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请不要忘记我的存在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绽放!漆黑之花。第一卷逃不脱的命运第十五章请不要忘记我的存在

  “如果,不杀了你,学姐怎么可能会原谅我,如果你不死,我怎么可能原谅我自己,如果你不死,那些死在你手里的人,怎么可能会安息,你会出现在我面前,即便是死,我也要带上你!”

  周身的黑色羽毛凝聚在手上,等羽毛消失之后,双手浮现出了两把短小的匕首,俯身,冲刺,匕首前刺,被玛里奇的剑格挡开,四把武器不断的交加,金属碰撞的声音,玛里奇却是越大越兴奋:“衣家的黑魔术,你终于也开始了,也许我们还是同道呢,黑魔术师!”

  衣诺黎并没有理会手上的武器越来越快的挥舞,玛里奇闪避一记她的攻击,剑狠狠的往在衣诺黎左手的匕首上砍去:“难道你不知道速度越快,力量越轻?”

  匕首飞了出去,不对是衣诺黎放弃了匕首,衣诺黎放弃了一把匕首换来了一次近身的机会,双手握着匕首,人撞上了玛里奇,然后迅速离去,另一把匕首留在了玛里奇的身上,心脏正中,玛里奇站立不动,猛然吐出口鲜血,一个女声:“魔术·射杀百头!”

  玛里奇的上空浮现着魔法阵,魔力形成的术,像子弹一样倾泻,凌慕看着眼前的魔术,在看着身边的卡莲,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是这个女人施放的魔术,这个魔术的威力已经超过了大型,简直可以用巨型来形容,如果不是集中一点,凌慕相信,这个魔术甚至能覆盖整个CZ市,魔术的威力过去后,地面上出现一个圆形的深坑,灰散尽,一个男人手持着书,站在圆的中央,卡莲看着眼前的景象:“怎么可能,先被宝具击中,又被刺中心脏,又被我的大型魔术击中,怎么可能还活着。”

  玛里奇站在中央,手中的武器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本黑色封面的书,玛里奇舒展了下身体,胸口的匕首也消失了:“真让我惊讶,你们尽然能够逼迫我两次使用宝具,现在的我魔力已经差不多消耗光了,也许你们只需要一点魔力就可以杀死我了,但是呐,真可惜。”

  目光看着衣诺黎:“你做出最后一击,没有倒下已经很不错了。”目光在转向卡莲:“你两次使用大型魔术,我想你能动就不错了。”在转向,他的目光在此转向衣诺黎,自己胸口猛然传来剧痛,一把银色的水银剑从背后刺穿了自己的身体,背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请不要忘记还有我的存在!”

  凌慕从他背后将短剑拔了出来,玛里奇,惨叫着,吐出一大口鲜血,倒在地上,凌慕走上前,准备拿过他手中的书,因为他看出来了,只要这本书还存在,玛里奇就不会死,在他刚刚触碰到书的一瞬间,一到黑影出现在他的身边,只是轻轻抬手,凌慕只感觉到一个巨大的力量将自己击飞。

  凌慕倒在地上,看着袭击他的人,一头白色的短发,身上穿的黑色的西装,嘴角挂着笑容:“以原罪使徒绝望之名,承认你的真名,陆源剑,并承认你的规则,你的规则定义为Wrath!”

  黑色的光芒随着Wrath的念出聚集在了一起,出现了一道黑色的旋风,旋风席卷着周围的一切,消散后玛里奇,不是陆源剑,重新站立起来,猥琐的笑声音对着天,狂笑:“看见没,这就是力量,力量的感觉真不错,小子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报上你的名字,在你死后,我也许会记得你的名字呢!”

