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新月之痕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三十一章新月之痕

  衣诺黎则不带感情地回答他,却无法做到像他说话那般毫无感情,给人一种小孩子在怄气的感觉:“干嘛?”

  凌慕依旧面无表情,天生冷漠的表情也是无可奈何的,把衣叶昨天和他说的事情大概的说了下:“嗯。是关于那栋公寓的事情,听衣叶说,好像要被拆掉了。”

  衣诺黎则是盯着凌慕手中的早餐,三明治加豆奶,他绝买了不止一份,这是绝对的:“是吗,不过不是会有很多的问题吗?像是住户。”

  凌慕无视了衣诺黎的目光,虽然这只是做个样子,还是把早餐丢给了她:“那不需要担心,卡莲和我说他们有这么一个规定,魔术师的事情要由魔术师来解决,所以协会那边派人来把一切都处理好了。虚构的住户也以虚构住户的身份搬走,地下也全都烧掉,一切都弄得好象不存在一样,这就是俗称的湮灭证据吧?今天上午就要将他拆除了。”

  凌慕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说这件事情才会来到这里的吧?我没打算去看拆除的过程,凌慕应该也不会,即使如此,凌慕还是想在拆除之前,把这件事情告诉我。

  “真快啊。”听衣诺黎这认真的说词,凌慕似乎也同意,就这样,结束了有关公寓的话题。

  衣诺黎躺在床上,喝着碗里的粥,凌慕看着在不断喝粥的衣诺黎,还是忍不住说道:“不过这样一来,围绕我的事情也结束了,虽然我这次没有深入所以不太清楚,但麻烦事应该结束了没错吧?那,你从此要开始认真去学校了,不好好升级然后毕业的话,衣叶先生可是会伤心的。”

  衣诺黎则是狠狠的瞪了一眼凌慕,满脸不满的看着凌慕:“那个跟这个是两回事吧!话说回来,还不是因为你跟衣叶那种人扯上关系,所以才会惹来麻烦事。想要让我改头换面,你应该先去改头换面吧。高中就辍学的你,有权利说什么关于求学的事?”

  凌慕“嗯”地一声沉默了起来,像现在这种时候,这招可说是让这家伙闭嘴的最终王牌:“说什么没权利的,太卑鄙了。”凌慕碎碎念完后叹了口气,对话就到此结束,我终于能悠闲地度过一个早上。

  虽然今天是假日,但凌慕却哪也没去而一直留在我的房里,衣诺黎趟在床上,凌慕则是坐在地上不知道在做什么,仅仅一个月前,这副光景是稀松平常的。

  凌慕,想起了以前在那里的一个女人,她现在已经不在了,是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存在的同居人,光是她的消失,就让凌慕有些微的后悔,心中的洞无法填补,不管是多小的洞,那空洞的地方就是让人感到不快。

  这时凌慕想,光是那个女人消失就让我心情这么糟,要是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消失了,我会怎么样呢?

  在凌慕心中有欠缺的地方,但衣叶却很自以为是地说那些都是可以填满的,确实如此,空出来的洞只能拿什么东西去填满它。

  那么难道说,累积一些时间和回忆后,现在的我,把这男人当成填补我的东西?凌慕用以前应该讨厌的方式称呼她:“喂,衣大小姐。”。

  虽然过去的自己只不过是陌生人,但是我讨厌去模仿她(这里说明一下,她是凌慕的第二个人格,第四卷会详细解说的,这里只是暂提一下)。所以籍由这样做,说不定能让我与过去的自己有所联系。

  但是,衣诺黎却头也不回。难得我很希奇的深入思考,这家伙却悠哉悠哉在读着小说,真是不爽,于是我简短的说:“钥匙,衣诺黎”

  “嗯?”的一声转了过来,我别过头去,伸出满是伤痕的手。很突然的,我想到了某件事:“我没有你房间的钥匙,这很不公平吧?”

  一定都是因为那个奇怪的梦的关系,凌慕知道自己满脸通红,一边像个小孩子般要求那种无聊的东西。但我想要跟这个太过平和的对象,一起度过这没有多少变化,有如螺旋的每一天。

  “啊哈?你怎么会突然想要这些,不会是想要夜袭吧!”虽然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很信任眼前这个男人的,从抽屉中找出了钥匙,丢给了凌慕。

  衣诺黎看着凌慕把钥匙塞入了口袋之后,继续在地上不知道做什么,但是自己被他打扰了,也无法继续看书下去,看了下日期,五月十四日:“凌慕,今天叫上卡莲和橙子,一起去看月亮吧,今天是五月的月半啊,月亮会很好看的,而且卡莲这阶段,一直被协会叫来叫去,不断的往返中国和英国,应该憋的也厉害吧,所以,所以一起出去玩玩吧,好好的放松下!”

