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孤叶
作者:英歌      更新:2015-06-26 17:45      字数:0
  世界由人界与神界构成。

  神界东、西、南、北四方的天神、大天使、元素法神和魔神先不谈,故事从人界开始……

  人界四方大陆有着迥然不同的文明与修行之道,西大陆圣光神使,南大陆嗜血修罗,北大陆元素法师。

  东大陆目前则是七国争霸,荒兽肆虐的时代。能与荒兽抗衡的修行者只有一种,被称之为——天人。

  人界东大陆,正值深冬季节,地处北方的燕国更是格外寒冷。

  又是一个阴霾天,燕皇城御用训练场上肆虐着割肤刺骨的寒风。一群身着单薄却不失华贵衣衫的少年正顶着寒风伫立在广场上一动不动,而且每个少年的手上居然还都平举着重达几百斤的巨大石锁。

  这些华服少年都是些燕国的王侯贵族之后,之所以他们放弃锦衣玉食选择受这样的苦,就是因为东大陆的生存法则是强者为尊!

  整个东大陆几乎每个人都追求能够通过修行到达天人境界,走上绝世强者道路,就连诸侯各国的王孙贵族也不例外。

  训练场上,一名身材魁梧满脸虬胡的中年大汉负手踱步在少年之间。中年大汉名为李战,而立之年就已经修炼至天人四阶除级阶段,他是燕国皇室御用教头,专门负责皇室少年的训练。

  李战踱步到众少年前方,一脸正色威严对少年们教诲道:“天人修行之路异常艰辛,想要成为一名大陆顶尖的高阶天人强者就必须忍人所不能,方才可能问鼎天人之巅。好了,你们暂且休息一下,准备接下来的训练。”

  众少年听罢一阵欢呼过后便立刻将手中的百斤石锁放下,就地活动着酸胀的肌肉。这些少年在每当休息时都会对人群中一个名叫孤叶的少年不时指指点点,但脸上大多是些鄙夷的笑。

  “孤叶那个废物还在那装什么装啊,这都十四岁了都还没有进入天人境界,还有脸继续呆在这……”

  “就是,荆轲大侠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废柴儿子,我爹要是那么厉害我可能早几年就进入天人境界了。”

  “讨论那个笨蛋干嘛,你说李教头一会的训练项目是什么呢……”

  李战习惯性的向人群中扫了一眼,果然和他预料的没错,那个叫孤叶的孩子和往日一样,在别人休息的时候他仍然咬牙坚持训练,直到进行下一个项目。

  李战在孤叶的身上注视了一会便无奈的摇头离去寻烧酒喝去了。“都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可孤叶这孩子付出这么多的努力却终究无缘天人,哎~”

  此起彼伏的议论和嘲笑断断续续的传进孤叶的耳朵里,但孤叶却不闻不问,似乎他对这些冷嘲热讽已经习以为常。

  孤叶扎着标准的马步继续一板一眼的平举着手中的百斤石锁,酸痛的双臂和大腿已经开始不住的颤抖,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不断滴落到冰冷的青石地面上,最后凝成一块巴掌大的冰块。

  孤叶看上去没有理会那些讥讽的声音,但任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年仅十四岁的少年可以完全做到大人都有所不能的喜怒不形于色。

  “MD!你们这帮混蛋就笑吧,我孤叶迟早有一天会超过你们!”

  就在孤叶心中怒火中烧之时,一阵淡淡的少女芬芳将孤叶心中的火气完全平息。孤叶对这醉人的体香最为熟悉,因为这香味的主人与自己从小到大生活在一起。

  孤叶抬头用他那深邃眸子看着眼前的人,每次看到她孤叶总会忍不住咧嘴露出一排白牙。

  “小舞,你怎么来了?”

