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挑衅
作者:寒秋之魂      更新:2015-06-26 17:32      字数:0
  寂静的夜,昆虫们在草间,石头间嬉戏,不断的传来一声声鸣叫讨论着自己的趣事。皎洁的月光抛洒在地上给这漆黑的夜增添了一丝光明,同时也给人一种朦胧之美。

  就是这样一个美丽的夜晚,有一个人却独自坐在屋顶手里捧着一把剑独自欣赏。不知在想些什么,只是眉头和嘴角一直变换不定。

  这个人当然就是冯越了。自从那次激烈的大战之后,他一直在这个客栈疗伤,每天晚上他都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一个人静悄悄的搂着那把剑坐在屋顶,时不时的用手轻轻地抚摸着。他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次大战回来心里总有一丝羁绊,使自己彻夜难眠。年少无知的他没有经历过爱情的他还不知道这丝羁绊究竟是什么。

  他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忘记那个身影,却总是不能而且是时间越长越严重。又是做到快黎明的时候他才从屋顶下来。

  听说今天有一个拍卖会要举行,那非常热闹得过去看一看。

  “公子,吃饭了。”

  天亮后小二来到冯越的住处叫道。听到叫喊,这时的他也从打坐修炼中醒来,不错,经过这些天的调养,伤已经基本痊愈了。不知道在那能否拍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不能。冯越想着心里暗道。匆匆的吃完饭,放下碗筷就要出门。

  “公子,你要去看拍卖会啊!”小二笑嘻嘻的说道.

  “对,怎么了。你想要我给你捎带么?”冯越扭头问道。

  “不不不,就是那最近的人可多了,人们都在等待着开始呢!好不热闹。希望公子你能拍到自己喜欢的东西。”小二赶紧回答道。

  由于这些天一直是小二照顾,给冯越跑腿买药什么的,冯越从来没有把小二看成下人,而且平常还给一些小钱。所以小二跟冯越混的很熟。两人一边说一些出了门口。

  “公子走好。”小二送出冯越道。

  冯越满脸挂满笑容无奈的摇了摇头。早就跟他说很多次不要叫公子,他也不是什么出身豪门,官府什么的。从小就是一个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就恨那些个公子哥,可是小二就是不听,冯越也就不在强人所难。

  冯越出了门槛顺着街道,穿梭在人流之中。这些天城中的人在不断的多,以前从来没有这么拥挤的街道,现在显得也有些狭了。

  冯越看到川流不息的人群中不断的闪现着一些整装齐服的人手里拿着兵器在人群而过。当那些百姓们看到就赶紧的躲开,这可不是他们能招惹的起的主啊!一不小心惹祸,轻者被打伤打残,重者那就不好说了,连灭家的危险都有。

  由于拍卖会的举行,是几个城的商会联合举办的,他们穷劲全力经过几年不断搜索着一些难得一见的珍奇。所以另一些其它城市的势力帮派部断的涌进城。之间的一些打闹也在所难免。今天也正好是开拍的头一天,大家都向一处挤去。人流朝着中心广场涌动。

  “喂,前面的小子,没看见大爷们要过路么,还不知道让开。”

  一声厉喝传入耳中。这时冯越眉头一皱,脸色有些微怒,转过身来一脸严肃的看着。看成几个身穿稠罗,腰挂玉牌,手拿长刀,袖口还秀着一团火的年青人。

  冯越上下打量了一下说道:“尔狗怎敢走主人之前。”

  那几个青年一听顺间大急。这时一个满脸胡子短发青年大叫道:“哎哟!你个小兔崽子,哪来的,敢跟你大爷叫狗。找死”

