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六月十日的清晨。

  “那么,之所以把大家召集在我的私人会议室是为了综合最近这些日子小队中通过任务或各种各样手段所收集到的情报并将其加以整理。”刘天抬了抬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那个,刘天,雪玲她人呢?”刚刚从飞艇上下来没有休息多久的鬼武者龙谦举手提问。

  “你浪费宝贵的提问时间就是为了问这些无聊的问题吗?”少年的语气虽然平淡,但严厉的责备之意却十分明显。

  “不是……呃……”

  “算了,看在你也为小队带回不少情报的份上,我就把那女人的行动告知作为回报吧……”

  “喂喂喂……那分明是你的女人啊……还有,哪里会有人把一个花季少女称呼为‘女人’的……”鬼武者小声嘟喃着,但这份不满也只能偷偷地藏在心里。

  “鉴于雪玲的身份特殊,所以其暂时无权参与我们鬼武者小队的内部会议,我让她为待会儿的休息时间准备咖啡去了,虽然那女人有些不满,但目前她处于被我照顾的情境下不得不支付一定的劳动以作为继续居住下去的报酬。”

  “你还真是刻薄啊……”田欢和龙谦一样,也只是小声嘀咕着。

  “首先这次由龙谦所带来的情报经过我的整理,其中最重要的便是这个人物……”刘天摁下了电脑旁的一个蓝色按钮,一块巨大的电子荧幕在少年身后落下,上面显现出了一张有着妖异面孔少年的照片。

  “呃……这个家伙,哪里搞来这种照片的……”

  “亚威,魔武者,虽然表面上我们可以这样称呼他,但经过我的分析,他的身份绝对不止中级魔武者如此简单,从袭击飞艇与策划宣战两次如此重要的破坏活动都交由给这个年轻的魔武者来办的情况看来,其在魔族内一定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前段日子冥界也给龙谦颁布了抓捕亚威归来的任务,但多次的事实表明,单凭个人的力量就想深入的了解这名魔武者,可能性已经降到了一个极为低下的程度,所以我也向冥界提出了退还任务申请,因此龙谦,你以后可以不必再在抓捕亚威的事情上浪费时间了。”

  “这是在夸我还是在讽刺我啊……哦!知道了。”

  “再来,龙谦此次飞艇护送的收获之二便是了解到魔族开始与其它多个种族联合,目前所知道的粗略情报大致为狗头人族、吸血鬼,关于这点也向冥界高层方面提交了书面报告,希望成立专门的调查小组,毕竟事情一旦处理不好,鬼、魔之间的战斗就会波及世间的整个种族生物,造成地球的全面毁灭。”

  “现在的状况不基本和这样没什么区别了吗?”王恒叹了一口气。

  “唉……全面战争,又不知道要死多少的生灵。”和龙谦一样没有休息够就赶来的秦岚却无法做到像鬼武者那样时刻保持着精力的充沛,玉手支撑着额头疲惫地坐在靠椅上,少女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显得很不好。

  “大局观我们小队就少管一些。龙谦飞艇之行所带来的情报大致就是如此,接下来是我和雪玲通过前些日子的一次行动得到的一个更为重要的情报,现在还没有上报冥界,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我也希望这个秘密只有小队中的成员知道。”

  “什么啊?刘天,你和雪玲的关系在这次任务内有进展了没有?”田欢打趣似地说道,但当那对冷冰冰的目光注视过来时,内心中的不安促使他说出了下面这番话:“好吧,当我没说,请继续。”

  “任务的具体内容十分简单,便是去侦察一个地方的魔力波动来源,但就是以这个不起眼的小事件为契机与线索,引发出了一件谁也想不到的惊天秘密。那便是,人间已经出现了改造力量注入的事情了。”

  “改造力量注入?什么玩意儿?”

