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天启至,孤叶来
作者:英歌      更新:2015-06-26 17:45      字数:0
  提示:(本章倒叙故事起始,剧情核心所在,三位女主角以及孤叶的命运都与这章有关,坑多,慢品!)

  十四年前,人界,东大陆。

  万兽山脉鸟瞰下,万里青山连绵跌宕。高空之上一人虚空而立,本该有的碧海听涛意境却被他的形象破坏殆尽。

  这人三十出头,典型的东方人长相。一米八的身材,肩头扛着一柄与身高等同的金色长枪,他身上如果再穿件威武铠甲那就堪称完美了。

  但是他却身穿污迹斑驳的白色褶皱睡衣,脚踩露着几根脚趾的碎花棉拖鞋,一头蓬乱的头发,如果放在两千多年后,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世界知名速溶咖啡品牌。但任谁也不会想到他的身份——东神界超级神兽,五爪金龙。名,苍穹!

  

  苍穹连连打着哈欠,睡眼惺忪。无奈的他只能用自己的独特方式打发等待的时间,左手四根长些的指头轮流的挖着两个鼻孔,挖出来搓不掉的,就干脆抹在自己睡衣上。

  无聊的等待终于结束,苍穹挖鼻孔的四根手指轮换了足足九十九次。苍穹看到来人,揉着发红的鼻子,一脸的不爽。

  飞来之人一头金色长发,一对碧蓝瞳孔,是个典型的西方美男子。他背后还有三对夸张的巨大雪白羽翼轻柔的随风舞动,散发出无尽的圣洁安详气息。

  来人正是西神界七大天使长之一,炽天使——拉斐尔!拉斐尔的怀中居然抱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等到拉斐尔站定,苍穹率先懒懒的打着招呼。

  “拉斐尔,怎么让你这家伙护送我们东神界的天启之婴?虽然好久不见,你身上的鸟毛还是让我很不舒服。”苍穹说完还真是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接着用袖口一把抹去喷出的鼻涕与口水。

  拉斐尔则是带着绅士的微笑回应着。

  “四神界商议,为了防止各方神界在天启之婴身上做手脚,所以由对方将天启之婴送下人界。话又说回来,苍穹大人还真是挂念我,距离我听说苍穹大人在东神界天桥吐痰落到天帝脸上,被天帝罚下人界才三个月,怎么会好久不见呢?”

  拉斐尔腾出一只抱孩子的手,轻叩后脑,若有所思。

  “哦,刚想起来,人界的时间可是要比神界更加漫长啊。说起来苍穹大人已经被罚下人界一百年了,看来一百年还是没有改掉苍穹大人的坏习惯……”

  苍穹被拉斐尔揭了伤疤,本就对西神界极为不爽的苍穹暴走了了。

  “MD!杂毛鸟,把天启之婴跟你那鸟翅膀留下你急可以走了!”

  东西神界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已经形成风气,拉斐尔当然也不不例外。

  “如你所愿。”拉斐尔说罢,便用一层圣洁的能量结界包裹着怀中婴儿和一个盒子递到苍穹面前。

  苍穹接到婴儿后没有仔细看婴儿的面貌,把盒子揣在怀里后考虑到抱着婴儿出手不便,苍穹居然莫名其妙的从喉咙中发出了奇怪的音节。

  “哼、喝——吐!”苍穹居然将一口痰吐了出来……

  随着苍穹痰的垂直落到地上,以痰为点方圆五公里内荒兽四散!其他的荒兽也只能夹着尾巴绕道而行,没有一只荒兽胆敢靠近半步!

  苍穹用金色的能量将婴儿包裹住降落下去,稳稳的放在一棵高大古树上,便开始对拉斐尔宣战。

  “杂毛鸟,来来,开始吧”苍穹迫不及待要和拉斐尔痛痛快快打上一场。

  但是拉斐尔却没有直接动手的意思。“我说苍穹,虽然我们在人界都被压制到同等级的力量。可是打起来,万一把握不好。伤到下面的天启之婴,你我二人可都担当不起啊……”

  苍穹挠挠头道:“也对。”这是他从神节开始几千年来第一次认同拉斐尔的提议。

  “跟我来。”

  说罢苍穹穿着棉拖鞋的脚向前微踏,竟瞬间化作一道金黄流光消失不见。随后拉斐尔三对翅膀微震,在半空卷起巨大的强风,也是一道白光直追苍穹。

  二人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已经闪到了距离婴儿所在之地百里之外!

