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作者:卑微的草      更新:2015-06-26 17:37      字数:0
  “恩……”各种不同的负面感觉袭向神经:刺痛、酸麻、乏力、疲惫,但龙谦还是冲破了那一层看似重重实则脆弱的屏障,睁开了双眼。

  “我……还没死吗?”这是一个阴暗的清晨,不知是否为老天看着眼底的悲哀而流露出的神色。

  小雨仍然没有停,滴落在地面上发出轻轻的声音。

  龙谦捂着胸口吃力蹒跚地站了起来,视线由模糊到清晰,再到模糊,随后归于清晰。

  残垣断壁、鲜血、尸体——有人类的也有死去恢复原身的鬼武者的,不过大多数应该都是鬼武者,因为毫无抵抗能力的人类早就沦为各种怪物们的腹中之餐了。

  “为什么我没有死……”龙谦努力而虚弱地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一切,费清那一剑,那一剑……

  那一剑确实没有置龙谦于死地。

  可是,这又是为什么?

  龙谦颇为头痛地看着四周毫无生气地景象,费清已经带着怪物群们离开了,自己胸口的剑也早已被拔掉,最后胜利的一定是怪物,至少他隶属的小队负责区域是如此,这一点丝毫不用怀疑。

  “难道说?费清心里头还是不想背叛的吗?”龙谦又回想起了和这个少年在一起短暂但却真诚的合作经历,那种眼神,实在不像是装出来的,至此龙谦也无法完全相信费清的背叛。

  “这个家伙,也许有……苦衷吧。”龙谦半跪了下来,虽然醒了过来,但痛疼感却越发剧烈与清晰了。

  “呜……不行啊,这样下去,还是会死掉……”忍住那种钻心地撕裂痛苦,鬼武者站了起来,在废墟中左摇右晃地寻找到了一个只毁坏掉一半、可以起到一定掩护作用的弄堂。小雨滴在龙谦的身上,那股湿气更带来了莫名的烦躁。

  “呼……”靠在有着干涸血迹的瓷砖墙壁上,龙谦闭上双眼静心默念起了天地法则,眼下他也只能依靠这个来恢复了,否则不是坐着等死,就是被魔物寻找到杀死。

  “天地法则,天地的能量……”经过一段时间的感应,鬼武者能够发觉天地里充斥着无数的怨恨与血腥,这样狂暴的能量,吸收起来也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魔族……你们到底杀了多少人?”龙谦抑制住心底涌起的杀意,咬着牙继续集中注意力恢复着,渐渐地,处于本体状态的龙谦白色的短衬衫上不再有新鲜的血液透出,少年额头上渗出的汗珠也少了许多……

  下午,天空还是一如既往的阴暗。

  龙谦重重地吐了一口浊气,身上严重的伤势总算是基本恢复了,看来天地法则使用的娴熟程度也决定了其疗伤的速度。

  “仅仅用了半天就基本好了,这个‘天地法则’还真是一样奇书,比之前疗伤的速度提高了一倍不止。”

  尽管伤势已经得到恢复,但鬼武者还是感觉浑身乏力,精神力的消耗这段时间来只增不减。

  “唉……”站起身进入鬼武者状态,龙谦一脚踢开先前自己放在弄堂口遮掩的一株倒下的人工树,看向四周的眼神带有凌厉的杀意。

  突然一声尖叫传入了少年的耳中。

  没有平日里的不耐与烦躁,龙谦带着激动的心情冲向了尖叫声的源头。

  连续几个鬼之拉伸再加上耳朵精准的定位,鬼武者很快借助一些树木与还未倒毁的建筑赶到了目的地。

  一个魔武者正步步紧逼身前的少女,少女长相十分秀气与清纯,龙谦挡下也立马察觉了魔武者的意图。

  “嘿嘿嘿,人类的小妞,陪我好好玩玩吧!”魔武者尖锐地笑道。

  在这种强烈的末世背景下,这样的事想必也不稀奇吧?

