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你是谁
作者:佑城西      更新:2015-06-26 17:36      字数:0
  (一)霜隐残雪

  “永恒之塔的秘密?到底是什么东西呢?我们这次的任务就只是探索这个东西而已嘛。为什么杀手组会有这种任务呢?”

  霜隐残雪的速度并没有像一开始那么快了,一来是已经走了一个晚上了,因为现在东方已经出现了一抹鱼肚白。二来刚才那个人的话使他想了很多。

  “咦,怎么回事?”

  霜隐残雪到了一个分叉路口,一条通往丛林的最深之处,另一条则通往永恒站所。本来,那是毫无疑问的事情,霜隐残雪会直奔这通向永恒站所之路,可是到了这个分叉路口,霜隐残雪的身体内的晶气突然有些翻腾起来,身体感觉有些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冥冥之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在牵引着他向那丛林深处走去。

  “可恶,到底怎么回事啊?哼!既然你想让我过去,那我便过去吧,我倒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二)魅若水

  “三年零二个月十五天了,我已经被关在这里这里整整三年多了啊,那群该死的道士敌不过我竟然用着极晶阵法困住了我。没想到这个破地方还有这么一个大阵,早知道就不陪他们玩了,呜呜呜,姥姥,烟紫姐姐,我好想你们啊!”

  (极晶阵法,一种远古留存下来的对魔兽特别有效的阵法,其启动之前需要建造过多的东西,较为繁琐,所以往往需要将魔兽引入其中才能将其困住。对人却是没有什么效果,但是外界之人想要破开的话是相当麻烦的,有一种方法可以轻松破开这个阵法,那便是用极晶体质的人的晶气通入阵法,便可打开。)

  (极晶体质:元素大陆之上有极个别的人拥有这个体质,这些人拥有自身属性最精纯的晶气,修炼起来也比别人更快,而且他们往往拥有很强的爆发力。或许上帝是公平的吧,这些人往往命不长久。总共有五种极晶体质,分别是九阴魄寒体,九阳焚炎体,九雷玄天体,九风翱天体和九地厚尘体)

  “极晶体质的人本来就极少,而且还都是群短命鬼,就算有,也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跑到这种鬼地方来啊,难道我真的要关在这里一辈子吗?今年可是要进行幻变仪式的啊?错过了可就不能够幻化成人形了啊!”

  (三)霜隐残雪

  霜隐残雪发现这一带附近似乎曾经发生过一场剧烈的战斗,不过这场大战应该是是在好几年前了,很多原来的创伤也已经被新的树木覆盖着。

  “咦?为何此处的树木会比别处的特别茂密呢?”

  霜隐残雪拨开了那堆茂密的枝叶,霜隐残雪本来也不会这么无聊,那是走到那个地方之后,似乎身上那股子反应更加剧烈了,但是拨开之后,却发现了

  那是一座看是去很古老的阵法,阵眼分别是四根石柱,石柱并没有比树木要高,在这丛林之中有那么一座阵法还真难以令人发现。

  更令人奇怪的是,阵法之中没有什么很古怪的东西,只有一只很小巧的银色的小狐狸。

  小狐狸似乎很累,一开始趴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连霜隐残雪来了也似乎只是瞅了一眼。

  那只银色小狐狸的皮毛很是光亮,而且是和霜隐残雪长袍的颜色一样。更主要的是它的那种不理人的态度令霜隐残雪觉得大为可爱,便想上去抚摸几把。但是,他似乎忘了一件事,那边是阵法的问题。

  就在霜隐残雪的手快要触摸到那只银色小狐时,突然一股子力量把他的手给弹了回去,接着,在小狐附近亮起了一堵堵光壁。小狐似乎对这件事情早在预料之中,并没有什么动作。

  但是,光壁突然剧烈的颤抖起来,仿佛感应到了什么一样。

  霜隐残雪猛然醒悟这里还有一座阵法,心里暗骂自己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会忘记,还好并没有惹下什么大麻烦。

  正欲转身离去,突然感觉自己身体内的晶气开始到处乱窜,而且自己体内一些不知名的力量也开始了蠢蠢欲动了。接着,自己的头开始痛了起来,整个头快要爆炸了一般。

  霜隐残雪经受不住,开始在地上打起滚来。

  这是,原来那一只一动不动的小狐开始站起来了,双眼急切的盯着霜隐残雪。但很明显不是担心的眼神,而是

  就在霜隐残雪以为自己快要死掉的时候,那种刻骨铭心的痛突然消失了,霜隐残雪慢慢的站了起来,握了握自己的手,感觉自己仿佛比起刚才,力量更加的浑厚了。

  霜隐残雪看不见自己的脸,当然发现不了自己此时的双眼已经变成了蔚蓝之色。

  他没有看见不代表小狐没有看见,小狐狸先是一愣,接着,便似乎看见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一样,开始手舞足蹈,虽然它手脚都是一样的。起来,接着,便朝着霜隐残雪吱呀吱呀的乱叫。