  “拉斐尔,一招决胜负怎样?”苍穹将金光长枪单手持住,斜直下方。金光长枪在苍穹手中不断发出嗜战的嗡鸣,看来在人界能够让苍穹使用它的机会并不多。

  “好吧,随你。打完我可要赶紧回去了。”拉斐尔说完便从背后缓缓抽出一把银色的十字剑,剑很安静。剑身之上圣光缭绕。

  随着拉斐尔的剑完全出鞘,二人同时爆发出惊人的能量波动。

  苍穹一改往常的不羁与懒散,长枪金光大盛,大有与日争辉之势。散发出的滔天战意完全掩盖了他的懒散形象,现在的他宛若一尊金色战神。

  拉斐尔六只巨大翅膀则是停止了舞动,完全舒展开来静止在背后。圣洁的白光荡漾出仿佛能够净化世间万物的力量,一头金发狂乱的舞动着,双眼爆发出碧蓝的精光。

  由于二人所爆发出的强大能量波动,地面上松涛汹涌,天上的云也被逼的四散开来。

  “龙啸苍穹——破天!”

  苍穹高举金光长枪,人枪形成一条直线,化作一柄直欲刺破苍穹的巨枪!

  “嗷呜~”

  一条巨型金光枪影携带着惊天的龙啸向拉斐尔袭去,浩瀚的能量佛能够绞碎拉斐尔的圣光之翼!

  拉斐尔的准备也已经完成,圣洁的光芒如潮水般铺天盖地的延伸着。以手中十字银剑为中心,一只巨大的十字架直插虚空。

  “光耀万物——十字审判!”

  随着拉斐尔口中字音的结束,巨大的十字架将虚空染成了纯白色。一面巨大的十字光盾出现在拉斐尔的身前,径直的向着苍穹的金枪推进。

  两股能量如无声电影般接近着……

  直到“轰!”的一声巨响。

  巨大的爆炸声响彻天地,整个万兽山脉的三阶之下荒兽轻则被震伤,实力再弱一点则是直接被能量余波瞬间毙命!二人的一次较量简直就是万兽山脉的一次史无前例的巨大浩劫!

  声音结束,光幕散去。

  除了二人交战之地的下面,方圆千米已经成为了不知要经过多少年才能自然恢复的荒芜地带。

  反观天空的交战二人,和先前约定好的一样,仅仅一招决了胜负!

  苍穹的睡衣上身已经碎裂,露出了爆着青筋的健壮上身。右脚的棉拖鞋也不知到了哪里,鸟窝头型也完全变成了背头,反而显得更加干练。除了脸色有些潮红外,没有什么异常。

  拉斐尔则没有那么轻松了。六只翅膀依然存在,只不过已经变得凌乱不堪。有两只已经不可思议的角度扭曲着。衣衫还算完好,只是嘴角的鲜血证明着自己落败的事实。

  显然,胜负已分。

  “拉斐尔,你输了。但我还是要承认,作为辅助系的炽天使,你的战斗力已经很强了。”

  苍穹收起金光长枪。没有和以往一样的出言讥讽,因为拉斐尔的勇气与实力得到了他的正视。

  “呵呵,输了就是输了。你的实力如果回到天界,应该会和米迦勒那个变态差不多。”

  拉斐尔修复着自身的伤势,收起十字剑。承认着自己和苍穹的差距。

  “拉斐尔,谢谢你陪我打这一架。在人界,真的好无聊,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畅快过了。一会不妨回我在人界的龙城观光几天,恢复下伤势。不然回去不好跟你们的主交代不是?”

  “也好,走吧。先去抱回婴儿再说吧。”

  由于先前的战斗,二人这次并没有像来时一样那般迅速。只是用平稳的速度一边飞行,一边恢复。

  不久,苍穹与拉斐尔回到放婴儿下去的地方。可是,那棵树上已经没有了婴儿的踪影!

  “怎么会?我记得是这里的,绝对错不了的。这里的荒兽我借他们一万个胆子也不敢靠近这里半步。”

  “难道是……”

  苍穹想到了最坏的结果,婴儿不是被强悍的荒兽弄走了,而是人类中的修炼者!

