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喝酒与睡觉
作者:颜若烟墨      更新:2015-06-26 18:30      字数:0
  “小子,这是你要的东西。”

  华夏国Z省岭东市,某个小山区的一座破旧老木房里,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走了进去,随手将几个红色的小本子扔在身前不远处一张老旧的木桌上,拉开桌旁一张老旧的木椅,漫不经心的坐下,双手有节奏的敲着木桌,微眯的双眼淡淡的望着对面的秦云。

  对于老头的到来秦云没有丝毫的诧异,以老者的能量想要查到他在哪里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当然这是在他不刻意躲避的情况下。若是他不想别人知道他的位置,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几个人可以找得到他。

  秦云散漫的躺在木椅上,双脚架在桌边,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脸色仿若大病初愈后的白,一把半寸长的指甲刀闪着微微的精光,在纤长的指尖流转,看似缓慢却只能影约的看到一片幻影。

  “小子,你要的东西我给你搞来了,现在你该告诉我你回华夏来想做什么了吧!”老头盯着秦云,一双眼微微眯着,话语间看似随意却有着一种不容抗拒的威严。

  对于老头的问话秦云也不回答,就像没有听到似的,低头看着在指尖转动的指甲刀,细看却能发现他的心思根本就没有放在指尖旋转着的指甲刀上。

  秦云不回话,老头也不多话,只是淡笑着望着秦云的动作。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秦云放下架在木桌上的双脚,伸手拿过桌上老者扔在桌上的东西,看都不看一眼直接塞进口袋,起身走人。看着秦云的动作,老头也不说话,只是淡笑着看着秦云转身的离去的背影。

  “我是一个华夏人。”秦云走出几步,在门口出停了下来淡淡说道,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老头望着秦云走了出去,轻轻的摇了摇头,不知为何微微叹了一口气。

  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七彩的霓虹在这个喧嚣的城市升起,为这繁华的都城换上一片绚丽的外衣,似乎这样就可以掩盖那糜烂的气息。

  “我感觉今晚有一场艳遇在这里等着我。”秦云抬头望着身前不远处的飞鸟酒吧,嘴角微微上扬,泛白的脸颊上涌起一丝红润。

  走进酒吧,疯狂地dj,忘乎所以的舞客,秦云微微笑着。轻车熟路的走到吧台的位置,向侍者要了一瓶红酒,独自走到一个角落坐下,为自己倒上一杯,浅酌一口,微眯着双眼找寻着今晚的猎物。

  微白的脸颊,有些小帅的容貌,一身得体的休闲服,在这闪烁的灯光下秦云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别样的魅力,仿若一个尊贵的爵士,在静待着他今晚的夫人。不一会的功夫,就已经有数位女士上来搭讪了,赌被秦云一一婉拒了,那些女子不是他喜欢的类型,否则今晚必将是一个春色无边的良宵。

  秦云左边不远处的一个位置,一个年约二十的女子坐在那里,女子浑身上下透露着一股优雅的气质,一双丹凤眼,明眸似墨,雪白的肌肤泛出丝丝潮红,格外的惹人心动。女子的身前桌上的散乱的摆了好几个空瓶,却还在有一杯没一杯的往嘴里灌,即使是酗酒的动作也是别样的优雅。

  大概是遇上什么心烦的事情了吧,秦云暗暗思量,却没有过去搭讪。

  他喜欢这样的女子,当然不止是他,几乎所有的男子都喜欢这样漂亮又有气质的女子。因为秦云发现这个酒吧大部分单身的男士都在注视着这个女子,这一会的功夫已经有近十来个去搭讪的男人了,可是她却是理都不理一下,却不知这样反而让更多的男人升起了一股征服欲。

  秦云当然也希望着与她共度一个良宵,可是他却不会去搭讪,并不是他不会,而是他一眼就能看出这样的女子只是在这里借酒消愁的,和他不是一类人,他不喜欢惹麻烦上身。这样的女子家世绝对不错,而且不是随便的女人,若是今晚与她有了纠葛,秦云相信等她酒醒之后绝对会发生一些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他可是不喜欢与这样的女子有什么纠葛,尤其是他在这里还要呆上一段时间。

  就在秦云观察那个女子的时候,那个女子忽然抬头迎上他的目光。他微微笑着举起身前的酒杯,向前一伸,然后轻轻喝上一口。女子却憨憨的笑了,惹得秦云心头一阵失神,真的很美。

  在秦云失神的片刻,女子忽然起身,紧紧握着一杯酒摇摇晃晃的朝着他走过来,他微微一愣,女子走到他身前不远的地方却拌在桌上,身子一歪就要对着地面倒下去。

  秦云嘴角浮起一丝苦笑,身影一动,再出现时已经在女子身前了。伸手握住女子纤细的小蛮腰,带着女子身形一转,跌坐在身后的沙发上,抱着女子坐在他的腿上,她手中杯中的酒却全泼在秦云的脸上。