  说话间一拳就打了过来。一看气势就知道这一拳用了十分力。拳风呼啸,这钢烈的一拳如果打在平常人的身上,就算不死也要残废。

  可是冯越是谁,森林里不知疲倦的苦练可不是白白吃苦的。这一拳对他来说由如四五岁的小孩子去打一个大人一样,感觉就像是抚摸。青年一拳打向冯越,看到冯越看着一动不动,还以为是冯越被吓傻了呢?拳在半途就“哈哈”的大笑起来,看样子还想跟其他几人炫耀一翻。

  可是就在拳打中冯越的身体的瞬间,脸一下子扭曲发紫起来。从狞笑一下子变成了哭丧脸,接着大声的叫了起来。瞬间的转变也使的其他几人一阵错愕。停了一会他们才清醒过来。几人赶紧上前,看看为什么。

  “他他他……”

  只见那大汉咧着嘴,话都说不好。

  这时其中一人转向冯越道:“你对他做了什么,他怎么会这样。”

  “你问我,我问谁去,这可是他打我的啊,我站在这可是连动都没动,能对他做什么,难道你们刚才没看到么,要不你问问周围的人,这些大家可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啊!”冯越冷冷的说道。

  这时周围早以是里三层外三层的了。冯越的话引起了一阵唏嘘。

  那人看了看周围人的表现一脸怒色。怒道:“纯属狡辩,肯定是你用了什么不为人知的下三滥的手段。”

  “老三,老四的手骨以经碎裂,而且筋脉也断了,这只手要废了。”一男子叫道。

  老三一听气的满脸通红。拔剑就冲向冯越,冯越也是真怒了,还没有见过这么无癞的人。内力运起“砰,砰”两声老三倒飞撞入人群中。吓的人们赶紧向外撤去。

  几人看到老三轻易被打飞,心里也是一惊,有点害怕。但是看到自己好几个人呢!使了个眼色,也就壮着胆子一起冲向冯越。周围的人一看,赶紧又把包围圈拉大了一些。

  一年的苦修可不是白修的,而且学的又是上乘功法,在有一个修真界高手亲教,这几个人怎么会是对手。冯越运起内力,内力在他周身行成了一层强厚的保护层。只见那几个人的剑尖距冯越身体一寸远就在也走不动了。

  这时的几人各个憋的满脸通红,用尽全力,可剑却纹丝不动。可冯越却面色从容。

  看了看几人道:“这,可是你们自找的,人不欺我,我不欺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冯越说完两手一握,内力狂暴而出。几人抵挡不住一个个被掀飞出去,空中留下一片血雨。几个人踉踉跄跄的站起来。

  “哼,小子你等着会在收拾你的,走”一个人愤愤的看着冯越说道。

  几个人相互搀扶着一步一顿的向远处逃去。这时周围的人也在讨论中散去。冯越看到周围人一散,嘴角向上掀了掀向拍卖会行去。

  “喂,小伙子,还不赶快逃,你打了他们坤火殿的人,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一会儿一定会再寻来的。”一道声音从冯越身后传来。

  冯越顿下脚步扭头看见一个满头银白发丝,身穿麻布衣,脚踏草鞋,身子略微有些拘搂的老人。

  “老人家,没事的,只是一些野蛮之人罢了。”冯越恭敬的答道。

  “哎!你是从外地来的吧?”老人问道。

  “恩,我不是这城里之人。”冯越回答。

  “你不知道这坤火殿的人最是不讲理,在这城里势力不小,平常总是为诽做怠,欺负寻常百姓,而且他们的殿主功夫不弱。听说平常难寻敌手,我看,你还是趁早离开的好。”老人对冯越讲道。

  “谢谢老人家,小子办完事自会离开,这也是他们若我的,如果他们再来找麻烦!我就让他们有去无回。”冯越说道。

  而且说话时脸色严肃,两手紧握,充满自信。老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哎!又是一个初出茅庐,不知天高地厚的年青人。”老人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看着老人背影冯越的脸上更加的严峻起来,两手握紧拳头青筋暴突,一种不服输的劲头上涌。就这样看着老人远去,转身向拍卖会场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