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宫宴
作者:清爱秋      更新:2015-06-26 18:23      字数:0
  冷若秋回到自己的秋园,这里和她五年前离开时没什么变化。她让小红把李管家叫了来,叫李管家把隔壁的院子腾出来给昊天昊青他们住下来,而飞鹰他们本身就是丞相府的人就不用再另作安排了。

  安排好了,她回到自己的闰房,让小红准备了热水泡了个热水澡,就上床睡了。申时(下午15-17点)的时候,小红在门外轻轻叫到:“小姐,小姐,该起床了,翠姨过来送衣服了。”

  冷若秋听到声音,睁开水灵灵的大眼晴,才发觉自己已经睡了很久:“进来吧,我起来了。”说完从床上下来,小红也带着翠姨走了进来,翠姨手上捧着一件粉红色的宫装。翠姨笑盈盈地看着冷若秋说:“小姐,这是大夫人给你准备的宫装,你一会儿就换上吧,老爷说半个时辰后到门口集合出发。”说完把宫装放到了床上。又说:“我先回去了,大夫人那里我还要帮她准备进宫的事情,就不打扰二小姐了。”

  冷若秋微微一笑道:“谢谢翠姨了,娘亲那里让你费心照顾了。”

  正要往外走的翠姨突然停了一下,心里很是感动:二小姐真是长大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十岁的小姑娘了,对下人和娘亲都很关心,让人心里暖暖的,不枉自己照顾大夫人这么多年。然后笑着说:“二小姐言重了,照顾好大夫人是我应该做的,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小绿进来开始帮冷若秋绾发,因为今天是要进宫,所以小绿帮冷若秋梳了个豪华的盘云髻,盘好头,小绿问:“小姐,今天戴什么头饰?”冷若秋看了一眼床上的宫装,想了想说:“还是那只白玉簪吧,其他的都不用了。”于是小绿帮她插好发簪,冷若秋还是戴上那对白玉耳环,然后起身开始更衣,小红小绿两个人一起帮她穿好,这是件淡粉色的宫装,里面是用上好的丝绸制成,对襟的领口处绣着两朵白色的百合花,袖口的一圈也绣着一串白色小百合花,前面腰以下的部分,则是绣着整片的白色百合花,腰带是白色的底色绣着一圈粉色的百合,雍容华贵又不俗气,外面再罩上一件薄薄的淡粉色纱衣,颈上挂上她最钟爱的白玉佛坠,整个人清灵脱俗,优美高雅,小红小绿不由得看得呆了,回过神连声赞道:“小姐真美呀!”

  冷若秋对着镜子照了照,也觉得自己很美,转身对小红说:“帮我拿一件白色的貂毛披风出来,虽然说现在是三月了,但晚上还是有点冷,想着去完宫宴回来肯定会很晚,所以有备无患。”

  小红从柜子拿出披风,帮冷若秋披了上去,冷若秋说:“时辰差不多了,我们走吧。”

  冷若秋走到大门口时,只见爹爹和娘亲,还有姐姐都已经到了,爹爹穿了件暗紫色的官袍,头发全部绾了起,显得异常精神。娘亲穿了件同色的宫装,只是上面绣得是白色的牡丹花,显得高贵典雅。两个人站在一起仍然很吸引人眼球,称得上是郎才女貌。姐姐冷若寒穿得是一件玫瑰红色的宫装,上面绣得是白色蔷薇花,盘得是流云髻,插了几只银色的蔷薇珠花,趁上她那雪白的肌肤,显得明艳动人。

