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停留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十章停留

  冰凉的东西?好凉啊,还贴着脸,被冰凉的感觉所刺激的艾米,睁开了眼睛,电视机的屏幕亮着里传来了主播的报道:“中午好,现在由我来播报新闻,首先,关于广化桥的问题,上个月由于危险桥面的问题,所拆除,现在被质疑其设计存在缺陷。”

  迷迷糊糊的扶着沙发坐正了身体,冰凉的东西再次出现,不过这次不是贴上的脸,而是手:“早上好,艾米。”

  凌慕的声音,艾米迷糊的看着眼前的人,迷糊的看了下左右,看着冰凉的东西,是冰块?不对是冰淇淋,不过凌慕会喜欢吃这些东西?看着用来冰镇自己的冰欺凌被扔到了一边:“嗯,早上好,凌慕,我好像睡着了,睡了有点久,并且忘记了好多事情,估计是刚醒有点迷糊,这里是?”

  衣叶听到了艾米的声音,从后面推开了凌慕,上前抱着艾米:“孩子啊,你总算回来了,叔叔我可想死你了,这里,这里是我家啊,来给叔叔好好抱。”

  艾米大吼了一声,变态,挨了一个过肩摔的衣叶倒在地板上,痛苦的哀嚎着:“小艾米,叔叔这是关心你,你却这么狠的对叔叔我,叔叔我很伤心啊,呜呜呜呜。”

  艾米头一撇,坐回了沙发,也不看倒在地上的衣叶:“你这大叔的性格到是一点都没有变呢,还是这么奇怪,大叔,不要装死了,我给你泡杯茶吧,我记得你家里很多茶叶的。”

  凌慕手捂着头,他完全就是不想看见倒在地上的衣叶,他怎么爬起来了?还爬去看电视?这个大叔的性格的确有点怪呢,不是,是很怪啊,看着艾米走到了厨房,找茶叶?我记得貌似不是放在厨房的:“艾米,茶叶在这里。”

  凌慕从茶几底下,拿出了一个罐子,对着艾米摇晃着,然后丢了过去,艾米接过去,使劲的拧了几次之后,就看着凌慕,凌慕装做什么都没看见,艾米把罐子直接砸在了凌慕的头上,艾米满脸微笑的看着凌慕,一副楚楚可怜的美女,乞求这帮助的样子,但是紧接着的一句带着命令的语气破坏了整个气氛:“给我打开!”

  凌慕看着艾米微笑的样子,明明她是笑着的,可是我怎么会觉得冷,明明长了一副名门闺秀的样子,脾气却格外的暴躁,没有多说什么,凌慕只能摸了摸被罐子砸痛的头,然后在帮助艾米打开了罐子,明明都可以把一个人丢出去的力量,怎么会打不开一个罐子。

  艾米安静的泡着茶,电视机里的报道却没有停止过,凌慕听到了一条新闻:“至此,格林大厦的自杀人数,以增加到七名,据调查,和前面六人一样,没有留下遗书等。”

  茶泡的很快,艾米给凌慕满上了一杯茶,凌慕抚摸着茶杯,看着旋转的茶水泛起的涟漪:“衣大叔,你说如果人能够勉强飞行,就会迎来这样的结局吗?”

  衣叶很自觉的过来拿起了另一杯茶喝了起来,品了几口之后放下了茶杯,指着外面的天空:“过去没有人单凭力量尝试飞行,飞行和坠落这两个词是紧密相连的,可是,人飞的越往天空,就越会忽略这个事实,结果回落的死了也飞在云端的下场,不会掉到地面,就好像坠落在天空一般。”

  艾米端着茶杯,拿起了遥控器,换了个台,电视上的新闻转变为了其他的节目,也不管电视上的内容,不明所以的看着对话的两人:“呵呵,你们俩个再说什么,我完全是听的一头雾水啊。”

  衣叶苦笑了一声,看着凌慕,凌慕摇了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对着艾米说道:“格林大厦,有一个漂浮在空中的人,在她周围,自杀的人的幽灵,围绕着她漂浮着,数量是七个,不知道他们是飞走了还是坠落了,故事的内容就是这么简单明了。”

  艾米轻轻“哦”了一下,表示自己知道了,躺在沙发上:“这听起来就像三流小说一样呢。”

  衣叶看着艾米,只是简简单单的看着,眼睛之中带着不可思议的魅惑:“艾米,昨天你在我家玩了一天,很开心吧,不是吗?”