  “不要,滚开,你们这些怪物!!”少女尖叫着手中出现了一把匕首,“你再过来,我就杀了自己!”说完尖锐的刀尖抵在了白皙的脖颈上。

  “嘿嘿,那你去死好了,我不相信人类有那么伟大的勇气。”魔武者阴笑着说道,拥有着力量的他们,对于弱小者的生命向来是漠视的。

  少女闭上双眼,手掌握紧了刀柄,准备用其刺入自己的喉咙,就算是死,也不能受到侮辱。

  “很可惜,你死不掉了。”紧接清冷声音而来的是一道红影,随后少女手中的尖刀落在了地面之上……

  银发红衣的鬼武者站在少女身前,手上提着古铜色的巨剑。

  “鬼武者?”魔武者皱起了眉头,随后再度露出阴笑:“想不到这个城市里竟然还有着活着的鬼武者啊,正是稀奇。”

  龙谦嘴角挂起笑容,却没有多说,化为了一道幻影袭向对方。

  “这……好快的速度……”转瞬之间魔武者的表情便化为了错愕。

  他的心脏已被巨剑洞穿。

  “你……到底……是谁……”绿色的血液从嘴中喷涌而出,魔武者希望用最后的气力来解除心中的疑惑。

  龙谦将嘴唇靠近对方的耳边轻轻地说道:“你只需要知道,能活下来的鬼武者,很强,就够了!!”说完猛地一推巨剑,直接刺穿了魔武者的胸膛。

  “呜……”捂着胸口倒下的魔武者化为了碎片……

  龙谦将巨剑挂在背部,转身看了一眼已经惊呆了的少女。

  没有理会还处于惊讶状态中的少女,鬼武者朝着另一个方向准备离去。

  “喂!等下……”少女回过神来。

  “有什么事?”冷峻的面孔让跑近的少女心里一阵颤抖。

  “这个家伙该不会也是像先前一样的那种人吧?”她忐忑不安地想着。

  然而在细细观察了那只有冷酷与略微隐藏着的杀意时,少女暂时抛弃了先前的想法。

  “有事?”龙谦盯着怔怔看着自己的少女,疑惑地问道。

  “那个……你就是红衣少年吧?那个传说中的英雄……”

  “……”沉默。

  见对方不回答,少女以为其是默认了,“那么,请救救这个城市里的人们吧,一夜之间出来了那么多的怪物和这些……这些仿若恶魔一样的人类……”

  龙谦看着先前魔武者化为碎片消散的位置缓缓说道:“你错了,他们不是人类……”

  “什么?”

  “总之多说无益,我现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干,你自己找好一个位置躲起来吧,在这个城市被……被肃清之前……”

  “肃清是什么意思?你要杀光这些怪物吗?”

  龙谦无法回答少女的问题,也无法再继续面对那有着希望的眸子。

  “那个……我能和你一起走吗?虽然我知道这样很麻烦,但我其实是记者,我想采访一些东西……”少女说着在自己的女式挎包内翻弄着,随后找出了相机与记者证。

  “这种时候不是干这样子的事的时候吧……”龙谦不禁汗颜。

  “不是,你不要误会了,我是想给地下的伙伴们一些希望,让他们知道,至少……还有英雄存在着,有着邪恶就会有相应的正义与之对立,对吧?”

  “可惜你的这种想法永远天真。”龙谦在心中冷笑,面孔上却露出了为难的表情:“那个,实在是抱歉,我没有那么多的精力来兼顾保护你……”

  “是吗?那就算了……”少女失落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看着那清秀却落寞的背影,龙谦心里忽然颤抖了一下。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走吧……”一道突然不属于自己内心的声音从嘴里发出。

  “什么?”少女回过身来。

  “我说一起走,不过到时候可别喊累……”又是这种声音,龙谦额前已经落下了冷汗,这一刻,他的身体的某一部分竟然不受大脑、心灵的控制与支配。

  “不会的,不会的!”少女摇着头说道,赶忙小跑了过来……

  冷漠地看了一眼怀中正抱着的少女,龙谦落在一处建筑顶部后再度迅速地使出了鬼之拉伸朝另一栋楼顶跃去。

  “你到底是谁?”在心里龙谦冷冰冰地问道,对那个先前用自己的身体说话的那个声音发问。

  “嘿嘿嘿,现在这样的事情告诉你还是太早了,相信我吧,让你带着这个女孩是正确的决定,你不也早发觉了么?”

  这个家伙,居然能察觉自己的心意。

  斟酌了片刻,龙谦无法确定以目前自己的力量是否可以战胜在心里待着的神秘莫测的人物,是故暂时没有多语,只是带着闭上眼睛、似乎十分恐高地缩在自己怀里的女孩继续前进着。

  在一处废墟落地。

  女孩在落地的一瞬间就立即脱离了鬼武者的怀抱,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龙谦在心中冷笑。

  鬼武者朝着四周看了看,除了几具人类的残尸外,大概就剩下散落的碎石与损坏的各种公共器物了。

  “竟然连血都看不到,这里的魔物想必更强吧?”鬼武者目前所处的位置,正是以前白菲菲在人间的住宅。

  少女拿出相机开始了拍摄,脸上也露出了感慨的表情:“这真是一副末日的景象。”