  女子坐在他的腿上却是极不安分,摇来摇去的,柔柔的臀部摩擦着他的大腿,再闻着女子身上传来的体香,有些地方不由自主的站立了起来。

  “什么东西啊!”女子似乎也感受到秦云的坚挺了,不知是醉了还是怎么的,伸手就要去抓。秦云苦笑着,着要是被她抓住了那还得了,赶紧的抓住女子的手,伸手抱起她,将她放在身旁的沙发上。

  向侍者要了一包纸巾,擦了擦脸,秦云不由的苦笑,这都什么事啊!

  在他擦脸的功夫,女子却又要了十瓶冰啤,伸手抱住秦云迷离的道:“你陪我喝酒好不好。”说着一个酒嗝喷在秦云脸上,让秦云脸色变了又变。

  “小姐,你不能再喝了,再喝就要醉了。”秦云苦笑着看着女子,好心的劝说道,说实话他真的不想管着闲事,被她这么一闹这个良宵算是报销了。

  女子却不领情,抓起一瓶酒打着酒嗝道:“你就别装了,你们男人那点破心思我还不了解,我喝醉了不是更好吗?”

  秦云心头苦笑着,就要起身离开,他可不是什么好人,在这样下去,今晚还说不定要去开房了,到时候就真的是有理也说不清了。可是女人却紧紧的抱着他,借着酒劲道:“你陪我喝酒,我陪你睡觉,这样总行了吧!”

  “好,到时候你不要后悔就行。”走又走不开,说又说不通,秦云一咬牙狠声道,接过女子递给他的一瓶酒,一口气喝了下去,然后将空酒瓶重重的拍在桌上。

  女子痴痴的笑着,拍着他的肩道:“痛快。”说着女子也自己抓起一瓶酒使劲喝着,大概是喝的太急呛着了,一口酒全喷在秦云的衣服了,气得秦云都想要骂人了。

  女子咳了一阵,呛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然后开始哭,抱着秦云哭的稀里哗啦的,嘴中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秦云苦笑着抱着女子,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心道这件衣服算是毁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女子终于停止了哭,却躺在秦云怀中睡着了。

  结了帐,秦云抱着女子走出酒吧,冷冷的风吹在身上,女子大概是感觉到有些冷,浑身一颤,紧紧的抱住秦云,几乎都快把脸贴在他的胸口了。

  秦云低头望着怀中的女子,女子嫣红的脸颊上两行未干的泪痕让心头微微一颤。心头涌起一丝苦笑,这样的艳遇还真是消瘦不起。秦云暗暗感叹一番,运转着体内的内劲,一股热流流过全身,身上的衣衫是干了,可是酒味却还在,熏得秦云微微一皱眉。

  就在他运转内劲的时候,女子大概是感觉到了温暖,潮红的脸颊靠着他的胸膛贴的更紧了。他低头望着女子潮红的脸颊,心头不由一荡,立马转过头去,暗叹一声妖精,活生生的妖精。

  招了一辆的士,在岭东市唯一的一间五星级酒店门口下了车,下了车向前台要了两间房,就抱着女子去了房间。进入房间,将女子扔在床上,伸手拍了拍她娇艳的脸颊,她嘟啷了两声翻个身接着睡。

  秦云摇摇头,伸手拉过被子替她盖上,苦笑一声,走了出去,他可不喜欢麻烦上身。关好门,进入对面的房间,冲了个凉,洗去了一身的酒气,倒在床上睡着了。

  一觉起来,已经上午了,散漫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了房间,秦云伸了一个懒腰,也不知道那个女人怎么样了。摇摇头,洗刷过后从自己的域空间中掏出一套衣服穿上,又从那套满是酒气的衣服中掏出自己的钱包,还有昨天从老头那里拿来的几个红色的小本子,才走了出去。

  秦云一抬头,还真是巧,这个女人也恰好从房间走了出来。只是她的脸色微冷,秦云本想打个招呼的,可是转念一想,还是算了,萍水相逢而已。这时恰巧电梯来了,里面空无一人。两人一前一后走进电梯,秦云大方得欣赏着女子,心头微微一叹,还真是个绝世尤物。经过一番梳洗,比上昨晚还要美上两分。

  女子看见秦云的时候原本有些疑惑,可是当看到秦云看自己那肆无忌惮的目光时,对他可没什么好脸色了,冷冷的望了一眼秦云,转身出了电梯。

  秦云微微一笑,走出酒店,刺眼的阳光照的浑身暖暖的,嘴角勾出一丝笑意,又是灿烂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