  凌慕回过头,靠在床的边角上,看着地上的不明的纸牌:“你还少说了一个人,衣叔,你每次都不喜欢提到他,虽然不想过问,但是,还是带他一起去的好,就算不带他,他也会跟来的,所以,还是说下的好。”

  衣诺黎直接倒在了床上,侧过身,也不看凌慕:“算了,你安排吧,反正今天晚上出去玩玩,看看月亮,顺便,你把该准备的也准备了吧,你也知道,虽然我伤的可是比你重啊。”

  “喂喂,你痊愈的可是比我快啊,而且,这些麻烦事都丢给我好吗?”本来还想继续说下去的凌慕,却被砸在脸上的东西,硬生生的轰了出去。

  无奈的凌慕,走往了客厅,卡莲和橙子,两个人到是都在,这样到是少了不少事:“呐,卡莲,橙子,今天衣诺黎说要出去看月亮,你们知道,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卡莲听见要出去,三个字,双眼冒着星星,一个个在点着手指:“月亮的话就是月饼,鹅肝,烤卤猪,叫化鸡,还有还有额,怎么想不起来了,对对卿鱼舌烩熊掌。”

  全是吃的!真有她的风格,看着卡莲满脸期待的表情,无奈的叹了口气:“好吧,这是你想吃的?除了月饼之外,都是肉啊,你当心变胖,其他的也许还能弄到,不过熊掌什么的,那东西是不能吃的,是犯法的,橙子你呢?有什么想吃的吗?”

  橙子盯着电视,拉过还要开口的卡莲,塞了点薯片进她的嘴巴,堵住了她还要开口说的:“你问的不是需要准备的吗?怎么变成,直接问要吃的了?而且,这孩子,要控制,不然真的会变胖的,赏月的话,准备点茶点就可以了,需要的心情,安闲与恬静!正如东坡居士所说:“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耳!”大概就是这样。”

  大概就是这样吧,按照卡莲想要吃的准备了一部分,又去找了衣叶要了车,不对,还拉了衣叶一起去,准备了一些野营的用具,结果晚上。

  衣诺黎看着眼前的营地,一张桌子,如果只说这个是正常的话,周边的一切都是不正常的,架着一头猪火苗在不断跳动的火堆,周围的烤炉,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菜市,这是烧烤!野外烧烤加野营!

  衣诺黎一手扯过凌慕的耳朵:“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嘛?我要的是赏月,不是野营,还有那头再烤的猪,是哪里来的?”

  卡莲从衣诺黎的身下钻了过来,拉开了衣诺黎,抱着揉着耳朵的凌慕:“哇哈哈,凌慕,你是在太棒了!我想吃的,你竟然基本上都准备了,真是太棒了!”

  衣诺黎抬了口气,看着围着凌慕绕圈卡莲:“原来是你,算了凌慕,你看这个月亮觉得怎么样?”

  凌慕按着自己随口编了几句,鬼扯了出来:“水凭冷暖,溪间休寻何处来源,咏曲驻斜晖,湖边风景随人可月自圆缺,亭畔莫问当年初照,举杯邀今夕,天上嫦娥认我不。”

  藤木橙子端着装有烤肉的餐盘来到了三人面前,叉子指着天空中的月亮:“其实这轮月亮是新的,是新月哦。”

  慕容玫同样走了过来,她盘子里的很多都是素的,基本上没有荤的存在:“没错啊,橙子说的没错啊,这轮月亮的确是新的,不过比起月亮,新的是周围的女人吧,不错不错,又多了好几个。”

  慕容玫?她怎么也在?背后又遭到一次重击,这力道,不会错的,艾米?女声从凌慕的背后传出来:“凌大帅哥,真是很不错呢,很幸福呢。”

  她的目光绝对不是什么善意的目光,衣叶呢,衣叶怎么不见了,这绝对和他有关!衣叶缓缓的走到了凌慕的面前:“呐,少年,反正,你准备了这么都,我看你也吃不掉,就多找了两个人过来一起玩玩吧。”

  “凌慕看月亮,貌似月亮上有东西。”阿尔托莉雅?她也在?衣大叔倒也强大,这都能给他找出来,不过多亏了阿尔托莉雅一句话,凌慕才得以逃出升天啊。

  凌慕率先举着手,看着月亮:“嘛,看,月亮上,有新的痕迹,新月之痕吗?”

  (第三卷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