  “Y县躲在地下的有多少人?”龙谦突然问道。

  “啊?那个,大概还剩下十万左右,主要是事发时出现了一支神秘的军队,看样子不是政府所安排的,也只有他们还有些战斗力抵抗那些怪物……”

  “应该是神圣联盟。”龙谦自顾低语着。

  鬼武者不禁自问,那么,现在应该去哪里呢?Y县如今已爆发了魔族与鬼族的大战,这一区域的形势经过自己的亲身体会也品尝到了那种不容乐观,也许不止是Y县,连四周的其它城市都是如此,回冥界总部,鬼武者现在毫无渠道,因为在自己先去被费清偷袭之时,戴在手腕上的能够与阴使白菲菲联系的手链也一并被收走了;寻找其他的鬼武者,龙谦无法保证还有更多的人像自己一样幸运。

  鬼武者看向天空,感觉如同无巢的鸟儿一般失落。

  “你在想什么?”少女将雪白的颈部贴近少年,声音带着说不尽的纯洁与关切。

  龙谦眼中闪耀过一道光泽,随后嘴角挂起笑容取下了背上的旋转之剑。

  “躲在一边吧。”一把将少女推开,鬼武者将巨剑在手中一阵挥舞,气浪以其为中心扩散开来。

  “嗖!!!!!!!!!!!!!”四周的废墟瓦砾在瞬间全部被卷起。

  无数魔物的身形现出,血红的双目与锋利的尖爪似乎昭示着即将到来的一场血腥之战。

  鬼武者双目冒着森寒的冷意,将古铜色的巨剑缓缓转到了左手。

  “吼!!!!!”顷刻之间,魔物们先发起了攻击。

  “一剑破天!!!!!”先是将剑锋直竖在身前,接着龙谦闭上了双眼,脑海里以往使用过的无数剑技与招式纷纷浮现出演练开来。

  “对了,还有那招一直很少用,就以其为引来激发出一剑破天的最大能量吧……”鬼武者心里在一瞬间升腾起了巨大的战意。

  “一剑破天啊,让我看看,我的最终绝技,究竟能到达什么样的地步吧!!!!!!!!!!!!!!!!!!!!”

  猛地睁开双眼,鬼武者眸子里的红芒促动着手腕挥出了那一蕴含无比力量的强劲剑气。

  无形的剑气在冲击着的过程中开始化为有形的巨大气浪。

  “这……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少女在一旁看着眼前鬼武者所爆发出恐怖而又诡异的攻势,彻底怔住了,眼瞳里有着异样的光芒在闪动。

  “嗖!!!!!!!!!!!!!!!!!!!”气浪席卷着扑过来的无数魔物发出了耀眼的红光继续前进……

  十秒后……

  方圆百米内,除了默默立着的鬼武者与少女外,一切全部化为虚无,无论是魔物,还是那些人类残存的建筑亦或是幸存者。

  “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一剑破天的力量么?哈哈哈!!!”大笑着的鬼武者突然口中喷出了一口血,半跪了下来。

  但是龙谦却在此刻察觉到了异常的气息。

  “嗖!!!!”刚刚发生过大毁灭的百米内不知从何处袭来了一道紫色魔气,目标却不是鬼武者而是那个少女记者,也许对方是想先将最弱的消灭吧。

  少女显然还未察觉到自己的危机,但鬼武者的身体在下一刻已将闪到了她的身前并保住其逃离了升天。

  “呜……”相应的代价便是还未缓过气来的龙谦背部硬生生挨中那道力量不小的魔气。

  “什么……”少女喃喃低语着,眼里怀有难以置信的神色。

  “嘿嘿嘿,好强力的鬼武者,想必是高级鬼手力量吧?要不然也不可能在这场残酷的埋伏中活下来了。”阴森的声音响起,随后浮现出了三个魔武者的身形。

  “呵呵……”龙谦转过身来抹去了嘴角的血迹,想必这些家伙是被自己那“一剑破天”所造成的响动引来的吧?不过……

  “也正好拿他们来试试另外一招精神攻击!!!!!!!!!!”

  看着鬼武者那有些兴奋与疯狂的眼神,三名魔武者中为首的不由打了个寒战,只凭自己三个水平一般的魔武者来对付一个看样子有着高级鬼手力量的魔武者这样真的妥当吗?虽然成功了的话的确有着令人诱、惑的奖赏,但……魔武者小头目心里总有一丝不安,尽管对方的状态看起来并不是自己这一行人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