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死亡帝之墓
作者:max7616      更新:2015-06-26 18:32      字数:0
  “死亡谷,死亡帝之墓。”

  历经十万载岁月洗礼,墓碑之上,血斑字迹,如针尖般,刺痛昏暗墓碑前,那双幽蓝色眼眸,灵魂在隐隐颤栗。这是震撼人心的东西,不能让人靠近的东西,这个东西怎么能出现在这里呢。自己要退回去吗?不,绝对不。不管前面有什么自己都不会退缩的。永远也不会退缩。我要向前走。强烈的意志支持着他。向前。不能退缩。我要向前走!!他整理了自己的情绪,慢慢地往前走。自己要小心了,前面的给人一种莫测的感觉!

  震撼,不可思议,无法理解。

  “死亡帝。”

  斗帝巅峰存在,曾经这片天地的掌控者,死亡帝,比其父亲,古帝,存在的岁月还要悠久,当年踪迹全无的一代死亡帝,如今,就静静的躺在眼前的坟墓里。

  一代至尊强者,一代传奇,陨落了。

  何等强横的力量,能够灭杀这片天地的巅峰存在,难道是这十万载岁月,都不曾完全腐烂的万亿强者,斗帝巅峰存在,不惜代价逃命,那这片天地间,恐怕还没有人,能阻拦的住。但是,他却是死在了这里,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羡慕,没有人来给他祭拜。什么也没有,只有自己的坟墓旁边的野草,还有,就是几只老鼠在跑来跑去。没有什么额外的东西。坟头上的野花应经开始把坟头给覆盖了!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看出这个就是那个震撼整个大陆,而且还是,让人听到那个名字就会心生畏惧的人!真的是那个人吗?

  究竟横生出何等变故,能让一位不死帝,不惜生命,陨落在这里,是偷窥到了天地秘典,抵不住这股力量,还是寻到了天地至宝,不惜以身试险,种种的猜测,沦为谜团。

  不死帝墓碑前,躬身一鞠,对于世间的巅峰强者,星辰心存敬畏。心中真的很敬畏这个人,这个人虽然自己没有见过面,但是自己真的很羡慕他的绝世的功力,这个人真的那么厉害吗?心中产生了一丝丝的敬畏还有一丝丝的疑问。到底有多么的厉害啊。他到底多么厉害!深深地疑问在心中产生了!

  踩踏着腐朽的身躯,走进墓碑,来自灵魂的召唤,陡然突增,如漩涡般撕咬着辰体内弱小的灵魂,横生的变故,星辰面色一变,凝聚灵魂之力,苦苦抵抗者。

  行动迟缓,直至完全僵硬,如木乃伊般,纹丝不动。

  灵魂被抽离。这种来自心中最深处的感觉,让人害怕,但是星辰心中的那种感觉没有让他退缩。这是什么。我不怕的,我真的不怕你。来吧!

  不到魔师级别,凝聚不出灵魂体,没有灵魂体,灵魂不能单独存在,抽离出灵魂,就意味着死亡,魂飞魄散。

  好奇心害死猫,灵魂剥离出躯干,星辰的意识在慢慢消散。但是,自己来这里是有任务的,自己不能这么的死去。自己的使命,自己的母亲,自己不能让他失望!

  “死的真是滑稽,居然被一座墓碑搞死,窝囊。”

  意识完全消散,灵魂印记浮出,“咦!”诧异声方落,随之一股浩瀚的灵魂之力自墓碑内喷涌,宛如宝剑出鞘,紧紧包裹住即将泯灭的灵魂印记,吸入墓碑之内。

  墓碑之内,浩瀚的灵魂之力,如喷涌的泉眼,疯狂涌入暗淡的灵魂印记,顷刻间,虚无的灵魂,凝实。

  灵魂体大成,魔师巅峰的灵魂之力。

  消散的意识,回归意识海,迷茫的眼眸,悄然睁开,喃喃道,“凝聚出了灵魂体,不是死了么。”

  虚无空间,一道灵魂体凝实,威压降临,不可抵挡,星辰跪伏在地,“拜见死亡帝!”

  他,就是虚空的主宰,天地的掌控者,死亡帝,也只有帝级强者,才会有如此恐怖的威压,让人灵魂颤栗。

  “熟悉的味道,说,你来自哪里。”虚空之上,飘渺的声音,不容置疑,在意识海深处回响。

  “雪峰大陆。”星辰躬身道。

  “雪峰大陆”

  “好熟悉的地方。”

  “是家乡,好久都没回去了,也回不去了。”死亡帝,寒光俯视着星辰,蹙眉思索着。

  跪伏的星辰,满心坎坷,小心翼翼,生怕被泯灭,这等强者杀人,不需要道理。什么也不需要,只要一个眼神看到了你,你引起了他的不满,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是你想不到的!

