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作者:苏琴      更新:2015-06-26 18:02      字数:0
  第十二章

  淳隐之任由风清远带走了月影,忘记了自己为了这一刻所付出的努力。他的心里,只留存了秋娘。那个如火一般的女子,穿着嫁衣,倒在了他的面前。是他,亲手用剑结束了秋娘的生命,结束了这一生的情缘。

  有些事,有些人,总要到失去后,才知道珍贵。

  秋娘静静的躺在地上,没有了生气。那个伤口在她的背后,由她最爱的人留下。鲜红色的嫁衣将她的美渲染到极致,齐腰的长发披散开来,遮住了满脸的苍白无力。她的不甘,她的怨恨,她的情仇,都在这一刻,灰飞烟灭。她就像一只飞蛾,扑向了火堆,即便知道结局也是义无反顾。淳隐之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劫难,也是她所有幸福的源泉。

  纵一世芳华,只为这一人倾尽。

  纵一世红颜,只为这一人流逝。

  纵一世繁华,只为这一人孤立。

  纵一世欢好,只为这一人魂断。

  淳隐之终于明白,谁才是自己心里的,那个最爱的人。那个名唤秋娘的女子,那个一直住在心里最深层的女子。却羡鸳鸯三十六,孤鸾还一只。这世上,余留他一人,终了此生。

  淳隐之丢下了自己手中的剑,轻轻的抱起秋娘,离开了这他经营多年的山洞,抛弃了一切,只留她,只有她。

  带着秋娘回到了那间茅屋,回到了那个曾经的家。茅屋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更加的破旧了,如同他的心一般,苍老破碎。看着眼前的景象,淳隐之想起了很多,很多。

  他师从江湖第一鬼医华西子,虽然华西子行为异于常人,但教授给他的都是毕生之绝学。他一出山便扬名万里,,从此上门求药者无数。他性情淡漠,多是谢绝来访。唯一救的一个女子便是秋娘。

  秋娘那一次奉命刺杀礼部尚书未遂,反被尚书府内的高手刺伤。秋娘没有办法,只得放弃了任务逃出了尚书府。一路上都有追兵和猎犬,秋娘最终因流血过多,倒在了上山的山路上。秋娘的本意是藏进山里,等待救援,却曾想,遇到了那个让自己一生多恨的男子。

  淳隐之是在采完药下山的时候,发现秋娘的。一身黑衣的秋娘前胸暗红,中的银针还扎在伤口上,没来的急拔去。一看就不是常人,他不想救她。正想离去的时候,听到不远处猎犬的叫唤声和追兵的脚步声,心不知为何软了,一把将秋娘扶起,靠在自己的身上。向地上的血迹上洒了些化尸粉,掩藏了痕迹。随手就用手唔在了秋娘的伤口上,防止再在地上留下血迹。淳隐之带着受伤的秋娘回到了他的住处,一个坐落在山脚下的竹屋。他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手放在了哪里,只顾着救治秋娘。而这一时的心软,注定是他们一生劫难的开始。

  秋娘中的银针上淬了毒,淳隐之只能是脱了她的衣服,拔了毒针上药。这一来一去难免有些肢体接触。偏生这淳隐之对此毫无感觉,秋娘醒了问他是怎么回事,他也如实回答,气恼了秋娘,赖着不走了。

  每日淳隐之早起上山草药,日出后再回来给秋娘准备好早饭,等秋娘醒来后淳隐之又上了山。所以秋娘一直没有察觉到是淳隐之为她洗手做羹汤,毕竟淳隐之是个男子,怎么会做女人应该做的事呢。秋娘在那间竹屋里休养了近一个月,直到训练营的其他杀手找到她。她不是个平凡的人,不能过上普通人的日子。江湖第一女杀手的称谓是用沾满鲜血的双手换来的,注定是不可以和淳隐之一直这样生活下去的。所以,秋娘走了,不告而别。

  淳隐之回来后,发现平时总喜欢坐在窗前的女子不见了身影,慌了神。丢下身后的背篓,就往门外追去。他去了那条唯一通往外界的路上,无力的到处寻找。这里没有,那里也没有,再往前去还是没有。那个人,消失在了他地位世界里。淳隐之第一次有些害怕,他知道那个女子的身份不简单,也知道有人在追杀她,他怕那些人会再次伤到了她!不知不觉中,那个身影已经融入了他的心里,轻轻的扯一下,就疼痛异常。淳隐之,爱上了秋娘。

  淳隐之离开了那间一直住着的竹屋,他想,还是去找她,还是要问问她的伤好了没有。拿着这个借口,淳隐之正式踏上了江湖这条不归路。他哪里知道,风清远的势力无人可及,秋娘自会有人替她疗伤,不缺他这一个。他只是一个大夫,只会救人,也只能救人!秋娘和淳隐之相处的那段时间,只告诉了淳隐之自己的代号‘秋娘’,所以茫茫人海里,根本就找不到这么一个人。淳隐之泄了气,打算好不找了,但当他准备离开客栈,回山下的竹屋时,在客栈的大厅内,遇到了易容成男子的秋娘。他知道是她,是那个让自己找了很久的女子!淳隐之二话没说就抱住了秋娘,在众人厌恶的表情下,紧紧的和她相拥。终于见到了,半个多月的风餐露宿,等到了这一刻的聚首。秋娘丝毫没有想到,淳隐之竟然会找她,吃了一惊,任由淳隐之抱着她。