  “说的太多你们也不会很懂,我就简短地阐述吧。所谓改造力量注入,通俗一点来说就是把魔或者鬼等自然界中各种奇特的生物力量或异能注入到普通人类的身体上以期获得特殊能力的转移,就像电影里看到的美国那些超级英雄一样,只不过那些和现在人间从事这方面研究的人比起来确实是小打小闹、小巫见大巫了些,电影里所说的大多数为改变基因结构或生物分子构造,获得的也都是一些自然界中和人类不同的生物的异能,可谓是取长补短,异能的能量本质并没有发生改变。而现在人间那些家伙所在做着的事便是将强大的异能量与人类的生命本源融合,从而开发出新的强力能量本源,一旦成功的话,对比于普通的生物改造强于普通人的素质比例为两千比一。换句话说,就像是火这种能源,用在生物普通改造方面就像是光拿火去烧饭,而开发新的能量本质就可以说是把火的无限种用途全部给开发出来,不光是烧饭,甚至于取暖、发电、焚毁等一系列延伸性用途。”

  “好……深奥……”这是众人脑海中第一时间的相同想法。

  “那么……知道这些……到底应该怎么办呢……”龙谦有些口吃地说道。

  “如果你们听到我已经得到一份这方面的有关资料的话,就应该拍手欢庆了。”

  没有冷脸少年想象中的小队每个人的举手欢呼,基本上都是一脸的茫然。

  刘天摇了摇头:“还是无法理解吗?我说的已经够简略了。”

  “呃……确实……”

  “那么你们只需明白我可以利用这些知识开发新的武器为即将到来的战争提供帮助这一点就可以了。”

  “啊?刘天你是说又在研发新的秘密武器了?”

  “可以这么理解。”

  “对了,那你原来说的那个超级武器完成了没?”

  “因为最近在研究力量传输的事,所以还剩下百分之二十左右的进度,缺少的零件还是太多,不过我已经和你的女人白菲菲商谈过了,她答应都会帮我弄到的。”不知是否为了出于报复,刘天这样说道。

  “喂,什么叫我的女人呀……刘天,拜托你说话不要那么直白好不好……”

  “这样说她依旧还是你的女人,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好了,现在大家先休息吧!”

  “咖啡来喽!!!”似乎早就在门外准备好了,雪玲清脆的嗓音沁入在场每个人的心脾,真让人无法相信她是凶狠、残暴的魔族的魔使。

  “谢谢了,呵呵。”微笑着从少女手里接过闻起来香醇无比的咖啡,龙谦注意到了跟在其身后一个长相动人清丽的女孩。

  “这是……”

  刘天走到鬼武者身边冷漠地说道:“她就是我先前所说任务里的魔魂,名字叫金小爱。”

  “哦。”

  这时雪玲也已经派发完了咖啡,走到了对话着的二人身边,少女金小爱有些胆怯地躲在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雪玲身后:“小爱她真的很乖巧呢……”雪玲把事情的具体情况述说给了鬼武者。

  “原来那个暗号FT的意思是英文FATHER也就是父亲这个单词的简写,小爱的心上人就是一直疼爱着她的父亲,真正的含义便是要永远陪伴在其身边,照顾父亲一辈子。死刘天,一开始就知道了后面才告诉我。”

  “原来如此,真是一段感人的奇遇啊!”龙谦感慨道。

  “狗血罢了。”平静如水的声音。

  “刘天,我现在真的很想揍你。”雪玲撸起袖子,露出了雪白的手臂。

  “啊……那个,后来怎样了,小爱没有去见父亲吗?”龙谦为了平息一场有发生趋势的女方单方面的暴动,赶紧转移话题说道。

  正欲动手的雪玲叹息了一声:“唉,可惜我们带小爱去那酒馆时,老伯已经离开了,小爱在再次与父亲见面之前,就暂时和我们相处一起了。不过这样也挺好的,是吧,小爱?”雪玲回身爱惜地抚了抚少女的额头,少女也露出了可爱的笑容:“嗯,只要能和刘天哥哥还有雪玲姐姐在一起,即便成为了魔魂,我也不会害怕。”

  “浪费能源而已。”刘天抛下这句话离开了。

  “这个家伙……”龙谦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要揍他一顿!!”雪玲跟了上去。

  “呃,那个……”龙谦正欲阻拦,却被一只纤细的手拉住了。

  “嗯?”回头一看,正是金小爱。

  “放心吧,龙谦哥哥,雪玲姐姐她不会真打刘天哥哥的,她喜欢刘天哥哥好久了。而且刘天哥哥虽然外表那副样子,其实是个心地很好的人,为了不让我变成血魔,是他熬了整整一个夜晚才配制出药剂的,也是他救了我并且还让我留在身边……”