  冷傲然和大夫人坐上前面那辆马车,冷若秋则和冷若寒以及丫环们坐上后面的马车。昊天昊青骑马两侧随行,飞鹰四人在后面随行。一行人浩浩荡荡朝皇宫走去。

  马车上,冷若寒向冷若秋问了一些在山上学艺的事情,而冷若秋则问了一些未来姐夫的事情,让她粗略了解到她未来的姐夫是个英俊潇洒,才华横溢的人,她离开家这五年期间,冷若寒呆在南安城里的时候,经常会参加一些宫里的聚会,因此认识了姜少远,两个人一见钟情,相互倾慕,前不久姜少远派人上门送了聘礼,正式提了亲,而丞相和镇国将军私下的交情也是不错,一个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一个是手握南安三分之一军权的镇国将军,而冷若寒也到了十七岁了,那姜少远也年方二十了,所以这桩婚事异常顺利,并选好三月十六这天举行婚礼。

  说着说着,马车慢慢停下了,知道是已经到了皇宫,两人在丫环的搀扶下下了马车,丞相和大夫人已经在前面等着了,两人朝着她们的父母走了过去。

  丞相两夫妻看到这一对儿女,心里十分骄傲,两人不由得相视一笑。

  冷傲然已经知道了昊天和昊青是无尘派到冷若秋身边的,心里十分感激无尘这么疼爱秋儿。一行人缓缓进了宫门,往里走去,路上冷傲然对昊天昊青说:“一会儿你们不能进大殿,隐在暗处保护小姐。”他自己的侍卫常年跟着他,不用他交代也知道该怎么做,考虑到昊天和昊青对宫规不是很熟悉,所以才特意交代了一下。

  路上陆陆续续见到前来参加宫宴的大臣及家眷们,冷傲然客气打着招呼。冷若秋则尽量低着头走路,不想太过招摇。进了大殿,冷傲然坐在右首的第三个位置上,两姐妹也依次坐了下来。

  冷若秋是第一次进宫,所以对宫里的事情一无所知,姐姐冷若寒则不同,一直呆在南安城,又经常参加宫宴,所以对宫里的事比较了解。看到上面空着的位置,冷若寒就开始滔滔不绝给冷若秋说:“当今皇上南龙钰有四位皇子,大皇子南逸飞,二皇子南逸天,三皇子南逸轩,四皇子南逸俊,大皇子和三皇子是当今的沈皇后所生,二皇子是张贵妃所生,四皇子是兰妃所生。大皇子被立为太子,四个人都未娶妃。”

  说着说着,听到外面的太监喊到:“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太子,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到!”

  殿内的大臣及家眷全都跪下喊到:“皇上万岁万万岁,皇后娘娘千岁千千岁。”

  南龙钰说道:“众卿家平身吧!”然后牵着皇后的手走向龙椅,与皇后并排坐了下来。

  太子走向右首边的第一个位置坐了下来,二皇子紧挨着坐在第二个位置上,而三皇子和四皇子则坐在左首边的第一个和第二个位置上,其次下来是镇国大将军姜胜及夫人,儿子姜少远。

  姜少远正好坐在冷若寒的对面,两人心有灵犀的相视一笑。冷若秋看在眼里,心里暗笑:可能以前他们两个就是坐在这个位置上认识的,第一眼正好看到的是对面的人,所以才一见钟情的吧。想着想着就嘴角往上翘了起来。

  突然感到左上角的位置有几道目光射了过来,她抬头向左上角看过去,发现是三皇子和四皇子同时望着她。两人都是俊秀无比,可能是遗传了皇室的优良传统吧,三皇子除了俊美还带着一股霸气,四皇子的俊美中带着一丝儒雅。打量完了,冷若秋当没事一样又望向皇上和皇后,皇上穿黄色的龙袍,大概四十岁的样子,英俊不凡。皇后保养的极好,看上去像是三十岁的样子,穿着绣着黄色凤凰的红色宫装,雍容华贵端庄典雅。看完了收回自己的目光,又低下了头。

  而对面的三皇子和四皇子却在想,这个绝美的女子是谁?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见她坐在冷家大小姐身边,难道也是冷家的小姐?可以前怎么没见过?甚是不解。

