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偷梁换柱
作者:小小雷达      更新:2015-06-26 18:01      字数:0
  有时候,感觉会是一种奇怪的知觉。

  昨日回府,一大帮人共聚一堂,等着岩然二人。

  幸而,岩清见岩然无事,也就不怎么追究,只不过,岩菲近日算是被禁足了。其他人等见岩清没说什么,也便不自讨没趣了。

  今日一大早,从不主动踏入嫣然阁半步的岩菁居然‘登门’,还送了岩然一份礼物。岩然微笑着收下岩菁的小礼品,留岩菁吃了一顿饭。

  “小姐,看来,还是四小姐体贴小姐,送个这么好看的香囊给小姐。”一零一帮岩然揉着肩,见岩然拿着那只紫色的香囊仔细地看便说了一句岩菁的好话。

  “有时候,是不能从表面看的。把这个放到盒子里吧!”岩然将香囊递给身后的一零一。

  “小姐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四小姐不怀好意么?”一零一不解,为什么要把香囊放起来,难道有问题么?

  “没什么,不要问太多,你把它放到盒子里,交给姐姐。就说,是妹妹的一点心意。”岩然合上眼睛,躺在摇椅上,不再说话。

  “是,小姐。”一零一不再多话,将手中的香囊放到盒子中,带着盒子出去。

  “小姐,小姐~”一五六喘着粗气跑进来。

  “小姐,圣旨到,指明要小姐接旨呢!”一五六顾不得礼节,恨不得岩然马上跟她走。

  “知道了,我去看看。”好不容易在椅子上躺会儿,就又要起来,岩然有些不悦。

  岩然步伐轻盈地向外走去,一五六紧随在后。

  “然儿,快来接旨!”岩清看到岩然过来,面上浮现慈爱的笑容。

  “是,爹爹。”岩然走至岩清身边,跪下。

  “相府千金岩然接旨,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今静良王安戈人品贵重,仪表堂堂,宅心仁厚,乐善好施,深受百姓爱戴,且未有家室;相府三千金已豆蔻,适婚嫁之时,且大方得体,秀外慧中,与静良王安戈婚配堪称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朕心甚悦。

  为成佳人之美,兹将册封相府三千金为静良王侧妃,择日完婚!一切礼仪由礼部尚书与钦天监正商议后待办。

  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钦此!”阴柔的声音,传达着皇上的旨意。

  岩然的双手在袖中紧握成拳,低着头,不让人看出她此时的情绪。

  “然儿,接旨!”岩清用手肘顶了顶了岩然的胳膊,才让岩然回过神。

  “民女接旨,谢主隆恩。”岩然上前接过沉甸甸的圣旨。

  “公公辛苦了,这是一点小意思,不成敬意,还请公公收下。”岩清将准备好的几甸黄金塞到主事的公公手里。

  “相爷大人实在是太客气了,咱家也是奉命行事,又何须多礼?”主事公公手里拿着黄金,笑得合不拢嘴,却又说着一本正经的话。

  “哎,怎么能一样,多亏公公在皇上面前美言才有小女的今天,公公功不可没啊!府中设了点薄酒,公公若是不弃,便喝几杯再走。”岩清笑得眯了眼睛,热情地招呼着公公。

  “哎,咱家也就是个劳碌命哦,皇上还等着咱家去伺候呢,就不久留了。相爷大人留步、留步。”公公收到不菲的礼金,自然是心满意足地上轿子离去。

  “然儿,静良王今天傍晚时分会过来看你,好好打扮打扮,婚事你就不用担心了,爹爹自然会将事情都办妥。”岩清拉着岩然的小手,闻声细语地说着。

  一干人等情绪莫测地跟在岩清身后。

  岩然沉默着回到了房中,将圣旨扔到桌上,躺到椅子上。

  “小姐,奴婢已将香囊送给大小姐了。”一零一敲门进来,轻声说着。

  “嗯,知道了。”岩然淡淡地应道。

  “小姐,您怎么了?心情不好么?”一零一看岩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壮着胆子问。

  “我那么做是不是错了?”岩然悠悠地叹了一口气,她也不想的,只是,她没有选择。

  “小姐,您指什么?”一零一发现自己越来越听不懂小姐的话了,难道说,小姐后悔把三小姐送的香囊转赠给大小姐了么?

  “没什么,你去帮我沏壶茶来。”岩然轻吐了一口气,不愿再说下去。

  “是,奴婢马上去。”一零一刚回来,脚还没站定,就又被岩然打发了出去。

  “小姐,这个圣旨。”一五六性子比较胆小,看到圣旨随意地被丢在桌上,有点担心。

  “你收起来吧!收好后你就可以下去了,这里没你的事了。”岩然闭上眼睛浅眠,把一五六也打发出去。

  见岩然睡着了,一零一轻轻地放下茶壶,从床上拿了条薄被盖在岩然身上,自己也坐在椅子上,打起瞌睡来。

  “小姐?小姐?小姐?醒醒,醒醒!”

  “唔,怎么啦一零一?”岩然没想到自己竟然睡着了,睁开有些迷糊的双眼,迷惑地看着一零一。

  “小姐,静良王快来了,奴婢为小姐梳妆打扮一下吧!”一零一睡了一会儿就起来了,一直在旁边看着岩然。

  不知是错觉还是习惯,一零一觉得自家小姐越看越舒心。

  “不用了,帮我端一杯茶过来。”岩然揉了揉太阳穴,畅快地伸了个大懒腰。

  “小姐,茶凉了,奴婢去沏一壶新的来吧!”一零一作势要去沏茶,却被岩然一把拉住。

  岩然喝了一杯凉茶,感觉精神好了许多便站了起来。

  “一零一,记住,不论看到什么,你都不许多嘴,把不该说的,都烂到肚子里。”出房门之前,岩然如此告诫一零一。

  阳光一点点收拢,日薄西山,天色渐暗,宰相府中却是灯火通明。

  “前面便是小女的房间,你们小两口好好聊聊,下官就不打扰了。”

  “相爷大人言重了,本王进去和然儿说几句体己话便出来。”

  “是,是,静良王请便,下官告辞。”

  ‘吱呀!’门被推开了。

  “然儿,怎么不打灯?”安戈觉得奇怪,为何岩然的房间不点灯呢?

  “唔~”一声轻吟,让安戈不自觉地向着出声的地方靠近。

  “然儿?我来打灯吧!”安戈只能看到一张黑暗之中模糊的脸,他摸索着要去打灯,却被一双手抱住,紧接着,一个火热的身子便贴上来。

  安戈勾唇一笑,双手环住火热的身子。

  一个使力,安戈将缠着他的身子抱了起来,摸索着走到床边,将身上的人儿放到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