  艾米最初完全就是听不懂,可是等到衣叶说完之后,艾米的神色突然间出现了点变化,有些呆滞的说道:“是啊,很开心啊,大叔。”

  衣叶轻轻推了下凌慕,凌慕看着艾米的样子,衣叶竟然会对艾米下暗示,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今天也不早了,艾米在这里睡了这么久,也要回去了,不然她妈会担心的,凌慕去送送她吧。”

  走在街上,看着人来人往的路人,艾米拉着凌慕的手臂,回想着电视上的新闻,自杀的人真多呐:“呐,凌慕,你认为自杀是对的吗?”

  黄昏的景象真不错呢,犹豫了下,艾米的问题,看着眼前的风景:“你是想问这次的自杀事件?在此之前我先回答你的问题吧,额,怎么说呢,如果我得了致命的病毒,只要我活着,这个市的人都会死光,如果我死了,大家就会得救的话,我想我会选择自杀吧。”

  听见凌慕的回答,艾米很不满意的撅起了嘴:“你这算什么比喻啊,这种不现实的东西怎么可以当作例子呢。”

  凌慕现在有些摇摇晃晃的,这公交车,也开的太不稳定了,还是自己用交通工具的好:“也是,但是我想那是因为很我软弱,我没有勇气和胆量与全市的人为敌而活下去,所以我会去自杀,因为这样比较轻松对吗?一时的勇气和永远的勇气,哪个比较难,一目了然吧,虽然有点极端,不过我觉得选择死也是比较幼稚的事情。”

  下了车,艾米拉着凌慕坐在了一个露天的咖啡厅,要了两杯奶茶和一个蛋糕,勺子搅拌着端上来的奶茶:“接下去呢?我可是怕你口渴,给你买了杯奶茶哦。”

  凌慕无奈的看着艾米,端起奶茶闻下一下后,又放了下去,他路上陪艾米喝的够多了,都超过他这个月喝的量了:“也许这次的事件,可能当事人也有无论如何都想逃避的时候吧,这点我无法反驳,也无法否定,因为我也是弱小的人类。”

  在艾米走进自己家门的时候,回头对凌慕说了一句话:“你可是不是一般人哦。”

  这丫头,想什么呢,手机的声音?我的手机多久没有过电话了?如果不是这次手机响了,都不知道我还有手机,来电显示,艾米?按下了,接听键,艾米温柔的声音从手机里面传出来,如果光听声音是多么温柔的人啊:“喂,凌慕,忘记和你说了,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变成蜻蜓的梦,不知道是我在看着蜻蜓,还是蜻蜓就是我,总之,蜻蜓就是忙碌地飞行着,然后飞来了一只蝴蝶,虽然它拼命的振翅想要追上蜻蜓,但终久没有做到,结果耗净力气坠落在了地上。”

  凌慕静静的听着,往前走着,艾米似乎打开了什么,喝水声,这货竟然口渴了,明明在前面回来的路上喝了这么多,在衣家泡的茶也都是自己喝的,不过她睡了也好几天了,口渴也正常,不多喝点会脱水的,估计过一会还会饿,现在估计已经在拼命找吃的。

  等到艾米喝完,艾米传来了一声,尖叫,这一声太突然了,凌慕知道这是她惯有的发泄方式,但还是差点把手机扔出去:“如果像漂浮一般,振翅的话,会不会飞的更远一点呢,可是明白何谓飞行的蝴蝶,无法忍受漂浮着的自己的微不足道,所以它选择了飞行,放弃了漂浮,呃?我在说些什么呢,真不像我啊。”

  (第十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