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三 噩耗传 中
作者:北冥孤星      更新:2015-06-26 18:24      字数:0
  “小兰!”中年妇人抱怨道,她显然是怕太麻烦黄仁,有些过意不去。

  黄仁摇了摇头,说了声“好”,就横手抱起了小兰,默默掂量一下,也就五十公斤的样子,黄仁觉着抱得很轻松,想当年他结婚时,抱新媳妇上个二楼没把他累死,看来身体又结实了些。

  这几人在电梯口拉拉扯扯,早就引来不少闲人的目光,有不少人似乎识得小兰。当下有人议论道:“又是这个疯丫头,成天呆在电梯里,强抱长相不错的单身男人,她家长也不管一管。”

  有一个声音道:“也怪可怜的,这么年轻。这正应了那句‘红颜命薄’!”

  之前那个声音又响起来:“谁说不是呢!”

  中年妇人应是小兰的母亲,她脸上分明写满着淳朴善良,一听周围的议论,立刻对着周围躬身作揖。

  黄仁倒有些不高兴,于是拽拽地道:“我们走。”便径直向前走去,他大概已经知道小兰的病房在什么地方。

  那对中年夫妇默默跟上,说明黄仁走对了方向。

  “精神病人住院部”几个蓝色大字遥遥在望,黄仁大踏步走着,显得异常轻松,只让那一对中年夫妇跟得有些气喘吁吁。于是黄仁咧嘴一笑,要是现在再抱老婆,就是上个六楼,估计也是小儿科。

  中年妇人一路小跑,跟上黄仁的步伐,眼中尽是感激的神色,黄仁和善的笑了笑,轻声道:“小兰睡着了,她还在笑。”

  “哎!”小兰母亲笑着又流出了眼泪:“小伙子,多谢你了,可惜,我们小兰没这福分。”

  黄仁笑着摇了摇头。

  小兰母亲抹了一把眼泪,然后推开门说:“到了,就这,21号床。”

  黄仁小心翼翼的将小兰放在床上,又为她理了理凌乱的头发,刚要离开,却被小兰朦胧中一把抓住左手,梦呓道:“我不让你走!”

  黄仁无奈的在旁边椅子上坐下,任由她抓住手,还不时以右手轻拍在小兰白皙纤弱的手背上。

  这是一间两个床位的病房,还有洗手间,现在,另一张床铺空着。小兰的父母也已在空床上坐定,小兰母亲还没说话,眼便红了。

  她说:“唉,我们家小兰命苦啊,从小跟着我们粗茶淡饭,没过过什么好日子,后来到城里来打工,结识一个小伙子,可是刚处了半年,就在前几日,小伙子便出了车祸,我们小兰一时受不来这个打击,当时就有些神志不清,这两天更严重了些,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啊!”

  小兰母亲抹了把泪,然后又道:“小伙子,今天真的谢谢你,你是个好人。”

  黄仁抿嘴笑了笑。

  小兰父亲从老式西装的兜里掏出一包皱巴巴的“软延安”,然后抽出一支,递给黄仁,黄仁笑着摆了摆手,看着这个典型的关中汉子,不由一阵心痛。

  “给我说说小兰的事吧!”黄仁幽幽说道。

  “唉,小娃娃相处,具体的事我们也不知道,不过小刚我们是见过的,人老实,又勤快,长得跟你有点像。”

  “娃她妈,你说这些干什么!这,这位先生想知道小兰如何发病的。”小兰父亲训斥道。

  “哦!听到小刚出事的消息,小兰便有些神志不清了,我们从乡下老家得到消息,过来将她送进医院,小兰每天捧着小刚写给他的一摞子书信,默默的发呆,结果病情就越来越重了。”

  小兰母亲抹了把眼泪接着说道:“医院说了,现在只是保守治疗,如果没有好转,就要送到专业的精神病院去,我娃才二十岁,一进去这辈子不就毁了么?”

  小兰母亲仿佛有流不完的眼泪,不过这次,那敦实的中年汉子,小兰的父亲也眼睛红红的,鼻子一抽一抽的。

  黄仁最见不得男人流泪,一旦见到,他多半也要跟着留上几滴,就好像以往看韩剧,女主角哭天抢地,他可能无动于衷,但只要男主角一掉眼泪,他就可能跟着哭得稀里哗啦。

  于是,他赶快转移话题问道:“这个房间不便宜吧!”

  小兰父亲答道:“一天五十多,包括用药,一天得二百元,这几日,家中的积蓄也花了个七七八八,可这病,不知道还有没有什么希望。”

  “我想看看小刚写给小兰的信!”