  这时皇上开口说话了:“今天叫各位爱卿来,是有事宣布,第一件事是封二皇子为瑞王爷,三皇子为轩王爷,四皇子为静王爷,等外面的王府建好了,就择日搬出皇宫。第二件事是为这几位皇子选王妃,下面未婚配的适龄女子都可以出来展现才艺,然后再作定夺。”

  听完皇上的这番话,下面一阵骚动,纷纷窃窃私语,原来今天宫宴的目的是这个。

  冷若秋听了皇上的话,暗想:当今的皇上真聪明,一共四位皇子,大皇子被封了太子,其余三人又都封了王爷,听姐姐说三皇子手里握有三分之一的军权,皇上手里有三分之一军权,另外三分之一军权在镇国将军那里,而三皇子和太子又是一母同胞的兄弟,所以这太子的位置没人可以动的了。怪不得南朝在他的治理下国泰民安,日益强大。不愧是一位明君。

  这时刑部尚书的女儿李晓雪走了出来,向皇上皇后跪拜:“民女李晓雪愿为皇上皇后娘娘献上一支舞。”

  皇上呵呵一笑:“舞名是……?”

  “舞名是《九女飞天》。”李晓雪自信地说。

  “好,开始吧。”皇上大声说。

  李晓雪到旁边和宫里的乐师交代了几句又回到了大殿的中央,乐曲响起,李晓雪随着乐曲翩翩起舞,只见她优美的旋转着跳动着扭动着。冷若秋不会跳舞,她的琴棋书画都可称得上精绝,但唯独不懂跳舞,只会舞剑。她目不转晴的看着李晓雪,虽然自己不懂舞蹈,但觉得她跳得有点特意,没有带人入境的感觉。这跳舞应该和琴一样,把人带入要表达的境界,使人浑然其中,那应该才是上上乘的舞艺。

  但这一切与自己没有关系,作为一个旁观者,观赏一下就可以了。想着想着也没太多心思看下去了,肚子也饿了,就开始吃桌上的点心,这宫里的点心,她是第一次吃,所以每样都想尝尝。

  旁边的冷若寒见到妹妹吃得不亦乐乎,不由得笑了笑小声说:“是不是肚子快饿扁了,贪吃鬼。”

  冷若秋认真地说:“真的是快饿扁了,不过这宫里的点心也确实好吃。姐姐你也快点吃吧,再不吃就被我吃光了。”

  冷若寒低笑道:“好吧,姐姐陪你吃。”两个人边吃边小声说着话,甚是开心。

  因为冷若寒已有婚约,所以选妃的事跟她无关,所以她也不需要卖力去表演什么。而冷若秋更不喜欢出风头,也不喜欢无爱的婚约,所以能避则避。因此两人好像两个局外人似的,在一旁喝着茶,小声的聊着天,吃着点心。

  可坐在上面的冷傲然却不像这姐俩这么安心,他就怕万一皇上给冷若秋指婚,秋儿虽然话少,可是很有主见,万一她抗旨不尊,得罪了皇上,可就麻烦了。虽然当今皇上仁心宽厚,但正所谓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到时让皇上下不来台就麻烦了。想着这里心里是七上八下的。而王华容看出了她夫君的心思,用手拍了拍他的手背,并用眼神表示,让他安心,秋儿不会乱来的。冷傲然看到妻子这样,心里不由得感叹,得妻如此,今生无憾,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心意,如果不是深爱,不是相知,又怎么能够做到呢?又想到秋儿从小就聪慧过人,肯定会有自己的办法的,自己是过于关心了才紧张的,于是也安下心来,开始喝酒吃菜。

  这时的李晓雪已经跳完了,接下来又有兵部尚书的女儿王芙蓉弹琴,吏部尚书的女儿孙可盈作画,后面陆陆续续的又有几家小姐上来表演才艺。

  那边的南逸轩和南逸俊看到冷若秋丝毫没有准备出来展现才艺的意思,对她的兴趣更浓厚了。而皇上的目光也扫到了冷若秋身上,他知道冷丞相的夫人当年是南朝第一美人,也见过他们的大女儿冷若寒,冷若寒继承了她母亲的七八成,已是个绝美佳人了,可坐在冷若寒旁边的女子,他还是第一次见,她的美比王华容的美多了份灵动,多了份飘逸,还多了份英气,世上所有美的元素都集中在她的身上了,已经无法用语言完整的描绘出她的美,只觉得她的美无人能及。