  幸福其实很简单,有时只需一个一个眼神,一句问候,一个拥抱。

  秋娘帮淳隐之找了一见茅屋,隐与市井之中。每每她完成了任务或是没有什么事需要她出马时,秋娘都会来这间茅屋里。在这里,秋娘由始而来首次感到了家了感觉,有一个人,会在那等着她回家,有一个人,会在意她的安全,有一个人,会好好的对她。淳隐之静心在这间屋子里研制药方,秋娘的身体内还残存着银针上的余毒,一时半会他还没有方法去除。他未告知秋娘这样的实情,毕竟他的医术已是难遇敌手,除了他应是无解了,不想秋娘为此担惊受怕。秋娘不知,还以为淳隐之是想精研自己的医术,所以赶走了所有前来上门求药的人,不让他们打扰到淳隐之。但这最终是让他们阴阳相隔。

  秋娘拦住的求药之人中,有一个富商。这富商得了一种罕见的绝症,请便了名医还是无法抑制病情的发展,他的一个手下不知怎么知道了有着江湖第一名医称号的淳隐之的住址,带人找到了这间茅屋。而那时秋娘正好从外面归来,撞上了这群人。领头的人见秋娘姿色艳丽,起了不轨之心,秋娘没有手下留情,这群人全都倒在了她的剑下。可偏偏这一幕被淳隐之看到了,他紧紧的抿着薄唇,负手漠然的看着秋娘。秋娘没有预料到会被淳隐之看到,紧张的跑到淳隐之的身边向他解释。没曾想,淳隐之什么都没说就回了屋。秋娘也就不再说什么,处理了那些人的尸体后回了屋。

  淳隐之看到秋娘一人独挑那些人的一幕,心下很惊讶,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同时深深的怜惜着秋娘,要怎么样的训练才能练就她这一身的武功?他听师傅说过,这世上能排的上名的杀手基本上都是打小就开始训练的,稍有不慎或任务没有完成等着他们的都是残酷之至的惩罚。而看秋娘的身手,应该是属于这一列的杀手,一招致命,别无武林人的花招。淳隐之对自己不学武功的决定后悔不已,这样弱小的自己还是需要她的保护,他不想这样,他想用生命保护这个女人,好好的护着她!所以淳隐之开始遍寻武功秘籍,偷偷的练着。

  淳隐之瞒着秋娘请来了自己的师傅,请他帮自己打通任督二脉,能早日学成武功保护秋娘。华西子对着个徒弟很是偏爱,接到淳隐之的飞鸽传信就急忙赶来了。应他还有徒弟在山谷里等着,华西子没有在茅屋里久住,第二日就离开了,殊不知。这一别,师徒二人再也见不到面了。

  那个富商的手下死在秋娘的手下后,在家等着救治的富商命他的儿子找到了茅屋那儿。富商的儿子见地上还残留这点点滴滴的的血迹,心中分为恼怒,正想冲进茅屋时,华西子走了出来。华西子多年前闻名于江湖后就隐居在世外,驻颜有术,似刚成年男子般高大,不仔细看丝毫看不出已经步入中年。富商之子错将华西子当成了淳隐之,一挥手,手下的人冲向了华西子。华西子是不习武之人,自是抵不过那些人的屠刀,当场毙命。淳隐之此时在屋内练着武功,练到了关键的第四层,不能动弹,否则就是着火入魔。他听到门外的厮杀声,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担忧师傅华西子的安危,可却无能为力。

  等到秋娘回来的时候,屋外只剩下了华西子的尸体,秋娘震惊,连忙冲进了茅屋。此时的淳隐之已经突破了第四层,瘫软在床上。秋娘见他无恙,松了一口气。但淳隐之的表情却不对劲,似怒非怒,等秋娘告知他屋外的情景后,更加狠戾。秋娘问他后知道是淳隐之的师傅,动了杀气。淳隐之拦不住她,任由秋娘去找人报仇。

  秋娘通过自己手下的法子,终于找到了杀死华西子的凶手,一剑就取了他的命。割下了他的头颅,带回了茅屋。谁曾想,淳隐之竟然要赶她!

  走了,就再也回不来。

  雨夜里,淳隐之赶走了秋娘。禁闭的房门内,是他蜷缩在墙角的身影,无助,隐忍。断了吧,断了吧,这样就不会伤害到她了,不会再有,任何的牵连。

  是不是相爱的人,最终都逃不过别。淳隐之和秋娘,终是难成眷属。

  当初为了她好的借口,生生的推开了这个如火般的女子,将这一世的因缘都葬送在自己的手上。淳隐之无奈笑了,嘴角勉强的勾画出一丝的弧度,苍白的回忆下,是一颗失去跳动的心。

  任万世繁华,终抵不过那一个女子笑颜如花。这,就是最后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