  被孤叶称之为小舞的女孩是燕国孙公主,自小与孤叶一起长大,比孤叶小两岁的她年仅十二岁就已经美得让人窒息,这样的极品美人胚子等长大了肯定是倾国倾城之颜。

  小舞的出现顿时引起了众少年的躁动,小舞的善良与美丽让皇城的每个少年都想不惜一切去接近她。可看到小舞接下来的举动,众少年更加对孤叶这个公认的废材冷眼相看。

  只见小舞从怀中掏出香帕轻轻抹去孤叶额头的汗迹,柔声对孤叶说道:“孤叶哥哥,修行之事慢慢来,千万别累坏了身子。”

  小舞的一句话将孤叶的疲惫与周围的寒风一扫而光,孤叶幸福的眯着眼睛对小舞傻笑道:“嘿嘿,小舞别担心,我这就放下休息一会。”

  孤叶最怕的就是自己惹小舞担心,所以赶忙将石锁放下准备接过小舞手中的香帕自己将脸上的汗迹擦干。

  可孤叶的手刚伸出一半却停在了半空,一只不该出现的粗糙手掌出现在了小舞的皓腕之上。

  原来抓住小舞手腕的是掌管燕国荒兽军团的东亲王之子,王虎。王虎与孤叶同龄,已是天人一阶高级阶段的他平日里嚣张跋扈,经常嘲笑排挤孤叶。这次看到他最喜欢的小舞居然如此照顾孤叶,他当然七个不服八个不忿。

  王虎直接将一旁的孤叶无视掉,抓住小舞的手腕调戏道:“小舞表妹,你看我这训练也出了不少的汗,给哥哥擦擦如何?哈哈哈”

  小舞挣扎着想要挣脱王虎的手,虽然小舞也是天人境界,但小舞毕竟是女子,而且主修身法的她力气当然比不上王虎,最后不禁嗔道:“好疼,你放开我!”

  孤叶看着小舞被王虎抓红了的手腕,瞬间双眼赤红,胸中怒火直冲天灵!龙有逆鳞,触之必诛!孤叶最不能容忍的就是看到小舞受委屈,在孤叶的准则里,任何欺负小舞的人,不管他有多强,自己都会与之拼命!

  “MD,混蛋!拿开你的脏手!”

  孤叶不知哪里爆发出的力气,他居然将身旁地上的百斤石锁一把抄起,对准王虎的面门抡砸上去,速度之快居然可闻清晰的呼呼风声。

  王虎本就一门心思在小舞身上,哪知道平日一向不爱惹是生非的废材孤叶会突如其来的爆发?尽管王虎是天人一阶,他由于大意仍被孤叶打了个措手不及。

  百斤的石锁不偏不倚的重重砸在了王虎的脸上,王虎握着小舞的手也不得不松开。仰面倒飞的王虎从破碎的鼻腔中狂喷出一道鲜红的血,被孤叶砸的倒飞出一丈开外,仰面躺在冰冷的地面上大口的喘息着。

  小舞看到孤叶并没有停手的意思,她拽住孤叶劝阻道:“孤叶哥哥不要!”

  孤叶并没有停下,在他眼里欺负小舞的人罪该万死!孤叶挣脱了小舞的阻拦,右手抡起巨大石锁对着王虎冲了上去。

  “欺负舞儿,我要让你这混蛋付出代价!”

  地上的王虎没等孤叶冲到他身边就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此时王虎显然已经进入到天人一阶的战斗形态,因为他那妖异赤红的瞳孔就是最好的证明。果不其然,王虎的周身开始出现了天地能量波动!

  “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个废物到底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孤叶面对王虎的天人战姿态毫不畏惧,现在他只想用手中的石锁替小舞讨回公道,右手的石锁对准王虎招呼了上去。

  王虎看到冲过来的孤叶,他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再强的凡人也不是天人的对手,这是东大陆人尽皆知的事情。而现在孤叶正是凡人,王虎也正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天人修行者。

  孤叶刚到达王虎身前,右手中的石锁还没有落下,就被王虎右边撩上来的一脚踢了个粉碎!

  孤叶右手中猛的一轻,随即就听到王虎大骂喝一声:“废物,这就是你要我付出的代价?”