  看着最后一位上台表演的人下去之后,他对着冷傲然说:“冷丞相,不知坐在若寒旁边的女子是谁,朕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呢?”他这一问,也问出了那边三皇子四皇子的心声。两人一起看着冷傲然。而殿内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也都集中到了冷若秋身上,先前冷若秋一直低头吃东西,聊天,没有引起太多人注意,可是皇上这一说,大家的目光一下子都扫了过来,这一看不要紧,都惊叹这名女子的美貌,只见她肌肤似雪,柳眉皓目,高挺的鼻梁,小巧的鼻子,菱形的小嘴,恰当好处的镶在那饱满的瓜子脸上,尤其是那双眼睛,充满了灵气,盘着盘云髻,插着白玉簪,戴着白玉耳环,前胸挂着白玉佛,身着绣着白色百合的淡粉色宫装,气质高贵,灵动脱俗,美艳不可方物。

  这边冷傲然听到皇上问话忙起身说:“回皇上,那是臣的小女儿冷若秋,因之前去了蜀山学艺,今天才刚刚回家。”

  皇上一听:“哦,原来如此,爱卿坐下吧,不知若秋有没有才艺要表演呀?”

  冷傲然一听,果不然,皇上不会放过秋儿。冷若秋不紧不慢起身行礼道:“皇上,民女的才艺难登大雅之堂,与前面的几位才女无法相提并论,唯恐污了大家的眼,所以还是不在这里出丑了,忘皇上体谅。”

  这番话说的不亢不卑,又极为圆滑,让皇上一时找不到下口的地方,要是非要人家表演吧,好像是故意想让人家出丑,这不是一个明君所为,可是又有点不甘心,人长得这么美,怎么可能一无所长呢?

  皇上沉思了一下,突然灵光一闪,眯眯笑道:“既然听你父亲说,你出去学艺了,不如在这里给我们表演一套剑法吧。”

  冷若秋听了这话,心想:这皇上可真不是好糊弄的,再想:能把这么一个大国治理的这么好,没几下子又怎么能做到。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就不可能再推托了。于是大方地说:“那民女只好献丑了。”

  于是起身走到大殿的中央,可是由于进宫不能随身带剑,正在暗下思忖,用什么代替剑时,三皇子起身对着皇上说:“父皇,儿臣这里有把青凤剑,愿给冷小姐一用。”皇上看了一眼南逸轩,应道:“好,拿下去吧。”

  南逸轩拿着剑走到冷若秋面前,双手把剑递到她的前面,眼神望不到底。冷若秋看了他一眼,大方地接过来:“多谢殿下。”

  南逸轩重新回到座位上,冷若秋抽出青凤剑,心里暗叹真是把好剑,又看了回到座位上的南逸轩一眼,觉得这个人的心思真深,竟能看透自己的想法,以后要多加防范才是。

  思量完毕,就选了无尘剑法中的其中一套尘雪九式,这无尘剑法分四套,分别为尘雪九式,尘雨九式,尘云九式,尘雷九式,一共三十六式。

  只见冷若秋如那飘逸的仙子一般,如影如幻,人剑合一,一套剑法被她舞得如天外飞仙降临人间,懂武功的人都知道这不是花架子,而是极上乘的武功,不懂的人以为她这是花拳绣腿。一套剑法打完,冷若秋收剑抱拳,气不喘,面不改色,立在那里静若处子。

  皇上眼里全是惊喜,他也是习武之人,当然懂得她这套剑法的奇妙之处,于是呵呵大声说:“好,好,好,若秋今天让朕大开眼界,女子竟也有这般武艺,难得难得啊。”接着扫了一眼四位皇子说:“李公公,宣旨。”