  “嗯……没看出来,这小子还做过这么多好事。”鬼武者挠了挠头,随后又笑道:“不过也确实如此啊,他倒还真的很有智慧,我们鬼武者小队也正是有了他的加入后才开始变得越来越强力了。”

  “那个龙谦哥哥……我是魔物……你会讨厌我吗?鬼武者,是不是专门猎杀魔物的……”少女显得有些胆怯。

  “哈哈哈,怎么会呢?我们杀的只是那些对人类有害的魔物……”说到这里,龙谦猛的意识到自己并无法保证什么,是啊,现在鬼、魔两族正在进行战争,误伤一些无辜的生灵几乎是必然的,鬼族方面还好,虽然称不上什么正义之师,但也不会滥杀无辜,至于凶残的魔族,即便是自己一方的人,只要背叛,都是不死不休被诛灭的下场,战争,在双方的高层眼里也许不过是一场游戏、一份筹码,但对于普通的生命来说,却是拼了命处于其中挣扎着的血腥深渊……

  会议结束,大家都散去了。

  “你在干什么,刘天?”少女将头探入门内。

  “呼……不要随便进入我的办公室。”少年将一份设计图平整地摆放在桌面上,带有疲惫却依然明亮的眼珠仔细地转动着。

  雪玲轻声走到刘天的背后。

  “你看了也不会懂。”刘天淡淡地说道,左手食指敲打着桌面,右手拿起铅笔准备画图。

  “傻瓜,很累吧……”刘天突然怔住了。

  雪玲抱紧着少年的背,轻柔地说道:“不要叫我放手,让我再抱一会儿。”

  少见的,少年喉咙咽下了一口口水。

  “刘天,你记不记得要给我一个报酬。”

  “呃……现在想好,来索要了吗?”

  “对,我要你……吻我……”

  “……”

  抱着少年身体的少女能够感觉到其身体上轻微地颤动。

  “不愿意吗?那……算了……我开玩笑的……报酬的事,下次再说吧……”一滴泪水偷偷地从雪玲的眼角落下,她松开了手臂。

  就在雪玲准备离开之时,刘天拉住了少女洁白的手腕。

  “谁说不亲了……”将雪玲拉回怀中,少年嘴唇紧紧地贴了上去。

  “……”

  刘天完全不会舌头上的技巧,只是把嘴贴在对方的嘴上。

  也不知就这样亲吻了多久,刘天将嘴移离时,舔了舔嘴唇,和平日完全不同地结巴地说道:“报酬……给你了……”

  雪玲的脸渐渐通红:“嗯……那个……我走了……”

  当少女离开办公室内时,刘天重重地突出了一口气。可是少女地突然回来又不禁让他打了个冷颤。

  “回来干什么?”

  “那个……我顺便把桌子上的咖啡杯收拾走……”雪玲尽量不和少年的视线对碰。

  “……”……

  “话说回来,我想知道三个大男一起在街上究竟有什么意义啊……”龙谦看着一左一右的两个少年,带着哭腔的说道。

  “行了,难得有这么空闲的时间,小队里没有任务,大家在一起聚聚也是应该的啊!”秦岚走在四人队伍的最前面,时不时地在一处衣物展示柜前驻足,如果高兴或看上眼的话,就直接出钱将其买下,到现在为止,龙谦等三个男性每人手上已经拿着至少两个衣物袋了。

  “哈欠……我正在家里睡着懒觉呢……就被秦岚这女人给拉过来了。”田欢一脸无力地说道。

  “唉……虽说我很闲,但在这难得的假期内也想要悠然自得地好好休息一下啊……”龙谦将手中的袋子往肩上提了提,沮丧地垂下了头。

  三人之中唯一没有怨言甚至还有些高兴的就是王恒了,少年微笑地看着前方的少女开心地选着自己喜欢的衣服,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神情。

  不知不觉就逛到了午间。

  “哎呀,已经十二点了呢!那么大家就一起去吃顿饭吧。”少女看了看手腕处昂贵的女用表说道。

  “吃饭?”田欢与龙谦的眼睛忽然都亮了起来。

  “替你干了这么多辛苦的活,得好好请我们一顿啊!”

