人同意,便抓住两人向岸边飞去。

  看着楚亦泽焦急的样子,凌若宣不问也知道,他肯定是将来督尉府的正事忘得一干二净了。“絮儿,抓紧了。”不理会一脸慌张的楚亦泽,凌若宣将菲絮抱起来便向玉湖的方向飞去。只是不知太子约他所为何事。

  “等等我啊!”楚亦泽看着凌若宣抱着菲絮飞走,他也不甘示弱的尾随而上。第一高手就是第一高手,即使怀中抱着菲絮,凌若宣也比楚亦泽先到玉湖。

  三人到达玉湖的时候,果然看见太子等人一脸愠怒的站在船头。想来他们也猜到了定是楚亦泽忘了正事。

  “若宣不必多礼。今日泛舟,只有自家兄弟,无君臣之分。”楚亦蓝看着凌若宣正要行礼,便急急的止住了。

  凌若宣抬头一看,还真是自家兄弟,皇家的皇子公主全到了,外人只有他,菲絮和当今丞相萧天允。

  “人齐了,开船吧!”楚亦蓝轻声的对着船尾撑船的人吩咐到。对着刚来的凌若宣点头问好后,便立于船头,观赏着楚乾国的大好河山。

  凌若宣暗自打量着在聚贤宴上没有看清楚的众人。

  太子楚亦蓝自不必多说,自从在玉湖上初见赠箫后,楚亦蓝就对凌若宣格外特殊。

  据说,那日相赠的玉箫名曰尘缘,是伽蓝寺的主持忘尘大师赠与他的,是世间可遇而不可求的珍品。

  三皇子楚亦奇与失踪的二皇子楚亦竹同岁。英俊潇洒,风流倜傥,一身红衣惹得桃花遍地开,却丝毫不知收敛。

  七皇子楚亦寒为人寡言少语,众皇子公主中,他只与太子楚亦蓝亲近。他从十二岁开始就跟随军队远征沙场,四年来立下战功无数,也是唯一一个被封王的皇子。他的清王府中,不若太子和三皇子的佳丽无数,只有一位无任何身份背景的侧王妃。闺名不详,只知清王赐名念清。

  八皇子楚亦泽三月前刚过十五岁生辰,是楚乾帝最为宠爱的皇子。楚乾国众人皆知八皇子有两个醒目的特点:一是嗜茶如命,二是单纯如水。身在皇家,楚亦泽的所作所为的确当得起单纯二字。

  四公主楚绘婷是唯一一位已经出嫁的公主,他的夫家既是镇国大将军的次子左中云。上次的聚贤宴时,因左中云身在边境不能抽身相陪,所以楚乾帝特许她随公主们出席。

  五公主楚绘琪,茹妃之女。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是不可多得的才女。处事沉稳,不苟言笑的性格让楚乾帝将她列为联姻的第一人选。

  六公主楚绘泱,瑜妃之女。擅歌舞,有楚乾最美的舞者之称。与五公主同岁的她深受楚乾帝的宠爱,聚贤宴上本来是打算将她许配给状元郎凌若宣,但因为菲絮的失手摔碎流月簪而不了了之。

  “若宣,你和菲絮给我们弹奏一曲如何?就上次聚贤宴上,你们为六皇妹弹奏的那曲。”三皇子楚亦奇待人亲切,没有丝毫皇家的架子。刚见凌若宣第二面,便已像相交许久一样,丝毫不觉不妥。

  “三弟莫要强人所难。你若要听曲,为兄自当找人为你弹奏,岂可让督尉郡主给你取乐?”没有听到凌若宣的回应声,楚亦蓝便已知晓他心中定是不愿,只因楚亦奇是皇子而不好发作。

  “皇兄此言差矣。若宣在此,谁人还敢班门弄斧?”没有因为楚亦蓝的太子身份而唯唯诺诺,楚亦奇将右手中的折扇横于胸前,轻摇了几下。

  “哦……让堂堂督尉吹曲助乐,不知三皇兄置楚乾国威,百官尊严何在?”不带一丝起伏的声音从楚亦奇身后传来。

  “咦……这关楚乾国威,百官尊严何事?七皇弟可不要唬为兄啊!”谈笑间将楚亦寒话中之意化实为虚。“若是若宣不愿,说一声便是,你们何必多此一举。”说话间淡淡的瞥了一眼一直未出声的凌若宣。

  “三皇兄,你可不要欺负九儿,虽然我没有你本事,但我一定会誓死保护九儿的。”楚亦泽从凌若宣身后上前一步,挡住楚亦奇的视线,狠狠地瞪着他。

  “九儿?”楚亦奇一脸疑惑的看着护着凌若宣的楚亦泽,眼中泛起层层暧昧,难道老八这小子……

  太子等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看楚亦泽,又看看凌若宣。九儿,该不会是……

  “九儿不是我。”

  “若宣就是九儿。”

  凌若宣和楚亦泽同时出声,只不过说出的话的内容却相差万里。

  “我说你是你就是。”楚亦泽打断了凌若宣的话,如同无理取闹般的命令。“你像我的九儿。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九儿。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你的。”生怕凌若宣会生气一样,楚亦泽带着讨好的笑看着他。

  凌若宣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楚亦泽。

  除了楚亦泽和凌若宣的其他人都暗自同情凌若宣。惹上楚亦泽,他还真不是一般的“运气好”。

  九儿,明明是女子名字,却硬用在男子身上,还不许有意见。还有那一句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的,越想越像是街头强抢民女的戏码:小娘子,哥哥一定会好好疼你的。

  明显想到一处的萧天允等人齐齐对视一眼,分别忍着笑看向远方。谁知道他们笑出来会有什么样的后果等着他们,先不说凌若宣和太子私交甚好,就刚刚楚亦泽的一番维护,他们也不敢笑出声来。

  “天允,若宣,我们三人比比谁的箫声更能深入人心吧!”看萧天允他们几人忍的痛苦,楚亦蓝不动声色的转换了话题。没有等二人同意,楚亦蓝便取出玉箫,吹奏起来。

  此时一切客套都是多余的,萧天允和凌若宣都取出自己的玉箫和着楚亦蓝的调子吹奏起来。他们怎么会听不出楚亦蓝吹的是什么,不正是那聚贤宴上,凌若宣吹奏的《醉渔唱晚》吗?

  玉湖上的游船都纷纷停下,寻找着这箫声的来源。远远的听来,这箫声像是一人独奏,每一个曲调都不含有丝毫凌乱。仔细一听,却又是几人合奏。不同的玉箫吹出来的箫声,或多或少都是有着差别的。

  船只慢慢地聚拢,围绕在凌若宣他们所在的船周围,当所有人看清了船上的男男女女后,无不惊叹称奇。今**们一定是交了好运,否则怎么会听到如此美妙的乐曲,见到如此多的俏丽佳人?船上的人物,不论男女,哪一个称不上是人中龙凤?虽不知其身份,但这一身穿着打扮,这船的规模装饰,无一不证明了他们非富即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