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不知是雪玲还是刘天的,一滴泪珠落下,滴在了刘天被冻结的手掌之上,冰块瞬间溶解,刘天手中的遥控器也脱手落在了地上。

  龙谦见状,还以为刘天已被雪玲制服,大喝一声:“可恶,遥控器我来!”说完一个翻滚,一个鬼之拉伸,便将遥控器拉到鬼手中。可谁知先前早就接到雪玲命令的占晨,此刻施法完毕,只见身体四周无数个血影归位,在他身边,正安静地躺着二十来个支离破碎的遥控炸弹。

  “完了……”龙谦心底一沉。

  目前占晨也是气竭力尽,没有收到雪玲对龙谦发动进攻的命令,倒乐得休息,可是当他看到刘天扑在雪玲怀中而雪玲正默默流泪时,当下大怒,以为自己的主人收到了欺侮,大喝一声:“主人小心!”便迅猛朝刘天攻去。

  雪玲被占晨这一叫一下子失神,不自觉却将刘天从怀中推了出去,刘天即将向后倒下,占晨也快攻到刘天身后,眼看不是重伤就是陨落,雪玲回过神来,欲拉回刘天也是来不及了。

  “妈的!”龙谦想拦住占晨,却苦于自己体内的鬼力早已枯竭,能维持鬼武者的状态已是十分艰难了,谈何去救下刘天。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一道光束闪过,将占晨弹飞,随后托住刘天,驾到了龙谦的身旁,龙谦接过刘天的身体,只见那道光束渐渐化为了一个人形,看清楚后,龙谦不禁惊叫出声:“鬼王大人!!”

  “鬼王?!”雪玲秀眉一皱,随即化为点点白光消失,被弹飞的占晨见状,也是飞奔狂吼着沿楼梯逃离医院,追随主人去了。鬼王也没有追赶的意思。

  “多谢鬼王大人救命之恩!”龙谦放好刘天的躯体后,正要向鬼王行叩礼,却被一股柔和的劲道托住,并且一道光束从鬼王手上射入龙谦体内,帮助龙谦滋润与恢复身体的损耗。

  “龙谦,鬼匿珠在你身上?”鬼王替龙谦疗好伤后,却也是言简意赅,直接道明来意。

  龙谦对鬼王素来尊敬,恭敬地回答道:“是的,鬼王大人。可是怎么也无法将其拿出。”

  鬼王点了点头,光手一扬,只见龙谦的鬼手顿时绿光大盛,一颗珠子从在光晕的衬托之下缓缓升起,正是鬼匿珠。

  “鬼王大人果然强大。”龙谦心中惊叹。

  鬼王只手一挥,鬼匿珠便被他收走了。龙谦想起鬼匿珠曾经救过自己一命,自己竟然如今还不知道其具体的功效,不觉有些失落。

  “龙谦。”鬼王饱经沧桑的声音将龙谦从思绪中拉回现实。

  “啊?鬼王大人,有什么事?”

  鬼王也不多言语,光手按在了龙谦额头,一束光芒从手上直射入龙谦脑中。

  “这是……”龙谦脑海中浮现出了一系列信息。

  “鬼匿珠本是冥界至宝,而今你将它寻回,是立了大功。我传你一招鬼武者的招数绝学:‘千鬼百浪斩’。”

  “鬼王大人,你本就对我有再造之恩,我帮助冥界都是应该的啊!”

  “我帮你并不是图你报恩。你为冥界立功是另一码事,二者不可混为一谈,龙谦,我只希望你好好领悟这绝技,将来凭借其维护属于自己的信念。”

  龙谦对鬼王肃然起敬,坚定地说道:“鬼王大人,请放心。”……

  “好了。”十分钟后,鬼王传艺完毕,嘱咐了龙谦一些在人间多加注意的地方便化为点点星光离去了。

  “唉。”龙谦叹了一口气,退出了鬼武者状态。转过身来,忽见先前晕过去的刘天已经坐起。

  “刘天,你醒了!”龙谦大喜。

  刘天轻轻用手揉了会太阳穴,用一如既往的平淡语气说道:“发生了什么事?我们现在看样子不在天堂。”

  龙谦把经过大致简略叙说了一遍。

  “原来如此。”

  “唉,这次我们又中了那该死的魔使的诡计了,她设计的可真好啊,要不是鬼王大人出现,恐怕我二人就交待在这里了。不过话说回来,那女孩子也不像坏人啊……”

  刘天冷笑一声:“别太高看自己了。这次她设计恐怕不是为了杀你。”

  “什么?”龙谦疑惑。

  刘天似乎很疲惫,也不远过多地解释:“她恐怕是想借你之手杀掉那个怪物吧。”

  “你说占晨?”