  拉斐尔也猜到了苍穹的猜测结果。

  “这也可能是天命吧,天启之婴的命运不是我们能够干涉的。生死安天命,这是主告诉我的。我们也不必再做什么了,他们的天命在出世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

  拉斐尔并不是在安慰苍穹,只是说着自己也不完全明白的事实。

  “我们回去吧,我会下命令让手下在这万兽山脉等他回来的。因为有这个在。”苍穹拍了拍要带上别着的盒子。

  二人没有过多的追寻,回到了苍穹的龙城之中。被拉斐尔带来的婴儿也继续着自己的天命。天启之人,物竞天择。由天启,安天命!

  孤叶来就是这样来到了人界,就是这样开始了自己的命运……

  在人界的东大陆,普通人经过各种修行就会“开眼”,就是达到成为修炼者的天人境界,之前孤叶就是由于一直内有遇到开眼的契机才一直无缘天人境界。

  开眼后就会有七阶强弱之分。一阶到七阶的天人,瞳孔的颜色分别对应的是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大陆荒兽的强弱也一样是靠瞳孔来区分。

  一般只有达到六阶蓝瞳实力,才可以自主御空飞行。荒兽,则是看有没有翼族血统和有没有足够的强大!

  至于超越七阶紫瞳的,就是那些准备飞升天界,踏上天神境界的绝世强者了。在人界,那寥寥无几的七阶紫瞳强者就是逆天的存在。荒兽要想靠修行飞升天界那可真可以说是难如登天,除非拥有神兽血脉!

  距离天启之婴来到人界,天命已经进行了十八年,也就是说孤叶十四岁时与王虎一战已过四年,孤叶也已经十八岁。

  冷夜,浩浩荡荡的大雪连绵不断的落在燕国大地上。尽管大雪纷飞,但奇怪的是天上依然皓月当空。这种奇异景象叫皓月飞雪,是燕国特有的。

  燕皇城,太子阁房外。森然立着两列黑甲武士,月光通过雪地折射到黑甲武士脸上,只见一张张黑色面具上,只有两只黑洞洞的眼洞里隐隐透着杀气。毫无疑问,贸然靠近者只有一个下场……

  突然,两列黑甲武士手中的剑竟诡异的嗡嗡作响起来!最后武士们手中长剑也完全变为剧烈的颤动!

  武士们明白,剑不是在颤动。而是和他们一样,在颤抖!

  “是……是他来了,为什么总控制不住的颤抖,为什么!”

  一名黑甲又在握着剑鞘的手上加了一把力,但这一切还是徒劳,剑依然在抖。

  伴随着嗡鸣声的逐渐增大,一名身穿紧身布衣,后背青钢长剑的中年男人出现在两列黑甲武士的视线当中。

  男人丝毫没有在意旁边的两列黑甲武士,只是径直走向房门。

  但是,以男人为中心释放出的无形的压力,竟然使得平日里杀气森然的的黑甲禁卫连直视他的勇气都荡然无存!

  吱呀~嘭……直到男人进屋把门关上,黑甲禁卫和他们的剑才恢复正常。但黑甲们庆幸的是,这个人不是敌人。

  最后,其中一名黑甲惊愕的发现,男人走过的雪地竟没留下一丝痕迹!面具内的额头上不禁流出一丝冷汗。

  黑甲守护的屋内之人正是燕国太子丹,而进屋之人则是燕国第一刺客——荆轲!二人是结拜兄弟。

  “丹,这么急找我回来,出了什么事?”

  满面愁容的太子丹看到大哥荆轲回来,深锁的眉宇也自然有了一丝舒展。赶忙起身相迎

  “大哥,你可回来了,这次猎荒顺利吗?”

  “恩,遇到一只五阶青瞳雷翼虎,可惜被它跑了。”

  荆轲说着便从怀里掏着什么。片刻,只见一只长着翅膀,毛色雪白,夹杂着紫色电纹的小老虎在荆轲手中胡乱蹬着小腿。

  “哈哈,但是我在虎穴中发现了这小东西!”

  “这……这真的是雷翼虎?”