  王虎抡起右拳,呼啸的拳头生生的砸中了孤叶的左眼。王虎的这一拳着实有着天人境界的力道,孤叶顿时眼冒金星大脑空白,只觉得身子一轻就向后飞去,最后重重的落到冰冷的青石地面上。

  倒在地上的孤叶脑袋嗡嗡直响,红肿的左眼由于过度充血使孤叶仅剩一只眼睛能够看到。孤叶接下来只是模糊的看到对面的王虎大步朝着自己走来,边走边挽起袖子露出粗糙厚实的手掌。

  一旁的所有少年就这么看着王虎向到底的孤叶走去,他们都清楚王虎的实力跟暴脾气足以要了孤叶的命,但他们没有一人前去阻拦,没有一人去报告李战。

  尔虞我诈的宫廷生活使这些少年变得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甚至还有些期待的看着孤叶接下来怎样被王虎蹂躏。

  小舞看到如此情况赶忙跑去叫李战,因为只有李战才能够救得了孤叶的命。小舞瞬间变为天人一阶姿态,使出自己最拿手的凤舞九天身法向李战存放烧酒的地方掠去。

  王虎走快步到孤叶的身前,一脚踩在孤叶的胸口。这一脚将孤叶踩的一震气血翻腾,由于脏器受损,孤叶的嘴角甚至流出了丝丝鲜血。

  王虎俯视着地上的孤叶道:“孤叶,你这废材如何能配得上舞公主?只要你肯以后远离小舞,我今日便免了你的皮肉之苦。”

  孤叶听闻王虎的话之后居然爆发出一震狂笑,笑的孤叶受伤的胸口由于剧痛而咳嗽着。

  狂笑的孤叶直直的看着王虎,肿起的左眼虽然只剩一条缝,但眼睛里射出的目光还是让王虎感觉很不舒服,王虎甚至都有些不敢直视孤叶的眼睛。

  “哈哈哈,咳咳……小舞永远都是我的!你别做梦了,今天要么你杀了我,不然我孤叶有朝一日定会将你踩在脚下!”

  一旁的所有少年以及王虎都万万那没有想到,平日沉稳老实的孤叶居然隐藏着这样一股不屈的傲气!每个人都有值得自己用生命去捍卫的东西,而孤叶的逆鳞则正是小舞。

  孤叶的不屈与赤裸.裸的挑衅彻底激怒了王虎。“你自找!我废了你,看你还怎么得到小舞!”

  王虎高高举起充满天地能量的右拳,对着孤叶的胸口砸了下去!

  孤叶面对王虎的致命威胁并没有表现出太过惊慌失措,反而眼中还有着一点期待的神色,口中不住的念叨着:“这次会不会有那种感觉?会不会来!”

  这些年来,孤叶经过不断地努力修炼,身体条件足以达到天人境界的标准。只不过达到天人境界需要最基本的契机,也就是感受到天地能量,将天地能量汇聚到眉心形成灵元才能够真正的成为天人。

  孤叶发现,每当自己遇到生命危险时自己的眉心都会有种异样的感觉,仿佛能够触摸到那虚无的天地能量,所以孤叶先前有意激怒王虎,为的就是让自己有机会重新找到那种感觉。

  孤叶这种愿意用生命去换取突破契机的人,别说是像他这样的少年,就算是成年人也不一定有这样的勇气。

  孤叶看着王虎逐渐放大逐渐接近自己的拳头,感受到生命危险来临的身体果然开始了孤叶预料之中的变化!孤叶的眉心居然出现了一条几乎不可察觉的细小黑线,随着黑闲的出现,孤叶也再一次感受到了周围的天地能量!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就当孤叶准备稍稍躲避王虎的攻击继续感知天地能量之时,一个黑影鬼魅的一闪而至,一只粗壮的举手牢牢抓住了王虎的手腕,将王虎那呼啸而至的拳头硬生生止在了孤叶的胸前。

  王虎回头,正要发作的他看到来人的面貌后将已经到嘴边的怒骂吞进了肚子里。“李、李教头。”

  小舞找到李战,一说王虎要对孤叶下手,李战将自己最爱的烧酒一扔就爆发着四阶的全速向这边赶来。幸好在最后一刻及时赶到,就差那么一点就要酿成大祸。

  “娘的,王虎,你这一拳要是真的下去了,你我二人还有命活?”