  “起来吧。”寒光消退,死亡帝飘落至星辰眼前。

  “谢死亡帝。”

  “灵魂之力,我帮你突破至宗级巅峰或帝级初阶,两者间门坎,这就要看你的造化了。”死亡帝,面带微笑。

  “啊。”星辰一怔,天上掉馅饼了。

  “答应我一个条件,照看雪族。”

  “雪族?”一愣,星辰不知该如何回答。

  “怎么,不同意么!”死亡帝眯起眼眸,寒光乍现,一股寒意,笼罩。

  “不是,万载前,雪族似乎就消失了。”犹豫片刻,星辰将万载前的惊天巨变,详细叙说了一番,而末路少年的身份,自然是隐瞒了下来。

  自始自终,死亡帝都没有太多的情绪波动,波澜不惊,仿佛发生的变故,在预料中一般。这就是绝对的强者,强者的力量,让你无法拒绝,自己的力量已经被封印了,没有了力量,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打击。自己真的能够重新得到别人的尊重,自己真的能够重新振兴自己的家族吗?我需要力量,我需要变强。我一定可以做到的!为了自己的母亲,为了自己的家族,我可以的!

  “雪族,退入了绝命谷,他们自然找不到,我给你空间坐标,和雪族独有的灵魂印记,你会找到他们的。”

  死亡帝,将话说到如此地步,再不答应,那可就是不识趣了。

  “本命血誓发咒,天地为鉴,此生永保雪族,违背誓言,人神共愤,天诛地灭,契!”

  血光升天,血咒成。

  死亡帝,仰天长啸,啸声扬长万里,久久不息,“死亡谷中央,拔掉镇压冤魂的不死之剑,我会凝聚死亡谷内,魂魄的灵魂本源,助你。”

  “多谢死亡帝。”星辰,跪伏。一道凌厉的闪光闪过,一切都变得虚无,一切都变得让人无可捉摸。这是什么样子的力量啊。仿佛宇宙之间全部都在颤抖,全部都在伏地称臣。我什么时候才能拥有这么厉害的力量啊。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做到可以称臣整个宇宙。心中长久被压抑的自尊心在长久的作怪。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让自己变强。但是,现在心中的那种强烈的愿望越来越强了。我真的能够变强,我一定能够称雄的。

  墓碑外,星辰恢复了知觉,瞥了一眼墓碑,目光移向了不远处的不死亡之剑,一柄巨剑,镇压万亿亡魂,历经十万载,不朽。

  向着死亡谷中央,离墓碑不远处的不死亡之剑,走去。

  阴森气息,逐渐浓郁,不死亡之剑,稳稳插入半裸头颅。

  走近,双手紧紧握住不死亡之剑,星辰感到,全身细胞都在沸腾燃烧,沉寂万亿的冤魂,正在慢慢苏醒,十万载的怨气,铺天盖地,让人窒息,随着死亡之剑的拔出,整座死亡谷,大地在隐隐颤抖。这把剑看到了就让人震撼,如果刺入人的心中,那么这个人的灵魂也许就会永生不得超生。这是多么厉害的剑,有是多么恶毒的剑,但是,我需要他。我要让他提成自己,让自己变得强悍,我真的可以的。我让自己变得可以控制这把剑。

  “哐当!”星辰,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不死亡之剑拔出。

  吼!戾!

  死亡谷,冤魂苏醒!

  虚空之巅,比墓碑内强横百倍的可怕威压,降临,整座死亡谷,鸦雀无声。万物都失去了自己的生命,万物都跪倒在自己的脚下。这个东西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但是,自己真的已经握住了这把剑。这也许就是自己的宿命了。我一定可以让自己变得更强的。我可以超越你的,死亡神,我可以更好地振兴自己的家族,母亲你等着我!我马上就要回去救你了!

  浩瀚的灵魂之力,如电闪雷鸣般涌动,万丈般的巨嘴,撕裂空间,死亡谷内的万亿冤魂,被硬生生吞咽。

  “泯灭!”虚空之上,冷喝声,骤然响彻。

  轰隆,鬼嚎声,撕心裂肺,万亿魂魄,瞬间粉碎绞杀。厉害。这是个多么厉害的剑术!

  “炼!”

  源源不断的灵魂之力,从巨嘴处涌出,向着虚空中那虚幻的掌心处凝聚。

  “去!”

  抽取的灵魂本源,涌入星辰眉间,炼化开始。

  虚幻的掌心,逐渐虚无,直至消失不见,完全看不到踪迹。一股强烈的力量来自手心里,向着自己的心中冲去。厉害。自己的身体开始充满力量了。自己在一点一点的变强。我可以感觉到。这是星辰来自心中最深处的呐喊!

  残魂,终究是残魂,此番动手,死亡帝元气耗尽。

  咔嚓~~~

  一丝裂纹,爬上死亡帝之墓,“碰!”墓碑四分五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