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摆设…又是摆设…
作者:夏夜皎月      更新:2015-06-26 18:28      字数:0
   男人手中传来的力量,让俞碧荷只感下巴欲裂,难忍疼痛,她泪水流出。

   “放开我…”她双手用力地掰着那手掌,双眼恶狠狠地瞪着他。她见过无情的,却没见到无情到这般的。她这才死里逃生,他不但不给安慰,不感到愧疚,居然还这般理直气壮地要她无怨。

   见到她眼中毫不掩饰的愤怒,杨宇轩着实一惊,此刻他仿佛感觉她并不是他的夫人俞碧荷。她眼中的愤怒,她疼而不求饶的倔强,是以前的她从未有的。

   莫名地,一丝心疼在心间闪过,他松开了手,放开了她。

   “很疼?”看了一眼那已近似淤青的下巴,杨宇轩忽然问出他从未想过的话。虽然语气依然僵硬,虽然只有短短的两个字,但他却问了。

   “能不疼吗?要不你试试?”俞碧荷轻抚着疼得欲裂的下巴,愤怒地说着,泪水却瞬间滑落。

   愤怒在泪水的陪同下就成了委屈。

   “我…”杨宇轩结舌,“我看看。”说着,他便扬手,想要看看起那受伤的下巴。

   “不要碰我。”俞碧荷用力将他的手推开。她可不要他的假好心,弄伤人的是他,现在装好人的又是他。

   “你…”难得的关心,不想被人硬生生地推了回来,杨宇轩的怒火顿升极点。

   “俞碧荷,你不要不识好歹。本将军只是对你客气点,你还真把自己当成那么回事了?我告诉你,你永远都是这府里的摆设,永远都成不了我杨宇轩真正的夫人。”他抓住了那只推他的手,恶狠狠地说。

   他说完便用力地将她的手甩下,转身离去。

   摆设…又是摆设…

   想着那可恶的字眼,俞碧荷说不出的气恼。这男人,他非得这么可恶,非得把她贬成一文不值,他才甘心。

   “有病…谁稀罕当你的夫人了?你当你自己是谁呀?我非得这么巴着你、赖着你,做你的夫人。”轻揉着被捏疼的手腕,俞碧荷小声地咒骂着。下巴的疼痛告诉她,她不能再惹那男人,否则受苦的只会是自己。

   愤怒离去,走出主院院落,杨宇轩回头望了一眼屋内,不禁为自己方才的失态而纳闷。他这是怎么啦?对那原本厌恶的女人,却有了一种不自觉想要接近的感觉。

   也许是不习惯她突然的转变吧。他为自己怪异行为找了个可信的借口。

   *************************************************************

   自那晚后,杨宇轩便开始忙于与国舅押解战俘回朝事宜。虽时常在府中晃动,却总忙得见首不见尾。

   而俞碧荷却因下巴的淤青,日日躲在房中。

  看着镜中的自己,她便不由想起那可恶的男人,她真恨不能永世不与他相见。

   经过几日的筹备,杨宇轩终于安排好了一切事宜,即将踏上邻国之途。

   那日清晨,他在姚芬芳的依依不舍中骑上了马匹。

   上马后,回头望了望再无人出现的大门,心中不禁一丝失落划过。以前他若要出远门,俞碧荷必会早早在这大门外,等着相送。虽然他每每都不曾将她放在眼中,她却甘愿默默注视。

   “将军,将军还有什么落下的吗?”

   在姚芬芳的唤声中,杨宇轩回神,没有给小妾回应,他一挥马鞭,朝宫殿方向奔去。

   主院内,俞碧荷站在窗前,深吸了口气,只感清新空气顿入心肺,洗涤了一切烦恼。几日来的精心护理,下巴淤青终于褪去。

   今日,她亦知某人要出远门,可她却不愿去相送。那个‘美名其曰’是她丈夫的男人,她对他的印象除了恶劣就是恶劣。自那晚她受伤后,凤竹也告诉了她一些她原本没想在意的前世往事。

   凤竹的话,外加他对她的恶行,她对他已是厌恶至极。既是如此,她可不愿再假惺惺地去送行。

   “小姐,凤竹替您更衣吧?”整理好被褥,凤竹拿起屏风上的衣裳说。

   “嗯…”俞碧荷回身,在凤竹的服侍下穿上了衣裳。

   “这才几天的工夫,小姐就瘦了这么一圈。”帮小姐整理整齐,看着已显宽松的衣裳,凤竹心疼不已。

   可当事人却不已为然,俞碧荷拍了拍身上的衣裳,“瘦点不好吗?身上满满的赘肉,看着都觉得肥腻。”说完丝毫不理会身后的诧异,兀自走出了房。到这已经好几日,却从未出房。这下可恶男人走了,她还不尽早去外逛个够本。

   “小姐这是怎么啦?以前可从没听她说过这样的话。她可从来没嫌自己胖过,怎么这会…”凤竹满腹疑问地望着走出房门的身影,快步地跟了上去。

   ***************************************************************

   府邸门外,望着渐去的身影,姚芬芳不舍地转身。

   “二夫人,您可要回房歇着?”春桃走上前,搀着主子的手臂,问。

   “不了,咱们去鱼池!”

   “二夫人,您并不喜欢鱼,为何还要天天给它们喂食呢?”秋菊难忍心中好奇,问。

   “你这都不知道。我们二夫人要喂,那只是因为有人喜欢喂。”春桃沾沾自喜地抢先回答。

   “春桃这丫头都快成精了,我肚里想什么,她不用问就能猜出。”姚芬芳微微一笑,倾头对秋菊说。

   “二夫人说得是,春桃可比秋菊聪明多了,也更能了解夫人的心意。”秋菊自知愚钝,她甘拜下风。

   主仆三人意气风发地向花园走去。

  

   “凤竹,以前我早上起来都会做什么?”俞碧荷问紧随身后的凤竹。

   俞碧荷走进花园,发现自己对这里的一切是那么陌生。于是想着先熟悉熟悉环境。但想熟悉环境,应配合肉身的兴趣着手,否则在外人眼中,她并不是俞碧荷了。

   “小姐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先去喂鱼池的鱼。”

   “喂鱼?鱼池在哪?”她亦喜欢养鱼,听到喂鱼,顿时来了兴致。

   “在那。”凤竹指了指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