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再见昔日情人
作者:夏夜皎月      更新:2015-06-26 18:28      字数:0
   姚芬芳怒气冲冲地回到房内。当她看到某人不知死活地呆在凉亭内时,她还想着要好好给她点颜色看看,以报那晚的‘一句之仇’。不曾想结果是,她被羞了一通,在所有下人面前出了丑。想着刚才的难堪,她便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啊…”她怒吼着将梳妆台扫了个精光。

   看着气得抓狂的主子,春桃和秋菊不知所措地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安慰。“二夫人,您别动怒,您生气只会称了小人心。”互相对望了一眼后,春桃硬着头皮上前说。

   “我还不动怒?受了这么大的羞辱,我还不动怒?那我岂不是跟她俞碧荷一样软弱吗?”说着眼中钉的软弱,姚芬芳这时才发现,她变了,变得有胆有识。不再像以前那样惧怕她,不再像以前那样任她欺负,而且她只要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或一个动作就能反败为胜,把她姚芬芳打得无地遁形。

   但她姚芬芳又岂是会轻易认输之辈?

  自从她嫁入将军府,看到将军夫人的懦弱,以及她和将军之间的有名无实,她便有了取而代之的想法。

  从那以后,她便想尽一切办法压低她在府中的地位,想尽一切方法让将军将自己扶正。

   半年的努力,第一件事,她做到了,而且赢得漂亮。而第二件事,她得到的答案却一直都是‘以后再说’。虽未能如意,但将军对俞碧荷却一直冷淡,更不曾动过她,这让她心安不少。于是,姚芬芳自认为,将军未能让她如愿,必是碍于俞家的势力。有了这想法,她便开始更恨她,恨她耀人的身世,恨她抢先一步嫁入杨家,恨她夺去了应该属于她的头衔。

   “我绝不会就这么算了,今天的耻辱,往日必要她俞碧荷加倍还回来。”姚芬芳紧握方才抓在手中的珠钗,恶狠狠地说。

   府邸另一端,凤竹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便开心地捧腹笑着。方才在凉亭她只能掩嘴偷笑,如今关上房门,她要让自己笑个够。小姐明明是千金之躯,却因软弱倍受欺负,如今小姐终于发威,她还不笑个够本,把以前的憋屈全释放出来。

   “凤竹,你笑够了没有?”看到凤竹夸张的笑,俞碧荷无奈地叫道,“那二夫人出丑,你就那么开心啊?”

   “小姐,你是忘了那女人以前是怎么欺负你的,我可没忘。”凤竹好不容易忍住笑意,“小姐以前总让着她,她都把欺负小姐当成家常便饭了。现在好了,看她以后还敢不敢?”

   俞碧荷微笑着,想着她的肉身也是幸福的。虽然夫君不待见,虽然在这百受欺辱,可她有个这么爱护她的丫环。虽说只是丫环,但这也是幸福。世界上能有几个这个爱护疼惜主子的丫头呢?而她就幸运地拥有一个,一个把她当成自己来爱护的丫环。

   ***************************************************************

   当杨宇轩到达宫殿门外,一行队伍已在浩浩荡荡地等候。

   见到来人,国舅梅洛急忙迎上前,“杨将军。”

   国舅梅洛正值壮年,荣升国舅,完全是仰仗妹妹梅妃的得庞。而她的妹妹梅茜原是杨宇轩青梅竹马的恋人,却被王无意中看中,继而被封了妃。

   这次,王正是利用杨宇轩对梅妃的旧情,而有意将遣送俘虏的事交给了国舅。因他知道,只有交给国舅,杨宇轩才可能心甘情愿地一同前往。

   “国舅爷。”

   “王…”杨宇轩在向国舅打过招呼后,便匆匆上前,单膝向一朝之主叩拜。

   “杨将军免礼,请起吧!”王—皇甫裔尧笑着将他扶起。

   他微笑中深藏着外人无法探知的冷峻,眉宇间有着帝主的威严霸气,看着那样的一张脸,便让人有种不得不俯臣的震摄。

   “谢王!”杨宇轩站起,抬头间看到了帝主身后的梅茜。

   望着那张与自己小妾酷似的脸,杨宇轩心头掠过一阵心酸。再望向她微微隆起的小肚,肚中的结晶却与他无关,他只感被人猛抽一般,心中万般不是滋味。

   梅茜虽与姚芬芳酷似,但论神韵、论气质,姚芬芳却远远不及她的十分之一。她是一个灵气十足的女人,高贵文雅中还带着那么些许妩媚。

   当初王便是被她的多饶所吸引,才会从战功赫赫的将军手中将她夺走。虽是如此,但王并没有一丝丝愧疚。对他而言,他是这王朝的统治者,是这里的帝主,别说是一个女人,就是整个王朝都是他的。