  霜隐残雪对小狐狸态度的变化感到有些纳闷,但是因为这座阵法的缘故自己也没办法把它救出来,虽然感觉有些遗憾,但再三思量还是决定继续赶路。于是便转身欲走。

  小狐狸看见霜隐残雪似乎要走,便急了起来,更加凄厉响亮的叫声响了起来,甚至开始一下一下用头撞击那光壁,一次又一次的跌倒在地上。

  霜隐残雪看见银狐如此模样,终究有些于心不忍,便又往回走了。

  走到光壁的面前,蹲下身来,仔细看着的面前的这只漂亮的小狐狸,发现这只小狐狸居然流下了几滴泪花。霜隐残雪心中喜爱之情更加。

  “看来你是真的很想出去啊,可是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帮到你啊。”

  小狐狸似乎听得懂霜隐残雪的话一般,举起那漂亮的爪子指了指一根石柱,接着跑到那根石柱旁,用它的爪子贴着石柱。

  霜隐残雪也走到那根石柱旁边,把自己的手贴到石柱上。

  “是这样吗?”

  小狐急切得点了点头。

  当霜隐残雪的手贴到石柱之上时,石柱上突然发起光来,接着,霜隐残雪感觉自己的晶气一部分向石柱流去,接着石柱开始发起光来,随着石柱的发光,那四周的光壁也开始暗淡起来。过了一小会,霜隐残雪感觉自己的晶气不再向石柱流去,石柱也不再发光,便有些不解,望向小狐。

  小狐狸此时似乎很是激动,用小爪指了指另外一根柱子。

  霜隐残雪莞尔一笑,便朝着另一根石柱走去。

  当向最后一根灌输完晶气之后。那个光幕突然颤抖起来,接着便缓缓的消失了,阵法居然就这么简单破开了。

  银狐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居然愣在那里。当霜隐残雪的手摸过来时才反应过来,似乎还有些不大情愿,但是由于是救命恩人,所以还是没有抗拒。

  小狐狸的皮毛很是顺滑,霜隐残雪蹲下身来抚摸着它的头。忽的发现小狐狸似乎有些不大乐意,略微有些错愕。

  “小狐,你愿意跟我一起浪迹天涯吗?”

  小狐狸低下头来,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突然,它似乎想到了什么,便缓缓得摇了摇头,虽然幅度很小,但是被霜隐残雪给看见。

  霜隐残雪没有说话。片刻之后,他抬起了头,朝阳把它柔和的光线投射在这个帅气少年的脸上,忽然,他轻轻一笑,笑的很是洒脱。

  “你不跟着我是对的,我是一个连自己都保护不好的人,又怎么能够保护好你呢,你跟着我也只会受苦。去吧,去追逐你自己的自由吧。”

  说完,便再次摸了摸小狐狸的头。接着,便转身朝着原来的方向,缓缓的走了回去。

  小狐狸目不转睛得盯着霜隐残雪的背影,似乎想要把这个人的样子永远的印在心里。

  早晨的光线已经透过树叶了,霜隐残雪也已经走远。小狐狸朝着霜隐残雪离去的方向再次看了一眼,终于转身离去

  既然不舍,又为何不追他而去。

  (四)魅若水

  “似乎有一个人走过来了,算了,就算有人来又怎么样?总不会是极晶体质的吧?”

  “这个人的眼睛好漂亮啊,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心理有什么很大石头压着吧算了,还是继续睡我的觉吧。”

  “他还真是太太天真了,明明有座阵法在这里,还这么冒失的闯过来。”

  “奇怪,他怎么突然发起疯来,咦?他的眼睛怎么变成蓝色了?该不会是哦!天呐!我不会真的这么幸运吧?”

  “他想要走?!不要走啊,你走了我怎么办,你不要走啊!”

  “他回来救我了,没想到他还是蛮有爱心的嘛。仔细一看他还是很帅的嘛!”

  “人家好歹也是女生啊,不要随便乱摸人家!”

  “他在问我要不要跟他走唉?他救了我的命,我跟随他也是应该的,可是,姥姥和姐姐还在等我吧,而且,还没有参加过幻化仪式,等忙完了再来报答他吧。”

  “原来男人笑起来可以这么的好看,可是笑容下的忧伤我还是看的见,不知道你的名字,嗯,你眼睛是蓝色的,就叫你蔚瞳吧。”

  你的双眼告诉我你的哀伤,让我怎能忍心让你独自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