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 梦想启航
作者:知兵小卒      更新:2015-06-26 17:33      字数:0
  是夜,月光如洗。

  吕布坐在船头,把玩着三件不知道名字的神器,除了弓,其他两样吕布准备让田丰带回北海。辕门射戟是重要的任务,吕布差点忘记了,感觉这把弓的出现冥冥中提醒他作为吕布的使命。五年来,不知道是自己生活在真实里,还是游历在梦幻中,可是好像有点明白母亲所说的话了,一起生活了五年的好朋友去世了,是因为他而死的,感觉自己很无力,很渺小,以后该如何?吕布有点不知所措了。

  “奉先,你想何事这么出神?”吕布没有注意到田丰的出现。

  “哦,我在想这三把兵器的来历和墓主人的身世。”吕布搪塞道。

  “我觉得这把剑可能是轩辕剑,传说黄帝曾用此剑开山以埋葬刑天的头颅,所以在冲出古墓的时候奉先用此剑开山裂石易如反掌,而上面的文字应该是仓吉所造的上古文字。”

  “那墓主人是黄帝?”吕布惊讶道。

  “应该不是,传说黄帝乘龙飞升,只留衣冠冢在河套地区,离此甚远。”

  “那元皓推测此墓何人所有?”

  “可能是颛顼,传说颛顼为黄帝后人,葬于濮阳。”

  “那元皓可知另外两件兵器的来历?”

  “此弓可能为腾空,传说腾空为颛顼佩剑,若四方有兵,此剑飞赴指其方则克。我觉得可能腾空原来为弓,而飞赴指其方的为腾空所射之箭。而且传说腾空在匣中常如龙吟虎啸,丰隐约听到此弓传出低吟,所以推测此弓为腾空。误传的原因可能是年代过于久远,加上世人对帝王之剑的崇拜,于是将腾空曲解成了剑。”

  “那这柄刀呢?”

  “这柄刀的来历我无法推测,只是觉得此刀邪异,奉先执此刀杀人之时,有血光从刀身内透出。”

  “战斗之时,隐隐觉得自己对血有着异样的冲动,原来是刀的影响。”吕布深思片刻,对田丰说:“此弓我留在身边,此刀交由你处理,最好找个地方将其封印,而这剑便送于元皓。”

  “万万不可,刀我可代奉先处理,可是此剑乃帝王之剑,既为奉先所得,便是天命所归,田丰断不敢收。”

  “我志不在中原,志在无边海域。”

  “既然志不在中原为何不亲自管理船坊,有伯圭大哥的支持,奉先只需经营几年便能实现志愿,为什么还要四处游历,仿佛在谋划些别的事情。”

  “哈哈,原来元皓对我还有疑问,不错我的确有其它的谋划,那是吕奉先的使命,完成使命后真相可能就会水落石出。而出海游历是我毕生的梦想,可我能力有限,需要完成的使命已经让我捉襟见肘,只能将梦想托付于元皓。”

  “奉先的使命为何?”

  “我不能告诉你我的使命为何,但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将轩辕剑送于元皓以表我的信念。”

  “此物过于贵重,丰实在不能收。”

  “其实将此剑赠于元皓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表达对你的歉疚,为了自己的梦想,可能会使你的梦想难以实现。一旦元皓行贩夫走卒之事,以后即使能出仕,仕途也必将十分坎坷,还如何能够上报天子,下济百姓。现在我身无长物,将此剑曾于元皓聊表心意。”

  “如此田丰更不能收,上报天子,下济百姓,终究是为了能为世人所记,能流芳百世。人一辈子短短几十年,丰很害怕自己死后便人去灯灭,宛如雁过无痕,所以希望做一番事业,可以为后人传颂,名留青史。如果能出海寻访仙境,开辟万里海域,亦是千秋功业,田丰心甘情愿追随主公。”

  田丰势要跪拜,被吕布扶住,吕布激动道:“元皓不必多礼。”吕布心中澎湃,吕林是无条件的信任我,而田丰则是深思熟虑之后的承认他,承认他的信念和梦想。平复心情之后,吕布若有所失道:“只是不知道我完成使命和达成梦想的道路上能否走到最后。”

  “主公不必多虑,我有种感觉,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会被主公的梦想震撼,然后自愿的被纳入主公的梦想,追随主公。”

  “过程中又会有多少人因此丧命。”吕布依然消沉道。

  “那就请主公变强,强到可以保护主公身边的所有人,所有事物。”

  吕布听到田丰的话为之一振,不错,要有足够的实力才能保护重要的东西。吕布振奋道:“一个人的强大是有限度,我需要的实力包括军队、情报、人才等等等等。元皓到北海安定后通知吕林,在两地注意以上三事,所有的事项由你谋划,然后与伯圭商讨后实施。船坊的发展你要尤为重视,等工匠们的技艺达到一定高度时,我会改革船坊的造船模式,使船坊能够高效快捷的制造船舶。”

  “是。”田丰与吕布商量完各项事宜各自回船舱休息,一夜无事。

  翌日,吕布将剩余的十四骑集合,虽然他们不知道他真实的身份,但是五年来的相处都是真的,为了能应付日后可能出现的险恶境地,吕布决定要锻炼他们,让他们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

  “从今天起,我将你们整编成一支私兵。”

  一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茫然不知所措。

  吕布继续说道:“昨天我们敌对山贼时伤亡惨重,如果我们是一支经过严格训练的军队,能有效的协同作战,便可以减少伤亡。所以我要将你们整编成一个骑兵小队,这支队伍的规模将扩大,经过严苛的训练后成为一支所向披靡的骑兵队伍。”

  “熬~~熬~~。”看样子他们已经跃跃欲试了。

  “狼是草原上的猎者,他们能在恶劣的环境里生存,那是因为他们对同伴的信赖和对敌人的残忍。你们的番号叫贪狼骑,希望你们成为战场上的狼群,狩猎敌人,保护同伴。”

  “贪狼无敌,贪狼无敌。”

  “在船上期间,我会传授大家一些基础的训练项目,以达到强化身体的作用,下船后演练些简单的阵法和配合。”

  吕布教了他们一些简单的项目,俯卧撑,仰卧起坐等。老实说吕布现在的武艺都是仰仗着自己的身体素质,和一些自创的招式,离天下第一武将还差得远,更让吕布头疼的是骑兵战阵,他知道的只有秦国的三角锥形阵,而具体的演变和配合都不甚清楚,脑袋一热放了大话,如何才能将贪狼打造成一支无坚不摧的骑兵呢。要是有张辽在就好了,可是现在他还只是个七、八岁的小毛孩。哎,算了以后再说吧,现在起他自己也要开始勤练箭术,辕门射戟虽然是吕布上演的闹剧,但那是必须完成的任务,为了那可能出现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