   感受到他的受伤,梅茜愧疚地低下头。她早已不是以前的梅茜了。

   虽说当初封妃是被迫,但后来的种种恩庞,早已将她的心渐渐融化,如今又怀上了子嗣,她更是满心欢喜地等着为人母,哪还记得曾经的恩爱。

   “梅妃,你不是一直跟本王说,要当面谢谢杨将军,谢他愿陪同舅爷一同前往邻国吗?”留意到杨宇轩的目光,感觉到他的不自在,皇甫裔尧对爱妃说。

   “是。”梅茜微微一笑,走上前…

   “梅茜在此谢过杨将军,谢杨将军愿陪同家兄一同前往邻国,免了妾身担忧之心。”她微微屈膝,语中带着客套。

   昔日情人有意的疏远,杨宇轩又岂能看不出,他淡淡一笑,“梅妃主子勿需客气,与国舅同行邻国,是为人臣子的义务。梅主子称谢,杨宇轩愧不敢当。”说着他便转头与梅洛一同上了马背。

   “王,我等先行一步,在此拜别吾王。”两人异口同声地拜别后,便挥鞭杨长而去。

   浩浩荡荡的队伍中,掺杂着一个个的俘虏,紧随而至。

   *************************************************************

   “凤竹,带我回一趟娘家吧!我现在是连爹娘都不记得了,这样多不孝。再说我也好久没见他们了,虽然已经不记得,但还是该尽尽为人子女的孝道。”俞碧荷正在房中摸着她还未熟练的针线,突然想起了自己还未见到的‘亲人’,于是对凤竹说。

   她想着还是趁早把人认全了,否则事到临头,总难免会出乱子。而且她也觉得自己应该尽尽孝道,虽说只是肉身的父母。

   自从凤竹那得知,肉身以前为了那个不待见她的将军,极少回娘家。那时她便决定,她以后不再那样做了。什么为了不让将军有所担心,担心她会向娘家人诉说苦处。为了这么个破理由,而索性不回去。这是什么逻辑?

   唉,算了,大概陷入爱情的女人都是傻子。还好现在肉身心智是她的,她以后不会让她再傻了。

   “小姐真的要回去?”凤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以前是她求着小姐多回回娘家,毕竟俞家是当朝一品大员的府邸,不为老爷出面干涉这府里的事,但至少也可以威慑威慑那个恶婆娘,让她有所顾忌。

   “好,小姐,您等等,凤竹这就给您收拾收拾,咱这就马上回。”凤竹兴奋地开始张罗着出门的行头。

   十几分钟后,俞碧荷被凤竹披上薄薄的斗篷,换上一双外出的新靴,大张旗鼓地出门了。出府的一路上,家里的男仆、丫环们频频回头,看着府里的夫人要回娘家。

   看到一路上惊讶的目光,俞碧荷知道凤竹的用意,她这是要大家都知道,她家小姐要回娘家了,要回她那父亲是当朝一品大员的娘家。

   上了马车,凤竹兴奋的心情丝毫没有降温。坐在马车上,她探出脑袋,望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心中说不出的喜悦。看了一眼小姐,她觉得小姐变了。虽然还是那圆圆的脸蛋,虽然还是胖胖的个头,可不一样了,给人的感觉也完全不一样了。她说不出哪不一样,就只知道自己好喜欢现在的小姐。

   “干嘛这样看着我?”注意到对面的目光,俞碧荷浑身不自在,仿佛自己完全被洞悉一般。

   “小姐,你不一样了。”看着小姐,凤竹只傻傻地冒出这么一句。因为要她再多说,她也说不出来了。

   “傻丫头…”俞碧荷无奈地笑着,“怎么?你不喜欢啊?”她明知故问。

   “不是,不是…”凤竹慌忙地摆着手,惟恐她迟一步否认,小姐就会变回以前那般软弱好欺。“小姐现在这样,我不知道有多喜欢。”她真心说道。

   俞碧荷温柔地笑着,转头望向马车窗外。

  街道上人来人往,一派繁华景象。突然,她看到远处一高耸的围墙,围墙前后伸延,她根本看不到头尾。“凤竹,那围墙…”

   凤竹起身,坐在她身旁,探出头望了一眼远处的高墙,“是宫墙。宫墙里便是王的王宫。”

   俞碧荷不再说话,望着随着马车前行,而缓缓后退的高墙,心想:‘原来这里也有皇宫。只是这宫里的女人,是不是也是宫门深似海呢?’虽有这好奇,但也只是好奇,因为那道宫墙,对她来说,只是匆匆而过之缘,她不会跟这宫有任何交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