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酿酒工艺
作者:墨顔      更新:2015-06-26 18:38      字数:0
  “云淡,你知道酒是什么吗?”嘉崎带着南宫云淡在酒窖里转悠着。看到南宫云淡一脸迷茫的样子,嘉崎微微一笑,说:“酒,对于不同的人来说意义是不一样的。旅客的酒是旅途,冒险者的酒是豪情,诗人的酒是灵感,剑客的酒是孤独,女人的酒是爱情,老者的酒是回忆,孩子的酒是快乐,恋人的酒是甜蜜。”

  南宫云淡一愣,原来酒还有这么多的含义,接着说:“父母的酒是关怀,老师的酒是严厉。”

  诧异地看了南宫云淡一眼,嘉崎点了点头,赞同地说:“是的,我本来以为你是第一次接触酒,一定会花很长时间来理解这些,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理解了。”

  “那是因为你笨!”司开亚走过来舀了一壶酒,白了嘉崎一眼。

  巴亚拿过酒,笑道:“不对,大叔。嘉崎哪里笨了?明明就是南宫云淡太聪明了,两者相较而言才显得嘉崎特别笨!”

  南宫云淡迷惑的眨了眨眼,说:“我很聪明吗?没觉得呀。好像是个正常人都可以很快理解吧!额,嘉崎大哥,你脸色怎么这么差?要休息一会儿吗?”

  嘉崎瞪了一眼三人,咬牙切齿道:“不用休息,我继续讲。巴亚,你不去送酒吗?司开亚大叔,你不是还要买货么?怎么,都一个个闲得慌?”

  巴亚和司开亚对视一眼,一起拍了拍嘉崎的肩膀,说:“我去送酒(买货)了,好好讲,慢慢讲,千万别误人子弟!哈哈!”

  一直沉默的南田从远处悠悠传来一句话:“放心,我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

  “哈哈!”

  这几个人还真是有意思啊,南宫云淡受到感染,也不禁笑了起来。

  眼见司开亚和巴亚两人离开,嘉崎铁青的脸才微微有些好转,转过头看见正窃笑不已的南宫云淡,不由的怒吼起来:“笑什么笑,给我严肃点!哼!”让刚出门的两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原本激动不已的嘉崎转身看到酒后,刹那间就平复了心情。

  “酿酒可以酿果酒、甜酒、粮食酒。就对不同的人来说有不同的意义,也就会有不同的味道。所以酿不同的酒的时候,你一定要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不能让你自己的心情影响酒的味道、酒的品质。”

  “比如?”

  “你喝过茶吗?如果说,茶是谦谦君子,那么酒就是烈士和壮士;如果说茶是学者,那么酒就是侠客;如果说茶是飘渺的佛道之人,那么酒就是谪中仙。”

  嘉崎一边走一边说道:“酿酒要分几个步骤。首先,你要选取酿酒的原料并且进行粉碎,不同的就要粉碎到不同的程度。其次,要选择配料,将粉碎的原料和配料混合在一起,例如水、糖、酒糟。然后,将混合好的东西进行蒸煮,蒸煮要求外观蒸透,熟而不粘,内无生心。蒸好以后再把它拿出来冷却。冷却完了就是拌醅,加入曲子和酒母。最后,就是将拌醅好的东西入窖发酵。发酵时间从三到五天不等,做完后就要进行蒸酒了,蒸完的酒,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些。”

  “这些都是经过处理后得到的酒?”南宫云淡看着嘉崎,感到不可思议。

  “我还以为会很简单的,没想到酿酒这么复杂,真是不可思议。”

  巴亚走过来拍着南宫云淡的脑袋,笑道:“哈哈,小家伙,你没想到的多了去了!”

  南宫云淡犹豫了一会儿,见巴亚心情似乎特别好,决定还是问一下他:“巴亚大哥,你很老吗?”

  “我当然不老啦,想我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人见人爱……”

  “可是,那你为什么还要喊我小家伙呢?只有大叔才像这样喊我的,你难道和大叔一样?”南宫云淡话一出口就发现脸色连变的巴亚,急忙朝嘉崎的身后躲去,一边躲还不忘一边弱弱的问到。

  本来在巴亚出去送酒前被奚落了一番的嘉崎此时心情也终于多云转晴,毫不客气的指着巴亚:“巴亚,没想到啊没想到呀,原来你还是和司开亚大叔一样大的人,我以前还真是瞎了眼了!竟然以为你才二十多岁!还是南宫云淡慧眼识珠呀!”

  巴亚脸色连变,一把拉过躲在嘉崎身后的南宫云淡,磨着牙说到:“小云淡呀,你嘉崎大哥还有事,巴亚大哥来教你怎么酿酒,好不好?”

  “切,事实胜于雄辩,面对事实你还不敢承认,你是不是男人?再说了,云淡已经从师于我,你拉过去教他的话,他学砸了怎么办?随缘小姐的酒店那可就砸了招牌了,你赔得起?”最后一句话说得那叫一个阴阳怪气!

