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忍无可忍
作者:小喇叭      更新:2015-06-26 18:32      字数:0
  第10章忍无可忍

  这男子一带头,其他人便纷纷起哄:“是啊秦大公子,反正你都有程程小姐了,那丫鬟让给我们玩玩也没关系吧,只是个丫鬟而已,秦大公子你一定不会介意的吧。”

  秦浩渊嘿嘿的笑道:“我当然不介意了,不过那丫头我自己都没尝过,就算要让给你们,也总得我让我先把头汤喝了吧。”

  “没关系没关系。”刚才说话的那个公子哥儿笑道:“都是兄弟,这没关系啦,最多等秦大公子你后劲不足的时候兄弟们帮你顶上去好了。”

  “去你的后劲不足。”秦浩渊笑骂:“你以为我是你们这些发空炮的家伙啊。”

  几个人围在这喝酒聊天,那边大宅的后门却袅袅走出了一抹娇娆的身影,却是刚刚帮秦浩然洗好衣服要拿出来晾干的顾湘菱,手里还拿着一盆衣服。

  看到秦浩渊几个人在后园那里喝酒,顾湘菱一怔,本能就往后退了两步,正要转身回去以逃避秦浩渊他们,却被认出她来的秦浩渊给叫住了。

  “湘菱,是湘菱吗?怎么一见到我就跑啊,我很可怕吗?”秦浩渊脸泛醉红的笑道。

  秦浩渊开声了,顾湘菱便再跑不得,只好转回身来,恭恭敬敬的朝秦浩渊打了上招呼:“大,大少爷。”

  她却看到,不仅仅是秦浩渊,那几个和秦浩渊一起的富家公子都在目不转睛的瞧着自己,一双双眼睛在黑夜中跟饿狼似的十分渗人,甚至有人发出了喉咙滚动吞口水的声音,让顾湘菱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边秦浩渊身旁的那个富家子则凑到了秦浩渊耳边小声笑道:“喂,渊少,这就是你说的那个丫鬟,好他妈漂亮啊,都快赶上程程小姐了。啧啧,原来你家里藏着这样的好货啊,这次你可别独占啊,一定要让兄弟沾沾荤,顶多我把我在马场那的匹安达卢西亚纯种马卖给你好了。”

  “嘿嘿嘿,你不是说那是你心头肉,多少钱也不卖的吗?”秦浩渊笑道。

  “啧啧,我生平最爱的就是赌马跟女人,你家里这丫鬟就好比一头珍贵的纯种马,嘿嘿,看着都胃口大开啊。”那富家子淫笑道。

  就听秦浩然道:“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还是那句话,头汤要由我来喝。”

  “没问题没问题,这开荒的工作交给你好了,我不介意。”

  听到秦浩渊和那人的“交易”,其他几个富家子也纷纷开口。

  “秦大少爷,我也把我那只‘卡地亚’手表给你,记得算我一份啊。”

  “还有我还有我,我用我那个七姨太跟你换好了。”

  秦浩渊哈哈大笑:“别急别急,大家都兄弟嘛,人人有份永不落空,不过头汤我是喝定的了,后面的顺序你们自己排啊。”

  此时他已喝了不少酒,所谓酒壮色胆,再加上他不愿意在这些狐朋狗友面前丢了脸面,所以早就把秦浩然之前对他的警告忘得一干二净了。

  那几人轰然应是,秦浩渊就朝那边顾湘菱招了招手:“来,快过来陪少爷喝两杯。”

  顾湘菱脸上一白,连忙摇头,怯怯的道:“大少爷,我,我不会喝酒的,我还要给少爷晾衣服,我,我先走了。”

  见顾湘菱当着朋友的面拒绝自己,秦浩渊立即把脸一沉,唬声道:“是不是连本少爷的话都不听了?别忘了你可是我们秦家的人,信不信我把你卖到九龙城寨当妓女,让那些肮脏的乞丐或者混混把你干烂操烂啊!”

  顾湘菱浑身一震,犹豫了一下,终于是把秦浩然的衣服放好,然后往秦浩渊等人那边走去。

  看到顾湘菱那精致可人的美丽脸庞,还有在那唐装小衫的包裹下出落得窈窕玲珑的娇娆身段,秦浩渊几个醉意不浅,胸中欲火熊熊,就更是看得目放淫光了。

  顾湘菱一走近,秦浩渊就伸手将她一把拉过来强行让她坐在自己腿上,然后把一杯白兰地凑到她嘴前,嘿嘿的笑道:“湘菱,这可是好东西,喝了它保管让你什么烦恼都忘了,来,替少爷喝了它。”

  “大少爷,我,我不会喝酒的,你,你放过我好不好?”顾湘菱使劲的挣扎,却哪里挣得开秦浩渊。

  秦浩渊说道:“乖,喝了它,喝了它本少爷就让你回去,乖。”

  “真,真的吗?”顾湘菱自然不敢完全相信秦浩渊,但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也只能希望秦浩渊只是一时起兴,不会真的拿自己怎么样。