  “是,是,想吃什么就请随意点吧,我来买单。”

  一行人带着欢呼雀跃的声音进入了一家西式餐馆……

  午餐用毕,龙谦摸了摸涨涨的肚子:“真是的,不知不觉感觉Y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了呢,这西式餐厅是什么时候建成的,之前怎么都不记得有这样的地方了。”

  “那是因为你以前很少来。”

  吃完饭后,便是大家的分开自由时间了,虽然已经支出了半天,不过三个男性用其换来了一顿美餐感觉还是物超所值的。

  龙谦双手插在裤袋里朝前走着,西周的行人偶尔有些朝他投来好奇的目光,少年都以微笑回报着。

  “那么,接下来便回家里好好地睡上一觉吧。”就在龙谦准备加快步伐之时,一道凄厉地尖叫声打破了大街上午后的平静。

  “发生了什么事?”循着声音的来源望去,鬼武者良好的视线看到了少女正被一个浑身发白、赤裸着上半身、穿着一条类似于远古人类的兽皮裤的身影扛在肩上劫持着,发出呼救的明显是身影背上长相颇为清秀的少女。

  “唉……这年头干坏事的胆子也都太大了些。”

  “嗖!”人们惊异的目光再次投向突然不知从何处出现的红衣银发少年。

  鬼武者飞身一跃,使出鬼之拉伸悬入空中,选好了最快且有效的追击路线。可是下一刻,鬼武者便发现了自己的错误,因为无论自己选择多么好的路线,即将的目的地都只会有一个——身影竟然挪开了井盖、动作麻利地进入了下水道。

  “呃……这家伙,难道预感了我的行动吗?”无奈之下,鬼武者只得硬着头皮继续追击。

  虽说Y县只是一个小地方,但小水道昏暗、肮脏的程度也是严重无比。

  “真不知道那些大城市的下水道又会是个什么样子。”龙谦身体浮现出现鬼力屏障,将四周的污水与浑浊的黄雾同自己隔开。

  “嗯……看到了……喂!前面的家伙,给我站住!”

  白色的身影停顿了下来。

  走近后鬼武者才发现眼前的这个怪物有着类似于人类远古祖先的面孔。

  “进化没有完全的野人?”

  “你说谁野人?”低沉的声音。

  “啊?哦……那个……不好意思……对了,快把你肩上的那个女孩子放下。”

  “你是什么人?凭什么管我的事?”

  “我是一名鬼武者。”

  “鬼武者?哼!多管闲事的家伙。你是什么等级的鬼武者?”

  “这家伙问我等级?难不成想动手?看他也是个还有些灵智的怪物,怎么说动手就动手啊?嘿嘿,我先诈他一诈……我是最初等级的。”

  “哦?是吗……”怪物丑陋的脸庞浮现出了一抹冷笑,轻轻地将肩上的女孩放在了一处比较干净的地面,此刻女孩已经由于惊讶昏死了过去。

  “呃……呵呵,看来我们还是能够友好相处的哈,来,握个手吧!”龙谦微笑着挠了挠后脑勺,伸出了右手。

  “愚蠢的鬼武者,你想错了,我所要做的是先杀掉你,然后继续劫走那女孩。”

  “呃……”鬼武者连续后退了几步,“那个……你为什么要无故地抢人啊?”

  “哼!为了种族……奉劝你一句,以你初级鬼武者的力量,完全无法与我对抗。现在还是自杀吧。”“那我走,不管这事了行不?”

  “既然送上门来的肥肉,本地底人多摩大人没有理由不要。”怪物捏了捏拳头,发出了清脆的骨头响声。

  “哦?是吗?呵呵……”龙谦突然低下了头,“这个世界上正是有着一些老实与善良的人,你们这种怪物才活的下去啊,地底人,呵呵,今天要少一个成员了……”

  “混账,你在说什么大话?!”

  “自作聪明的蠢货,我说我是初级的鬼武者,你就信吗?”少年突然抬起了额头,脸上露出了森寒、冷厉的神色,背上也忽地现出了古铜色的巨剑。

  “你……”

  取下旋转之剑,龙谦轻松地让其在手腕旋转了一圈,接着插入了地面:“看在你没有武器的份上,我也徒手来战斗吧。”

  “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角色……”地底人心中开始轻微的慌张。

  “哼!”怪物定了定神:“不要虚张声势了,小子,接下我一招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