  太子丹顿时眼睛一亮,忙低头去看这传闻中的雷翼虎。

  作为一国太子,五阶荒兽还是见过不少的。可是,要知道,这混有翼族血统的虎族荒兽,还真是不可多得的。就是说拥有它,不需到蓝瞳六阶就可以在天上飞了,更别说是凡人即可驯化的幼崽了!

  幼年荒兽在驯化时的年龄越小,驯化后的荒兽忠诚度和主人的通灵性就越高。不管是个人还是国家,谁拥有的驯化荒兽越多、越强,谁的实力就相对更强些。所以,荒兽的价格也是很贵的。

  荆轲手中的雷翼虎崽虽小,却在青色的瞳孔中隐隐透漏着走兽之王的霸气!

  “我准备把这雷翼虎送给孤叶和凤舞那两个小家伙当坐骑,这下他们非高兴的睡不着觉不可……”

  可是荆轲话还没说完,就立刻察觉到兄弟太子丹听到凤舞二字之后的明显变化。

  “哎~”

  太子丹长叹了口气,从袖中拿出一封信函递给荆轲

  “几日前秦王给我父王的。”

  荆轲把小雷翼虎放到地上,伸手接过信函展开细读。越看面色越凝重,读到最后,居然变得面色铁青。嘭!的一声将信函震了个粉碎!

  在地毯上刚刚入睡的小雷翼虎也被惊醒,随后四处看了看就又埋头睡去。

  “嬴政这家伙,仗着有几个蓝瞳六阶撑腰。但也莫要欺人太甚!”

  “大哥,现在的秦国刨除了荒兽军团不说,光六阶强者就有三个!国内五阶四阶也有不少,天人境界的就有几百人之多。最主要的还是那秦老祖,传闻快要达到紫瞳七阶了!正面与之作对肯定对我们不利。”

  荆轲双拳握的咯咯作响。

  “幸亏我在几天前在猎兽时偶然突破五阶,现在正式步入蓝瞳六阶了!要不然这事还真不好办。”

  太子丹闻言一喜“大哥,你现在真的已经是六阶?我大燕也有六阶强者了?”从太子丹的变化可见,六阶强者对于一个国家的分量是多么的重要。

  荆轲看看地上的小雷翼虎说道:“恩,就是步入六阶后,我尝试飞行。在空中遇到觅食归来的老雷翼虎。虽然我六阶实力比那五阶雷翼虎强,但是我刚会飞行,空中速度不如雷翼虎,被那老雷翼虎跑了。”

  太子丹这下也不再关心什么雷翼虎的事了,只想让大哥荆轲帮自己解决眼前嬴政给自己出的难题。

  “哈哈,这下好了。就算嬴政那太子扶苏再垂涎舞儿。有了大哥你这个六阶坐镇,他也要掂量掂量!”

  太子丹之前的苦恼,在得知荆轲达到六阶是消息后随之烟消云散了。在这个世界,强大的力量才是最重要的。

  “好了贤弟,明日一早我就去见下老燕王,把我已是六阶的消息告诉他。估计他定是同意把小舞嫁给扶苏那废物。贤弟放心,我不会看着小舞这一辈子毁在那废物手里。”

  “有劳大哥。”

  荆轲正要转身离去,却突然想起了什么。

  “孤叶还好吗?”

  太子丹猜到荆轲肯定少不了问这个。

  “孤叶这孩子每天都很努力,可惜还是……”

  荆轲猜到太子丹后面要说什么了,也没有继续追问。

  “这么晚了,贤弟早些歇息吧。明早我去见过燕王,然后就让孤叶和凤舞把这小东西滴血驯化了,给他们一个大惊喜。”荆轲说完便从地上抄起小老虎向门外走去。

  在荆轲还没走出门外时,太子丹突然苦笑道:“我说大哥,出去时能不能稍稍轻点……我这黑甲禁卫的士气都快被你这六阶吓没了。”

  荆轲听罢恍然大悟,扣着后脑笑道:“雪下太大,我回来时不想让雪沾身,忘了收风身剑气了。下次注意,下次注意。哈哈……”

  荆轲开门便闪了出去,这次那两排黑甲禁卫倒是没压迫感了,只是连荆轲是怎么出去的都没看到。

  太子丹关上门后,不禁感叹:“大哥这等天赋,剑不离身三十余载。无数的厮杀,才终于成为六阶。若不是有孤叶,大哥可能真会成为一把没有感情的剑。修行之路,实属不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