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挑衅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绽放!漆黑之花。第一卷逃不脱的命运第十二章挑衅

  好累啊!好不容易,礼拜六,想睡一会都不可以,硬是给从温暖的被窝里拉了出来,拉就拉出来了,为什么还要陪她逛街,衣诺黎!我恨你!凌慕心里画着圈圈,一脸疲倦的给拉着走在大街上。

  NDJ,CZ市的中心地带

  “呐,慕慕,看呐,这个挂件好看么?”衣诺黎拿着一个蝗虫的挂件,走到凌慕的面前笑着,献宝似得给凌慕看,凌慕伸手准备接过来的时候,一只皮肤雪白的手抢过挂件,看着他们俩个人,她甚至不给凌慕丝毫的反应时间,手上燃起,一团蓝色的火焰,挂件瞬间化为灰烬,这种大庭广众下,竟然用魔术:“中三阶的人都这么弱么?连到基础到不能基础的使魔都无法分辨了?”

  衣诺黎看着挂件化为灰烬,却丝毫不对她的手法感到诧异,只是有点怒气的瞪着她,怒吼的说出了几句话:“卡莲·奥尔黛西亚!你是故意的对么!如果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衣诺黎握紧着拳头,发出咔咔的声音,慢慢的像着卡莲走去,眼前的少女,却丝毫不为所动,甚至连一丝表情都没有出现,凌慕看着即将失控的衣诺黎,上前拉住她:“衣诺黎,注意影响,好多人在看着呢。”

  衣诺黎这时候才发现,在她怒吼的时候周围围了好多人,对他们指指点点的,多数都指在了凌慕身上:“这就是传说中的撞车?”

  “我等男性典范!”

  “妈妈,两个大姐姐为什么要吵起来?”

  “嘘,小朋友,你妈妈不会和你说的,叔叔偷偷告诉你哦,俩个女人抢一个男人,这个事你长大就能懂了。”

  衣诺黎听见这些话,心中巨震,身体像受到重击一般向后倒去,原来国人也这么八卦,凌慕拉住她,转过头对着卡莲:“那个,嗯,你是叫卡莲吧,你和衣诺黎,老朋友见面,也该找个地方好好聊聊吧。”

  “好啊,我是没什么意见哦,不过她。”卡莲的眉毛挑了挑,示意凌慕看衣诺黎那张牙舞爪的样子,怎么可能安静下来。

  凌慕拉着衣诺黎,悄悄在她耳边:“衣大小姐,如果你不想在明天的报纸上看到你的话,就消消气吧。”

  看着卡莲,愤怒的表情消了下去,必进为了这种事,没必要丢这种人,挂件还不是有多少要多少:“哼,凌慕呐,不要把我和这个女人,混在一起哦,不对哦,那只可不是女人,是只白毛狐狸,呵呵狐狸哦。”

  被叫做白毛狐狸的卡莲并没有什么生气的表情出现,大方的指着一个咖啡厅:“那就到那里去说说话吧,不过凌慕,你可要控制好你身边这只哦。”卡莲故意用这只来形容,她能想到衣诺黎愤怒的表情,带头向着咖啡厅走去。

  凌慕找了个包间拉着两人坐下,点了几杯饮品,心中思考着如何开口,来调解两人,两个人都不说话,在看看衣诺黎的表情,虽然怒色消了下去,不过为什么还是有点,那个词怎么说呢,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凌慕把眼光转向卡莲,虽然带着一个蕾丝花纹的帽子,白色的发丝还是显露了出来,金色的瞳孔,还不出任何的喜怒,一米四几的个头还不到凌慕的胸口,在看看衣诺黎,虽然没问过,但是起码也有一米七几的吧,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拿到衣诺黎手中的挂件的,也许是跳起来?

  凌慕看着卡莲,思考着怎么开口调解,腰间却传来一阵剧痛,却又不好大声叫出,只能默默憋着,眼神投向衣诺黎,意思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衣诺黎看见了凌慕的眼神放开了手,凌慕长出一口气,心中大呼,没想到平时这么人畜无害的衣诺黎,竟然也有这么彪悍的一面。

  “啊勒,白毛狐狸,不要告诉我你是来中国玩的,魔术协会,会这么空了?”衣诺黎拿着调羹搅拌着咖啡,丝毫不在意被她所伤的凌慕。

  “我哪能和衣大小姐比呢,空闲日子这么多,我来中国可是有任务哦。”

  卡莲喝着咖啡,一副贵族的样子。

  魔术协会,好久没有听到这个词了,凌慕心中感叹着,做为中三阶的凌家的家主(全家就他一个人),自从十年前发生的事,魔术协会的联系也就中断了,本来该进行魔术修行的他,却只学会了简单的炼金术,本以为再也接触不到魔术的他,却意外遇到了同为中三阶的衣家。

  “好了,白毛狐狸,我也不蠢,看在我和你一起在时计塔学习过,说吧,什么事。”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直说吧,这次被魔术协会委托,封印一个魔术师,名字是玛里奇·陆,我追了他三十三天,他跑到了CZ市,这里是衣家的势力范围,于是就想找老同学帮下忙。”卡莲放下了手中的咖啡,笑着脸对着衣诺黎,在说出玛里奇的时候,看到衣诺黎身体震了一下。

  “你是说那个猥琐,变态,皮肤白的不像人类的僵尸?如果是其他人,我也许会需要考虑一下,但如果是他,给我一点时间我会让人找到他的。”衣诺黎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咖啡,将目光中带着一丝凌厉,投向了玻璃外的大街,卡莲似乎有点惊讶衣诺黎的反应:“其实我很好奇,你为什么会这么恨他,虽然他过与猥琐,但也不会遭天谴吧,虽然我没有权利问你的隐私,不过我要和你说一声,他现在拿到了《灾厄之书》,实力绝对不会弱,而且我怀疑他有可能是规则战争的参战者。”

  “我恨他?没有,只是他太猥琐和变态这个原因让我看他不怎么顺眼,不过《灾厄之书》是不是黑魔术师用的那本所谓无限力量的那本?而且,你提到的规则战争,不是一百二十年一次的么?”被时计塔开除也是他的原因,这个理由可不能给白毛狐狸知道,不然还不得给她笑死,对于规则战争,她倒是熟悉的很。

  卡莲点了点头,同样将目光投向了窗外,突然间,她的眼角撇到一个身影,短发,皮肤白皙的不想人类的人,向他们微笑着挥手,卡莲的双拳紧握,衣诺黎观察到了卡莲的变化,衣诺黎的双手和卡莲同时砸在了桌子上,凌慕倒是给吓了一跳:“怎么了,两位?”

  两人就如同好友一般,握着对方的手:“他在向我们示威呢?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那就好好回应他吧。”

  她们也不在乎他人的目光,狂笑着,径直向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