  凌慕浑身的骨头就像散了架一样,看着走来的猥琐身影,确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我要是有一把能击败他的武器就好了,五感突然间消失,心脏律动猛然变快,脑中浮现了一把匕首的形象,这是逆光剑!手中的光华一闪,一把小巧的匕首出现在手中,卡莲,衣诺黎惊讶的看着凌慕手中的武器,陆源剑也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手持着逆光剑的少年:“你到底是谁,怎么可能召唤出逆光剑。”

  “记住我的名字,凌慕!”凌慕站立起来,身体竟然复原了,不过是借用逆光剑的力量,暂时通过魔术回到了最佳状态,一旦逆光剑消失,自己也就会回到重伤的情况,而自己的魔力最多维持逆光剑的一击。

  但是现在没有犹豫的时间了,身体向着陆源剑冲去,陆源剑像着空中丢出了几个瓶子,同样的黑色气体飘散,手中迅速凝聚起了两把黑色的双剑,匕首和剑相加的一瞬间,一声巨大碰撞声,剑如同豆腐一样被斩断,匕首向着陆源剑划去,两道身影齐肩划了过去,凌慕手中的逆光剑化作点点星芒消散在空气中,自己的身体也恢复到了重伤的状态,没有任何延迟的倒了下去。

  陆源剑转过头,身体像裂开的消防栓,鲜血想不要钱一样,喷洒,口中也吐出了鲜血,身体倒下了,血很快就蔓延在了周围,原罪使徒绝望出现在陆源剑的身前:“真看不过去呢,你就会这样死了?”

  手中抛出黑色的能量,鲜血停止了喷洒,伤口在不断恢复:“虽然能帮你恢复伤口,但是流出去的血还要你自己恢复,还有这是你们的事了,我也该走了。”

  身体消失在了陆源剑的面前,陆源剑回过头,抬手,将三个人聚集到了一起,看着被自己用魔术束缚他们:“知道为什么,使徒会叫我陆源剑么。”看

  着三个人没有反应,他也就继续自言自语:“因为,我本来就是中国人,中国魔术家族的陆家,但是魔术世界这个该死的规定,每个家族只能有一个传人,所以我过继给了同样为魔术家族但却没有后继子孙的英国陆家族,七岁的我来到了英国,我不断的修行,通过努力我进入了时计塔,自从我到时计塔的第一天,就不断的感觉有东西再召唤我,每天都给呼唤的难过,终于有天,我忍受不了了,我往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是这本书在召唤我,我杀光了它的看守人,拿出了它。”

  他从衣服中拿出了黑色的封面的书:“我知道这是本被诅咒的书,但是它带给我的力量实在太强大了,只要用它,只需要足够的灵魂和魔力,就能实现完全防御。”

  凌慕看着眼前疯狂猥琐的身影,想要反击却连一根手指都无法移动,

  甚至连到说话都无法做到,看着陆源剑,凝结出了一把黑色的剑,看着挥下的剑却无可奈何,陆源剑的身影却突然停住了,胸口爆出一断血花,惨叫这丢下了剑,凌慕看着他人倒在了地上画作星芒的陆源及和自己身前的弹孔,忽然身体一轻,人也跟着昏迷了过去,只记得在昏迷前,在眼前的大楼闪过一丝亮光。

  远处的楼层施工地上,一个男人和酒红色头发的女人,是慕容玫,慕容玫在收拾着枪,男人看着躺在箱子中的SL8,:“我们可是观战者,你向原罪动了手,你这是没事找事呢。”

  慕容玫连头都没抬继续着手中的事物:“有些事情不用管的吧,这是我做的选择,观战者的使徒,公平。”

  男人笑着站起来背对着慕容玫,站在高层俯视着下面的城市:“命运,知道么,为什么观战者只有两个人?为什么不像原罪和赐福一样多点人,说实话这样的两个人挺无聊的,而且第二个人明明出现了,可是你不让我承认规则,不过你的条件,听起来的确很有趣,所以,你说的我答应了,只希望你今后不要后悔。”一大串的话

  说完之后向着外面纵身跳去,慕容玫听见了条件,抬起了头,看着跳下去的使徒,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只是理好包裹,慢慢的走出了工地。

  (第十五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