  王虎听闻李战的话也不禁后怕,冷汗直流。虽然自己的老爹是荒兽军团总领,也是燕国皇室秦王。但他深知,孤叶若真有什么闪失,连他老爹都要受牵连!

  孤叶的父亲乃是燕国第一刺客,实力之强直逼天人六阶,放眼整个大燕国,荆轲杀不了的人绝不超过三人之数!

  “哎~”孤叶微微叹气,自己被救之后反而显得有些失落。“刚找到的感觉,又没了,不知道下次还要多久……”

  一脸焦急的小舞将孤叶扶起,探查着孤叶的伤势,眼中的清泪眼看就要夺眶而出。

  孤叶见状赶忙强忍着伤痛挺直了腰板,挤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对小舞说道:“呵呵,我没事小舞,就是一点皮外伤。”

  小舞看到孤叶青黑的眼睛搭配上咧出的白牙,顿时破涕为笑。王虎见到小舞显然一门心思都在孤叶身上,完全无视自己,不由得心中妒火中烧。

  “荆孤叶!等你父亲有朝一日飞升神界,我看谁还能护着你这废物!”

  李战见到王虎脸上依旧的狠色,遂对王虎厉喝道:“私下重手,罚你面壁一月!现在就去!”

  王虎愤愤的一声轻哼,转身走出训练场,向思过殿行去。

  待到王虎离去,李战看着孤叶也开始面露难色。这群少年都已经突破凡人,进入天人境界,只有孤叶多年来仍然原地踏步,训练课程也多多少少被孤叶拖慢了许多。虽然孤叶确实很努力,但身为总教头的李战也不能不为其他孩子着想。

  “孤叶少爷。”李战也郑重的对孤叶用起了皇室尊称。

  孤叶听闻赶忙摇首道:“教头您不必这样客气,不关您的事,我没事,也不会向父亲提及的。”

  李战也的确没有想到孤叶会如此回答心中一震,这样对人情世故的揣摩以及形似缜密不是这样一个少年能够拥有的,不过李战还是下决心告诉孤叶自己的决定。

  “孤叶少爷,是这样的。李战不才,多年以来没有训练少爷达到天人境界,怕耽误了少爷练功的好时机,所以还请少爷……”

  孤叶把李战的话听了一半,心就猛然间冷了一半。“果然还是来了,不管我怎样努力跟上大家的步伐,可天人与然人终究天差地别啊……”

  “李教头不必说下去了,我明白您的意思,从此以后我孤叶不会再踏入这天人殿一步!小舞,我们走,告辞。”

  孤叶向李战一拱手,在小舞的搀扶下缓缓向场外走出。

  李战听闻孤叶的话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最后只有转身摇首叹息:“哎~此子日后若有契机突破,必成大器!”

  孤叶走出天人殿的途中心中那翻江倒海。“总有一天,我孤叶必要凌驾七国强者之上,问鼎天人之巅!”

  由于孤叶受了些伤,经过御花园时小舞决定与孤叶在一旁草坪之上稍作休息后叫侍从将孤叶抬回太子殿。

  二人仰面躺在御花园的四季常青草坪之上,仰望着如同孤叶心情一般的阴霾天空。

  孤叶叼着一根在口中略泛苦涩的草根一言不发,肿的只剩一条缝的眼睛呆呆的望着灰暗的天空出神。

  一旁的小舞心疼的擦拭着孤叶眼角的血迹喃喃轻语道:“孤叶哥哥,你怎么那么傻……”

  孤叶听闻,没有稍作任何考虑就说出了自己的回答,仿佛这回答是孤叶从小便熟记于心。

  “小舞,我会保护你一辈子,决不让你受半点委屈。”

  二人虽还小,不知情为何物,但这句儿时的承诺相信会成为他们心中一生一世都抹不去的烙印。

  孤叶和小舞二人自小就都没有母亲,小舞的母亲在生下她之后便死于血崩,孤叶则从小就没从荆轲的口中听到过关于自己母亲的一个字。

  有些时候孤叶都不禁会想自己的母亲到底是谁?然而孤叶却不知自己其实是这样来到这个世上的,伴随自己来到这世上的还有十四年前那场惊世之战……——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