  刘天眼皮耷拉着站起,冷冷地说道:“我走了。”

  “喂喂喂,大哥,你说话说清楚好不好?”龙谦看着刘天那渐渐远去的楼梯,有些抓狂地挠了挠头。

  龙谦在看看四周的狼籍,不由皱眉,好在鬼王不久就会派人来妥善处理。

  这时,一道呻吟声传入了龙谦的耳中。

  “?”龙谦当下警惕,但他仔细聆听后,却发现那是人类的声音。

  一个房门兀地被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年。当他迈出第一步时,便向前倒去。

  “嗖!”龙谦闪到少年身前扶住了他,目光若有所思……

  医院门口,王嫣然焦急不安地看着玻璃大门,当望到龙谦那蹒跚的身影时,顿时担心无比,恨不得能立马生出翅膀飞到龙谦身边。

  “龙谦!”待龙谦出门时,王嫣然快步小跑娇声叫道。靠近后才发现,龙谦背上背了一个人。

  “哦,嫣然啊,对了,你看到刘天没?”

  “没有啊,他进去找你了,你们没在一起吗?”王嫣然关切地看着龙谦,龙谦心中一暖。

  “这厮又从哪里的密道走了?”龙谦心中疑惑,脸上却对王嫣然笑道:“呵呵,他走另外一个出口了。”说完将背上的人轻轻平放在了地上。

  “他是谁?”

  “医院中的幸存者,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王嫣然无法想象在那样的人间炼狱中竟还会有人存活下来。

  龙谦看了看手表,想不到这次和雪玲一搏,忘了时间,已是下午五点钟了。

  “这样吧,嫣然,你将这个少年带回冥界,他经历大劫能够活下来被我们遇见,也算是缘分一场,从他口中也许我们能够知道一些情报。”

  王嫣然点了点头,拂了拂额前的秀发,忽而有些幽幽地叹道:“一整天的兴致,就这样被搅了。”

  龙谦苦笑,觉得很对不起王嫣然,也没有什么办法补救,愧疚之下,在王嫣然洁白额前轻轻地轻吻了一下。“嫣然,对不起,以后我一定带你出来尽兴地玩一次,好好补偿。”

  王嫣然面色倏地变红,害羞地别过臻首,心中却好生甜蜜……

  和王嫣然分开后,龙谦不知为何,心中有些许郁闷,今天和那雪玲手下的丑陋怪物一战,龙谦才觉得自己的实力还是太弱,以往有些沾沾自喜的得意心理此刻也是烟消云散。

  “只怕等到李文鬼武战魂修成,旋转之剑可用,我和那个叫做占晨的怪物也只能战个平局,至于魔变之体,虽然也许有优势,但也难以击杀,何况今天那厮被我取巧略胜一筹,下次必将更加小心谨慎,他也有许多杀招没用……”想到这里,龙谦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唉,不知鬼王教我的那一招‘千鬼百浪斩’是否能够压制占晨。”龙谦一边思索着一边步入了一家快餐店。

  由于思考着在吃饭,龙谦这一顿吃到了八点方才罢休。

  “鬼王大人的这一绝招果然暗含惊人之处,细细钻研,恐怕近可力战单体,退可防御千敌。”龙谦手痒忍不住想演练一番了。

  尽管是五月一日,Y县的夜市也是人迹少得可怜,只有一些大妈大爷们摇着竹扇还在悠闲地走着。

  这时,一个身着白大褂,戴着口罩的中年妇女出现不由分说地就拉起龙谦的臂弯朝一个方向走去。

  龙谦一惊,回过神来时已经被拉到了一处摊位前,中年妇女硬是把他摁在了凳子上,对面坐着一个面色阴沉的中年男子,中间隔了张桌子。

  “这是干嘛?”

  “小兄弟,看你面色不好,想必牙齿有疾,洗洗牙吧。”中年妇女的语气意味深长,龙谦这才看清在摊位旁还摆着一块牌子,上面两个满是灰尘和污垢的“牙医”大字。

  “洗……洗牙?”龙谦想到自己的牙口也不干净,时时会隐隐作痛,便答道:“那好吧。”

  中年男子听闻大喜,一改阴沉脸色,谄媚地说道:“那好,现在开始吧,小兄弟。”

  中年男子拿起工具在龙谦嘴中开始鼓捣,弄了半天,龙谦却发觉他给自己使用的哪里是什么消毒药剂,分明是醋,当下心中恍然。

  弄完后,中年男子嘻嘻笑道:“嘻嘻,小兄弟,弄好了,保证你这牙口二十年都不会有什么问题。”龙谦心中却冷笑。

  “那么,多少钱?”