  于是她就接过那杯白兰地,咕咕的喝了下去,只觉得好像有团火从嘴里一直烧到喉咙,烧到胃里,然后把全身都烧了起来,烧得她脑袋昏昏的,脸上也现出了迷离的殷红。

  “大,大少爷,我,我喝了,可以回,回去了吧。”顾湘菱只感到脑袋轰轰作响,眼前的秦浩渊也似乎从一个变成了两个,整个世界的景物都模糊了起来。

  “嘿嘿嘿,一杯哪里够啊,再喝一杯再喝一杯,再喝一杯我就让你回去。”秦浩渊又让旁边那些心怀不轨的富家子倒满了一杯白兰地,凑到顾湘菱嘴边,不等她拒绝就灌了下去。

  顾湘菱迷迷糊糊就又被秦浩渊灌了一杯白兰地,感到身体烧得更厉害了,浑身的力气都在一点一点的抽离而去,虚弱的道:“不行了,大少爷,我,我真的不会喝酒,让我,让我回去吧。”

  旁边一个富家子看着顾湘菱那因为喝了酒而醉红的诱人脸庞,兴奋得连呼吸都喘重了起来,恨不得要立即把顾湘菱按在桌子上狠狠蹂躏。他对秦浩渊道:“喂,浩渊,差不多了吧,快动手吧,老子都快等不及了,你要不行的话就让老子上!”

  其他人早就被顾湘菱那诱人的醉态迷得欲火焚身了,纷纷响应。

  “你他妈才不行呢。”秦浩渊看了看酒醉无力的顾湘菱,尤其是她领口里边那段雪白透红的脖子,心里那团火更是烧得热烈,又左右环顾了下周围,见四下无人,便色向胆边生,道:“既然大家都等不及了,那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幕天席地来场盘缠大战吧。”

  说罢他就把浑身柔弱无力的顾湘菱就近放到旁边的草地上,伸手就去解她领口上的纽扣。

  顾湘菱还留有几分神智,见到秦浩渊竟然真的要对自己行那不轨之事,真是吓得魂不附体,酒也醒了不少,赶紧使劲挣扎,死死的抓住秦浩渊的手哀求道:“大少爷,不要,不要啊,求求你吧,放了湘菱吧。”

  “都这时候了,你以为我还会放你走吗?”秦浩渊阴笑道:“几年前你出落得那么漂亮,本少爷就想尝尝你这丫头的味道了,要不是我妈老不让我碰你,你以为你还能留到今天?”

  顾湘菱闻言大惊,心知今天不能善了,泪水便迅即蔓延脸上,又想起秦浩然之前用秦中原来吓退秦浩渊,于是就道:“大少爷,不要啊,这样,这样老爷会不高兴的。”

  “还想用这招?”秦浩渊冷笑:“等我们办完了事,我就说是你勾引我们的,到时候有周大少他们几个作证,你猜我把会相信我们还是相信你这丫鬟?”

  “没错没错,我们会作证的。”旁边这几被欲火烧得浑身难受的富家子连连笑道。

  秦浩渊却回头瞪了他们一眼:“你们还呆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帮忙按住她的手脚啊。”

  立即就有两个人过来帮忙按住了顾湘菱的双手,没了钳制,秦浩渊也不急着去解顾湘菱的纽扣了,一手就抓在了顾湘菱胸前并使劲揉了起来,嘴里啧啧笑道:“妈的,想不到你年纪不大,资本居然这么雄厚,娘的今晚我们兄弟几个有福了。”

  顾湘菱吃痛之下,又感到强烈的侮辱,泪水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奈何无力抵抗这群螓首,只能哭着道:“不要啊大少爷,饶了我吧,求求你饶了我吧。呜呜呜呜……少爷,你在哪里啊,快来救救湘菱吧……”

  “啪!”

  秦浩渊狠狠的扇了顾湘菱一巴掌,咬牙切齿的道:“去你妈的,到这时候你还想着你废物?好,今天我们就彻底把你操烂,看你那少爷还肯不肯要你!”

  “撕拉!”秦浩渊用力一扯,就把顾湘菱的唐装小衫撕烂了,露出里面粉绿色的肚兜,还有那隐隐约约的雪白肌肤。

  “不要!”顾湘菱嘶声大叫。

  看到顾湘菱那粉嫩的肌肤还有高耸的酥*胸,秦浩渊更是色欲攻心,伸手抓住顾湘菱的肚兜就要扯下来。

  “砰!”

  一下闷响却突兀的响起,秦浩渊也猛的往旁边倒去,却是被人在后面敲了一闷棍!

  被人按在草地上的顾湘菱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站在那里,右手上拿着一块染血的青砖,赫然就是秦浩然。

  其他几个富家子也愣住了,愕然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秦家二公子,一时间不懂得怎么反应。

  “我对你们一再容忍,你们却一再挑战我的忍耐极限。”秦浩然的声音听起来森然冷酷,让人听了不寒而栗:“好,今天我就让你们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秦浩然到底是个什么人!”

  说罢,他就再次举起手上的青砖,往倒在地上的秦浩渊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