  “赐兵部尚书之女王芙蓉为太子妃,吏部尚书之女孙可盈为瑞王妃,冷丞相之女冷若秋为轩王妃,刑部尚书之女李晓雪为静王妃,择吉日成婚。”

  下面的人一听完圣旨,一阵唏嘘,原来一切都在皇上的掌握之中,这场宫宴,就是封王赐婚宴。皇上做的是滴水不漏,封了这兵部尚书之女为太子妃,更加巩固了太子之位,这都城的兵力都归兵部管,而这兵权皇上握有三分之一,轩王握有三分之一,镇国大将军握有三分之,轩王与太子一母同胞,一直都在维护太子,镇国大将军又将与冷丞相结为亲家,冷家的二小姐也成了轩王妃,这所有的动作都表明,皇上除了巩固太子的位置,还让其他人死了去争位的心,安安稳稳的坐好自己的位置。

  太子南逸飞对皇上投去感动感激的目光,对他的敬佩之心更加深厚了,父皇为了稳固他的地位做了这么多,让他免于陷入争位的斗争中,为他的以后铺了一条平坦的道路,也给他作了一个明君的好楷模。

  他以后定会效仿父皇做一个好皇上,不辜负父皇的一番苦心。看到南逸飞的眼神,南龙钰向他微微的点了点头,也握紧了坐在旁边皇后的手,皇后与他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正在这时,冷若秋又走了出来:“启禀皇上,民女有话要说。”南龙钰笑了笑说:“说吧。”冷傲然的脸色马上一变,他就知道秋儿不会轻易同意的。

  冷若秋不紧不慢地说:“恕民女不能接受皇上的赐婚。”

  “为什么?”南龙钰脸色微变。

  “因为民女此生不能与别人共享一夫,只愿找一个一心一意只爱民女的夫君。历来皇家都不可能只娶一妃,所以民女还望皇上收回成命另选合适的王妃人选,如果皇上执意赐婚,民女心中必有怨气,也不会真心辅佐王爷,而王爷是国之栋梁,娶的王妃若不贤惠淑德,只能给王爷徒增烦恼,拖王爷的后腿,败坏王爷的名声,所以不如现在另外选择更适合做王妃的人选!皇上乃一代明君,必定会重新考虑民女的提议的。”一口气说完,冷若秋立在大殿的中央等着皇上发话。

  而其他的人都被她的这一举动给震惊了,这冷若秋的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拒婚,但说的话又让人觉得很有道理,不是她无礼,她这么做都是为了皇家,好个聪明的女子。殿内鸦雀无声,都在等着皇上的反应。

  皇上若有所思的看了看冷若秋,既赞赏她的勇气,又欣赏她对爱的追求,不像那些只想荣华富贵,攀龙附凤的女子,可是让轩儿只娶她一个,有可能吗?于是看了看南逸轩:“轩儿的意思呢?”

  南逸轩对冷若秋本就有好感,要不也不会主动送剑给她,看她舞完了剑,更是喜爱的不得了,可她刚才提出的要求,他现在还真没有把握能做得到,可是又不想失去这么好的一次机会,现在父皇又在问他的意见,他稍作思量,走一步算一步吧,先娶到手再说。想到这儿起身说:“儿臣愿此生只娶一人。”

  南龙钰听了呵呵大笑:“好,那就这么定了,等选好日子,就通知你们。天色不早了,都退了吧。”

  冷若秋没想到南逸轩会答应她的要求,把目光投向南逸轩,而这时的南逸轩也正好注视着她,于是四目相视,互相探究对方真正的意图,可一时都无法猜透对方的心思。冷若秋收回目光,走向父母姐姐那边。南逸轩也快步走了过来,对冷傲然说:“丞相大人,择日本王会送聘礼到相府。”冷傲然忙行礼:“王爷有礼了。”

  南逸轩笑眯眯地说:“本王先行一步了,改日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