  “嘿嘿,不多不少,一千元。”中年妇女说道。

  “什么?洗个牙,你要我一千元,你还不如去抢算了。”龙谦大声呼道。

  “小兄弟不知,我们给你用的消毒水可是国际进口的,贵得紧啊,况且你自己刚才坐下来情愿被我们洗牙,那也是同意了这个价格的呀。”

  “国际进口?哼,醋也拿来骗我?我却也是被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强拉来的,还说什么情愿!”

  中年男子见龙谦不肯拿钱,脸色渐渐冷了下来。“这么看来,小兄弟是不愿付钱了。”

  “你又能将我怎样?”龙谦嘲讽地说道。

  不知何时,两个有着雄健肌肉的壮汉代替了先前中年妇女的位置,站到了龙谦的身边。

  “哟,家什置备的还挺齐。”龙谦毫无惧色。

  中年男子心中见龙谦一副从容的样子也是狐疑,但左思右想也摸不清对方的底细,一时间却不敢轻易给两个壮汉下令。

  倒是那个中年妇女冷冷地说道:“把这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打一顿,废了一只脚,然后搜搜身上有没有钱。”

  龙谦见这妇女竟然如此狠辣,心中戾气大升。

  两个壮汉扭了扭脖子,摆起拳头,在他们眼里,龙谦这个细胳膊细腿的小子根本不会是对手。

  “既然那么想死,我也不介意送你们一程。”龙谦冷冷地说完这句话后,两个壮汉顿时只觉眼前一花,随后就失去了只觉。

  一旁的中年男子和妇女却是看得真切,两个壮汉的脖子竟不知如何被龙谦整齐斩断,由于龙谦出手的速度实在太快,是故那两个人连痛苦都没感受到就死去了。一股凉意从中年男子脊背处冒起。

  “这倒是便宜了两个打手。不过,接下来就不是那么简单了。”龙谦嘿嘿笑地看着中年男人和妇女,眼中一道绿光闪过。中年妇女别看一开始盛气凌人,但其生平哪里见过如此血腥,残酷的场景,当下双腿一软,跪了下来。

  龙谦看向中年男子。“大……大爷,饶命啊!!!!”中年男子涕泗横流地告饶着,龙谦却看出了他想趁自己不备逃跑的意思。

  “也罢,最可恶的是这女人,我就给你一个痛快吧!”

  听着龙谦这话,中年男子心中绝望涌起,正欲飞奔逃跑离开,却倏地动不了了,下一刻,身首异处。

  瘫倒在一旁的中年妇女见龙谦杀人如同杀鸡一般,心中暗暗叫苦,不知是造了什么孽,惹上了这样的一个煞神,孰知多行不义必自毙。

  “现在就剩你了,垃圾。”

  “大……爷……饶了我……”中年妇女极力用轻柔的声音说着,龙谦却感觉没来由地恶心。

  “你用这法子骗了很多人吧?”

  “没有……啊!”龙谦随手就撕裂下来了中年妇女的左耳,“再说假话,就是你的右耳!”

  中年妇女几乎痛的要昏过去,“大……爷……我承认,害了很多人,啊……痛啊!”

  龙谦一爪攻入中年妇女的腹部,将其肾脏挖了出来,“当初害人时怎么没想到自己会有今天呢?”

  中年妇女此刻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她想昏死过去,但龙谦似乎是有意每次在自己即将昏死时制造新的伤口,让剧烈的痛苦使得她清醒。

  “啊!!!!!杀了我吧!!!!!”空寂的街道上传来撕心裂肺、凄厉的惨叫。

  “也好,最后再把你的心掏出来,看看是不是黑色的。”龙谦说着鬼手就穿入妇女心房,硬生生挖出了他的心脏,接着一爪子抓碎了这个丑陋“恶魔”的头颅。

  “蝼蚁!”龙谦随手将心脏扔在地上,站了起来,这时,他的瞳孔中一道红芒闪过。

  “你又杀人了……”龙谦冷冷地似乎在自言自语。

  “哼!那又如何?”下一刻,龙谦的表情却好像换了一个人,十分古怪。

  “这次就算了,他们是恶人,理应该死,但你还是做得太过分了些,如果下次再轻易杀戮的话,我拼着自毁的危险也要灭了你。”龙谦说完这句话后,也不再变化,恢复到了自己平日里的表情。

  “唉……”轻叹了一口气,龙谦抬头看了看天,月色如水,“今天还真是不顺啊。”一边嘀咕着,龙谦一边晃晃悠悠地朝公寓楼走去。

  打开房门,就在龙谦想好好洗个澡早点休息时,惊喜地发现一道倩影正盘腿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不是白菲菲,又会是谁?白菲菲穿了一件轻纱睡衣,手上捧着一袋零食,模样既不失妩媚,又可爱无比。

  “菲菲!”

