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 古墓寻宝
作者:知兵小卒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一行人沿濮水东行十余里,突然风起云涌,雨似倾盆,于是他们停靠在北岸待风雨过去。一道霹雳倏至,雷声震耳,顿时又风收雨止,北方一道紫色的霞光直上天际。

  田丰忙道,“天降祥瑞,必有异宝。”于是吕布下令前去查看。

  十七骑奔向霞光而去,其他人原地待命。

  半个时辰后,他们到达一座山丘上,霞光消散,众人下马四处查探,马匹在附近进食休息。又过一刻,吕布发现御风行为有些古怪,不停的用前蹄小心翼翼地刨地。吕布走进仔细查看,发现御风前蹄区域下是空的,于是他是以御风离远点,然后一拳将掩土击碎,出现了一个直径大约一米半的洞,吕布刚要下去,田丰喝止他说:“不知地穴内是否有毒气,来人啊,在附近抓一只兔子、几头野猪或者狍子,要活的,再点几只火把。”

  十五人不过半个时辰便抓了只兔子和几只野猪。

  田丰前用绳绑住兔子后腿,将其扔进地穴,许久后将兔子拉上来,看到兔子还生龙活虎,便下令九人在外留守,看管马匹。田丰和吕布还有其余六人拿着火把,带着被捆得像粽子一样的野猪进地穴查看,地穴下有一条长长的甬道,斜着向地下延伸。田丰命人解开一头野猪,并将其按住,然后用火把烧其尾巴,同时命令放开野猪,野猪吃痛,冲了出去,然后他们也沿着甬道前进。

  田丰望着不解的吕布解释道:“这里可能是座古墓,凡是古墓必有机关陷阱,我让野猪探路去的。”

  吕布心想,这不是鬼吹灯嘛,然后说:“元皓可以胜任摸金校位一职。”

  “摸金校位?是何军职,丰不曾听闻过军中有这职位。”田丰不屑道。

  “元皓,你觉得这会是什么年代的古墓。”吕布岔道。

  “墓穴规模不小,应该是个大人物的墓,但又如此简陋,所以此人处在的时代必定各项技艺都十分落后,可能是商周时代或者更久远的年代。”

  众人亦步亦趋的走向墓穴深初,未几便传来野猪痛苦的嚎叫,听得吕布都有些悚然,田丰却面不改色的又放出一只野猪,靠,这不是虐待小动物吗,看他的样子探的古墓估计不少,一个大好少年就这样被扭曲了,都是太公惹的祸。虐待小动物的事件周而复始,不久便来到了甬道的尽头,田丰对着尽头的墙壁仔细端详了半天,确定墙对面应该就是墓室了。吕布提拳准备把墙击碎,田丰阻止说硬闯可能会有危险,然后就在周围的墙壁摸索了半天无果,搞了半天还是要靠武力解决,吕布终于找到机会狠狠的鄙视了一下田丰。

  吕布控制好力度将墙击穿,甬道十分坚固,只落了点灰尘下来。众人提着火把进入了墓室,玄关的影壁上写着四个字,可是连田丰也不认识写的是什么。绕过玄关进入了大厅,大厅里面有一座巨大的塑像,栩栩如生的塑像透着王者之气,不怒自威。塑像前有个蒲团,不知道什么材料做的,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腐烂。吕布立即把蒲团掀起,仔细的寻找机关,电视里不都这样演,只要对死者跪拜或者磕头就会触动机关,然后机关里有很多金银财宝,可是他却什么也没有找到。田丰斥责吕布的行为对先者不敬,抢过蒲团放回原位,然后对塑像三拜九叩,可是叩完之后,他俯着身子一直也没有起来。吕布以为田丰出了什么事,走近发现他一动不动的看着蒲团。吕布仔细一看,发现蒲团上有一排小字,一共八个字,只能辨认出第一个字是三,第四个字是一,其他的和影壁上的字一样,无法解读。

  众人又穿过大厅继续向墓的深处走去,一路上看到的都是些瓦器,金银财宝的影子也没有看到。在墓的最深处,一座棺材放在房间的中央,另有一个很大的神龛放在最里侧的墙边。田丰研究那口棺材,而吕布则被供奉在神龛上的三把兵器吸引,最中间的是一把没有剑鞘的巨剑,剑身长约一点二米,墨色的剑身上刻着和刚才一样无法解读的文字,亮银色剑刃与剑身对比强烈,火把的散发光经剑刃反射后变的犀利,使人无法直视。左手边的是一把通体青色的刀,没有任何的花纹修饰,刀身比巨剑还长,类似朴刀,刀把很长,当吕布看着这把刀的时候感觉刀身有不可思议的力量,仿佛想要将人的灵魂吸入其中。右手边放着一把金黄色的弓,弓身上有升龙图案,而且隐隐有虎啸的声音由弓而出。吕布拿起弓试了试力,对于他来说正合适,于是他将弓斜背在身上,然后右手拿起巨剑,此时墓室开始剧烈的震动,于是吕布又立即用左手拿起那把刀,一马当先的冲出墓穴,田丰等人紧随其后。两把都是神兵利器,能轻而易举的劈开掉落下来的石块。可能是机关的年代久远,部分已经失灵,墓室的塌方只是影响了一部分的甬道,当墓室完全被掩埋后震动便停止了,一群人灰头土脸的逃出升天。田丰一路上都在埋怨吕布卤莽,而吕布得了三把神兵而且所有人都大难不死,心情正好也就没在意他的埋怨。经过野猪的尸体时田丰吩咐将其带上,说出去后可以烤着吃。今天吕布对田丰的表现十分满意,对人手的调度合理,下令的时候果断,有大将风范,而且合理的利用资源,比如满身是箭的野猪尸体。

  众人回到地穴入口,听到地面上传来了打斗声,吕布将右手巨剑刺入地穴围壁借力跳出了地穴,看到一个小兔崽子到在血泊里,还有几个也不同程度的受了伤,顿时血气上涌,双手握刀,冲进了战场,所过之处鲜血飞溅,满地断肢。这是吕布第一次杀人,可是他一点都不害怕,反而有着一种异样的快感,他挥舞着手中的刀,没有任何的技巧和招式可言,只是全力的挥舞,和吕布照面的敌人都是被他一刀两断,连人带兵器。刀锋所向,挡者披靡,敌人见力不能敌,无可奈何的撤退了。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葬礼,将死去的兄弟埋葬后和大部队回合准备继续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