  “我……”虽然的确想说些什么,但巴亚不是没脑子的人,随缘小姐这些年来虽然一直不在家族之中,但地位还是很高的,不说这些,单说她救了自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自己就不能砸了随缘小姐的酒店招牌。只不过,这个新来的小子和嘉崎两个都不是什么好家伙。

  要是让南宫云淡知道了的话估计是会吐血的。从一出生,大家对自己的评价就是好孩子、乖孩子、漂亮、沉稳、聪明、心细、善良,所有负面的形容词那是绝对不可能用来形容他的。而此时,在巴亚的心里已经对南宫云淡用上了坏孩子的形容词了。

  “那个,嘉崎大哥说的对,我还要和嘉崎大哥多学习学习呢。”南宫云淡一脸赞同地说道,丝毫不给巴亚没面子,也压根不记得自己一进来损的人就是嘉崎。

  “看到没?看到没!巴亚,你不行哟!”嘉崎心里对南宫云淡如此长脸的话狠狠的赞了一声,要不是有人看着,嘉崎绝对是要亲南宫云淡一口的。

  看到嘉崎那摇头晃脑的样子,巴亚郁结不已,不就是给你长脸了嘛,还是个小孩子说的话呢。也阴阳怪气的回了一句:“嗯,嘉崎,好好带他,云淡这么粘你,想必你很有父亲的感觉、带孩子的经验。加油啊,可不能给咱们随缘小姐丢脸了。”

  转头又笑眯眯的对南宫云淡说到:“云淡,记得好好向嘉崎大哥学习哟!有什么不会的尽管问他,放心,要是他敢不教你,我就揍他!乖!”

  受到巴亚鼓舞的南宫云淡立马兴致昂扬的对嘉崎说道:“嘉崎大哥,嘉崎大哥,你继续讲,酿酒还需要做些什么?”

  目瞪口呆的看着欢天喜地的南宫云淡,嘉崎连死的心都有了,心想,刚才自己没事嘴犯什么贱呐,这不,口都讲干了!“云淡,能让嘉崎大哥先喝口水不?”

  “巴亚大哥——”

  嘉崎一抽,连忙捂住南宫云淡的口,说:“好,我讲,我讲。刚才讲到哪里了?”

  “嗯,刚才说到酿酒的七个步骤,已经说完了。”见嘉崎又继续讲下去,南宫云淡也十分配合的回答道。

  “哦,讲到这里了,嗯。接下来,我还要告诉你的是,这只是酿酒的一个部分。”

  “一个部分?”

  “嗯,对,只是一个部分。酿酒还有一部分就是品酒。如果说你连酒都不会品的话,那么你一定酿不出好酒。品酒,可以作为一个单独的事物来说,品酒的人可以不会酿酒,但酿酒的人一定不能不会品酒!这一点你一定到牢牢记住。要品酒就要一直注意你的饮食,注意你的生活习惯,否则你将品不出酒的真正味道!”

  “真正的味道……”南宫云淡的眸子闪了一下,似乎是知道了些什么。

  “是的,真正的味道,不同的人喝不同的酒会喝出不同的味道。就是我在一开始就讲的那些。想要做到这一点,记住要不能刺激你的味觉,平时的饮品也以清水为主。休息一定要休息好,保持精神饱满。”

  南田站在一旁本来对侃侃而谈的嘉崎感到满意,这小子,才进来五年吧,就说的如此不错了,却不料最后几句话错得离谱。

  “你小子瞎说什么!品酒是门大学问,哪能像你这样三言两语就打发了的。”

  “哪里不对了?我不都说在点上了吗?”嘉崎一脸怨念的看着南田。

  “哼,我问你,怎样品酒你说了么?品酒的条件你说了吗?什么只要品酒师自己状态好就能品出酒的味道,狗屁!”见嘉崎一副说不来的模样,南田不屑的撇了撇嘴,“品酒,是要首先观察酒色,看是否有悬浮、沉淀、杂物等;其次是闻酒气,按照香气淡或浓度低的酒样先品,再品评香气浓或浓度高的酒样的顺序,然后是口尝酒味,包括鼻孔呼出的香气、回味后味等;最后便是确定酒的风格、酒体和个性等。这些步骤合起来就是‘一看,二嗅,三尝’。”

  嘉崎一听,就知道自己犯了面前这个爱酒成狂的人的忌讳了,但也的确是受教了一番,便低着头一副忏悔样。

  “原来如此……”听了南田的话,南宫云淡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轻轻地点了点头。

  眼看南宫云淡陷入了自己的思考和理解中,嘉崎也是一笑,心里对南宫云淡的理解力赞叹不已:“好了,酿酒的大概内容就这么多了,其他的就是需要你的经验,从明天开始你就跟着我酿酒吧,一步一步来。”

  “好的,谢谢嘉崎大哥!”

  天色也暗了下来,嘉崎第一次感到疲倦:“好了,我们先去吃饭吧。跟你讲这么多,我肚子都饿了。”边说边带着南宫云淡朝厨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