  白菲菲臻首回转,见是龙谦,露出了一个动人的笑容:“龙谦,你回来了呀。”

  “今天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菲菲嗔怪道:“这是我家哎,再说阴使也是人,也需要休息啊,五一放一天假不行吗?”

  “行!行!”龙谦终于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那么倒霉了,原来是老天为自己和白菲菲共同相处的美好时间做得铺垫,这一刻,龙谦觉得先前所受的那些苦都值了,甚至还有些不够。

  “菲菲,你等下我,我去洗个澡,马上就好!!”龙谦手忙脚乱地撞到了一个房间的门上。

  “傻瓜,那是卧室。”白菲菲笑吟吟地说道。

  “呃……”龙谦讪讪地奔向浴室,里面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

  十分钟左右,龙谦快速地洗漱完毕,坐在白菲菲身边的沙发上。

  虽然如此,龙谦还是和白菲菲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他深怕自己此刻正在做梦,一不小心就会醒去。

  “都是人家的男朋友了,还这么拘谨……”白菲菲心里有些不悦。

  龙谦仔细端详着白菲菲那精致的面庞,不觉看痴了。

  “呆子,你在看什么啊?”白菲菲明知故问,脸上浮起了一抹红晕。

  “啊?哦,我在看你。你好漂亮。”龙谦回过神来,脱口而出。

  “讨厌!”

  龙谦这才发现说错了话,立马使出了必杀技——傻笑。“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白菲菲看着龙谦一个劲挠着后脑勺,心中好不甜蜜。

  这时龙谦看到电视里正在播放的一个节目,“金牌调解,菲菲,你怎么喜欢看这种节目?这不是给那些大妈大婶看得吗?”

  白菲菲心道:“和你在一起,看什么节目我都乐意。”但龙谦后面的那句话却让她生气无比:“好你个死龙谦,你在骂我是大妈大婶吗?”

  龙谦却好似没有听到,盯着电视屏幕惊讶地说道;“咦!今天的观察员团队中有一个少见的美女呢!”

  白菲菲汗颜,感情这小子平时也没少看这种节目。

  白菲菲见龙谦竟然称赞电视里的人而对身边自己这个大美女好似没看见,醋意大升,洋洋得意地说道:“切!有我美吗?”

  龙谦一愣,随后大笑道:“哈哈哈哈,菲菲,想不到你竟然和电视里的人吃醋,哈哈哈!”

  “谁吃醋了?哼!”白菲菲故作怒容。

  “傻瓜!”龙谦一下子抱住了白菲菲,“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最漂亮的。”龙谦轻轻抚着白菲菲的秀发说道。

  白菲菲一怔,随后也紧紧抱着龙谦,拥入他的怀中。嘴里娇声道:“算你小子还有些良心。”

  龙谦把嘴唇贴到了白菲菲那略带红晕的脸颊边,细细地看着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要是能够永远这样该多好……”语气中却带有一丝失落。

  白菲菲被龙谦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龙谦平躺了下来,将白菲菲放在沙发的内侧,双手抱着那纤细的腰肢,好想就这样抱着白菲菲睡一辈子。

  白菲菲渐渐娇喘,眼神也迷离了起来。

  “龙谦,你抱得太紧了……”白菲菲臻首靠在龙谦怀里轻轻说道。

  “嗯……”龙谦轻吻了一下白菲菲的额头,随后手放松了一些,将白菲菲的精致面庞抚到脸前,仔细端详着这张绝世容颜。

  “龙谦,我问你一个问题,你认真回答我好不好?”白菲菲用玉手拨弄着龙谦垂下的刘海柔声说道。

  “嗯。”

  “呆子,就会‘嗯’”白菲菲扑哧一笑,轻轻地吻着龙谦的嘴唇,这种幸福的感觉她好像永远都享受不够。

  “呵呵呵呵……”龙谦从来没有觉得像如今这样幸福甜蜜过,即便下一刻就此死去,也值了。

  和龙谦接吻了半个小时后,白菲菲舔了舔嘴唇,“龙谦,如果我曾经被人占有过,你介不介意……”说到后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龙谦一怔,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白菲菲见龙谦忽然出神,心中一阵酸楚,但这是二人迟早要面对的,白菲菲的眼眶还是不争气地湿润了。

  “傻女孩……”龙谦突然笑了,“你的过去如何和你现在根本没有什么关系,我不会在意的,你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我只希望你现在好好的……”

  “龙谦……呜……”白菲菲扑入了龙谦的怀里哭了,泪水中有感动,也有喜悦。

  “菲菲,我爱你。”龙谦轻拍着白菲菲的背部说道。

  “我也是。好爱你。”白菲菲哽咽的语气充满了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