  “哦,给,我闺女可宝贝着呢,睡觉都要放在床头。唉,出事这些天了,小兰都没有像今天睡得这么香甜,真的是谢谢你了。”

  黄仁看了看中年妇人,做了个深呼吸,平定了一下心绪道:“没事,我的家也在农村,我的父母也是老实巴交的农民,您跟我妈的年龄也差不多大,所以,您不用谢我。”

  “唉!”中年妇人点了点头。

  黄仁打开一个信封,抽出华丽的信纸,有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黄仁依稀记得,那是初恋的味道。

  黄仁展开信纸,只见上面工整地写满了蝇头小楷,流露出浓浓的情意,给人第一个感觉是:这个叫小刚的男孩子字写的不错,首先便叫人赏心悦目。

  不过,这也就是初恋,往往没有结果的初恋而已,只是,以这样一种方式终结,似乎有些残酷。

  黄仁摇了摇头,他天生有着模仿笔迹的能力,在工厂从事技术工作时,常常冒充领导签字,从来没有被发现过。于是他计上心来,可以学着杨过和小龙女之间来个约定,也许对小兰会有好处。

  说到做到,黄仁也不是拖沓之人,而且他看到小兰的情况,也有些担忧自己的妻子,想要赶快了断眼前之事。

  信纸是现成的,黄仁便找来了笔,模仿小刚的字迹写了一份信,小兰父母看来内容,大意就是小刚为了他们将来生活更好一些,决定到南方打工,以三年为期,三年后便回来娶她,至于没有留下地址和联络方式的原因,是为了让二人全身心投入工作,为彼此将来的幸福生活努力。

  小兰父亲看后不禁点头道:“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我们怎么就没想到呢?”

  小兰母亲摇头道:“想到又如何,又到哪里找能写出小刚笔迹,还和小刚长得相像的人呢!”说罢便扑通跪在黄仁面前,黄仁心中一暖,眼中一热,忙不迭扶住,口中不住说道“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你真是我们小兰的贵人,还没问你的尊姓大名。”

  “我吗,我叫黄仁!”黄仁笑道,然后将信纸也折成了一个心形,塞入信封之中,在信封上只写上寄信的地址,而没有落款和邮编。

  忙完这一切,黄仁便有离去之意,恰在这时,一个护士走进病房,声音没有一丝波动:“尹晓兰,账上没有钱了,请尽快续存。”说罢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房中刚刚有点轻松的气氛,此刻再次陷入一片沉默。

  小兰父母脸上都露出难色,钱,对他们来说,可能真是个沉重的负担。

  “娃她爸!”小兰母亲怯生生的道:“你看能不能去跟人家说说好话,让人家再缓缓!”

  小兰父亲死命掐灭了烟头,恨声道:“你太天真了,那都是些只认钱不认人的东西,说好话?没用的!”过了半晌,他嗫嚅着说道:“要不,要不一会我再过去试试。”

  黄仁深深看了小兰一眼,看她仍然睡得香甜,也许是在做着一个美梦吧!

  这时,小兰母亲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说道:“黄仁?”

  黄仁扭头“嗯”了一声。

  “不对,昨天,一辆警车送来一具尸首,说是被人打劫的,死了,好像也叫黄仁,现在尸体就在医院的停尸房放着。”

  小兰母亲尚未说完,黄仁便跑了出去,于是二人一叠声在后面说着“谢谢你,麻烦你了。”

  黄仁路过住院部,犹豫再三,还是停了下来。他向窗口走去的时候,看到小护士下意识的拿起化妆镜又是描眉,又是抹唇,黄仁不禁失笑:这是干什么呀!

  黄仁一到窗口,小护士便丢下了化妆盒,黄仁竟意外的没有听到那句“你等等”,他很满意的笑了笑,然后说道给小兰存点医药费。

  小护士说:“听说她男朋友出车祸死了,你是他什么人。”

  “萍水相逢,什么都不是。”黄仁淡淡说道。

  “现在还有你这种好人?!”小护士掀起涂抹了好几重眼影的双眼皮,扑闪扑闪地道。

  黄仁摇头,邪气地笑了笑。

  小护士粉白的笑脸竟升起两沱红霞,不敢再看黄仁的眼睛,小心扑扑乱跳,心底不由赞道:好帅气,还是个救世主,这样的人现在可比白金还金贵,我要是能碰上一个……

  于是她软声细语道:“存多少钱?”声如蚊呐,黄仁几乎听不见。

  “就一万吧,这是建行的龙卡,你直接转账就好了。”

  “啊!一万!!!”那小护士狠狠看了黄仁几眼:“她在我们这花不完这么多。”

  黄仁又笑了一下:“就这样吧,我还有事。”

  “哦!”小护士有些失望,她本来还想跟帅哥多说几句话。

  小护士办完了一切手续,黄仁核实了一下金额,便收了龙卡,笑着说了声“谢谢”,头也不回的去了。

  小护士站起身来,怔怔的望着黄仁远去的背影,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不谢。”

  黄仁匆匆向太平间跑去,在跑动的过程中,他看了看墙上的电子挂钟,显示屏上是一行鲜红的字:今天是公元2x12年四月一日。

  “真他妈的愚人节!”黄仁狠狠啐了一口浓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