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击杀
作者:寒秋之魂      更新:2015-06-26 17:32      字数:0
  白衣女子这时也是紧皱眉头,脸色微红,显然也是这长时间的争夺打斗而力不足的征兆。到现在他们两个还在争夺着那把剑。

  说话间,冯越跟浪涛天也是已经对上了百十回合,两人功力差不多,不相上下,不承多让。冯越也是在为浪涛天能有如此功力而错鄂。师父说像他这样的人先在很难遇见对手。可是没想到还没走多远就碰见一个。而浪涛天也是对冯越展现的实力震惊。小小年纪能有如此实力,前途不可限量啊!如果任其发展,那以后可是为十里堡留了一个强敌啊!

  不行,今天一定要把他留下,要不然在停几年还能了得。浪涛天心里嘀咕.

  “哼小子,功力不错啊!前途无量。只是如今确不能留你!”

  只见浪涛天嘴巴紧闭满脸通红,道道青筋暴突,两手也是越来越红周围温度不断上升。慢慢的手掌表面由如起了一层虚火。

  这时冯越也是紧皱眉头,看到浪涛天用出绝技冯越也是猛吸一口气,强运内力。脸色发紫,手掌慢慢的冒着白气,空中不断的凝结着小冰晶覆盖手上。这也是这一年来师父教给他的一门绝技玄冰神掌也不知道能扛的住不能。看似时间很长,其实也就是眨眼间。

  “焚天魔掌”

  浪涛天怒吼道,顺势一掌轰出,一个由内力聚成的巨大的红色手印向冯越轰来。虚火手印路过的地方留下一片火海。

  冯越也是一掌推出,所过之处都结满冰晶。

  刹那间,内力构成的巨掌撞在一起。刚开始两掌还有点相融迹象,可紧接着砰一声惊天动地之声响起,只见木削飞溅那种冰火相融之处如同把空间震碎,行成一股风暴。让周围所有人的打斗都嘎然而止。剧烈的响声让人们两耳轰鸣,头晕目眩起来。接着靠的近的人都被暴炸行成的冲击波给掀飞。两人也是同时闷哼了一声,向后摔去。

  喉咙一甜,一口血随即从冯越体内涌出。只是冯越强运内力压了下去。冯越慢慢的爬起来,凝视着浪涛天,浪涛天也好不到哪里去,虽然没有摔倒,但是也是满脸惨白,一看就知道也是受了内伤。两人就这样隔着一个几丈深的大坑相互对视着。

  “父亲,接剑”

  堡主叫道。只见他一掌震开白衣女子,左手抓剑顺势甩了过来。

  浪涛天接过剑,仔细的看了一下,用手轻轻地抚摸着剑体。忽然脸色狰狞,手一用力,一阵劈雳啪啦声响起,就看到剑身上的那层翠绿色纷纷掉落。漏出一身通体呈白色的细剑。上面镶嵌的宝石也是脱落。在宝石掉落处留下的是一块很小的六棱体的晶石在上面。

  冯越一看,心里一懔,这不是和前几天卖的玉差不多么?师父说这叫元石,等到修真后要用的,这也是修真界最常见,最普遍的等价物,它可以用来买东西,而且还可以用来恢复师父所说的元气。他自己身上也有不少,比这大的多,这块只有手指甲那么大。也不知为什么弄到剑上,真是浪费,冯越暗道。

  浪涛天拿到剑看到这洁白的剑哈哈大笑道:“以前总是听说穗宁宫有一把好剑,一直想见识见识,如今,终于是到手了。不错,这真是一把好剑。”

  他又台头看向冯越道:“这次,我看你还用什么来抵挡这把剑的威力。”

  冯越看向他,但脸色依旧没变,只是一直在运转内力不断恢复。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自己空间戒指里的比这好的多了。随便拿出一把就比这个好。但是不到最后关头他还不想报漏。也不想轻易对师父毁约。

  浪涛天右手拿剑,目光狠狠的盯着冯越,手腕一抖,脚下用力,剑如闪电般的带着呼啸声射向冯越的胸膛。

  冯越手上内力暗运,把自己买匕首时带的那把剑从一旁吸入手中挡去,也只是一击,哐啷一声,冯越手中的剑一分两半。

  浪涛天依旧未慢射向他。冯越一看,脸色一变,随时左手又从怀中掏出那把黑色匕首挡去。只听一声清脆的响声,就见火花四溅。冯越看着自己手中的匕首完好无损,知道这次捡到宝了。

  可是看着手中的小匕首在长剑之下一直受到限制,不能发挥出实力。在打斗中一直缩手缩脚的,不能占去上锋。眼看着冯越的小匕首就快抵挡不住那把长剑凌厉的攻击,就要输掉的时候。

  “接剑”

  一声响起,一把剑也随之抛来。冯越也不顾看是谁给的剑,接过剑就横挡出去,两剑相交没有想象的那样的断裂。冯越一看是好剑所以也就放心大胆的使出自己的招术反杀过去。

  剑剑相碰,不断的爆发出火星。所过之处树枝乱掉,落叶满天飞舞。自从冯越有了长剑,溃败的局势也就挽了回来。而且还不断的压制住对方。

  浪涛天看见不能及时杀死冯越,怕迟则生变也就一下狠心,一咬牙,猛的从怀里摸出一颗血红药丸,张嘴吃了下去。随时就见到浪涛天一股股内力外泄。一看就知道内力大增。

  “小子能把我逼到这一步你已经很不错了。这一击绝定胜负吧!”

  浪涛天手握剑蛮横的内力不断的灌进剑体发出诤诤的嗡鸣声。

  冯越看见也是赶紧准备最后一击,右手紧握剑柄内力不断的顺手而下,颤抖的剑不断的挣扎着。没有任何花哨。两人只是就这样的相对方直冲过去。

  剑过人挫,两人同时定住不动。就这样保持了几十秒,浪涛天人首分家。

  堡主一看自己的父亲竟然输了。一下子急的大吼起来。像疯子一样放弃白衣女子。杀向冯越。现在的冯越可以说是已经由如一个废人。现在体内连一丝内力也没有。就算是来一个普通人一击也能把他打倒。这时,冯越两腿一软就倒在了地上。白衣女子一看就要去拦截,可还是晚了一步。剑尖就快要捅上冯越身上时。

  “铛”

  一把剑凌空给隔开了。一个束发蒙面的黑衣人落在冯越身前。失去理智的堡主,哪里顾得这些,谁挡杀谁。红着眼睛大吼着如同疯狗又一次向前冲去。

  没有了招式,没有了理智。有的只是一剑一剑的狠劈。没有招式的堡主一次次的被黑衣人打倒,身上流下一道道血淋淋的剑痕。

  眼睛越来越红的堡主突然吼叫道:“我跟你拼了。”

  只见他衣服鼓动,树叶乱飞,身后刮起一层层尘土。迅猛的向冯越冲去。

  “砰”

  一声巨响。冯越一下子被掀飞十几米远,摔在地上。冯越眼睁睁的看着离堡主只有几米远的黑衣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心里突然有了一种季动。巨响带起的尘土云团。在风的吹动下让人们睁不开眼。

  冯越不是一个知恩不报的人,既然人家救了自己的命,所以也就努力爬起来在尘埃中寻找。好不容易才找到。看到的却是一个满身鲜血衣衫破碎的女子。冯越的眼有一些湿润。但还是赶紧过去,发现还有一丝呼吸。赶紧拿出自己平常师父为自己准备的疗伤药喂下。那些个手下看到主人都以经死了也就匆匆的逃跑出去。这时人们也都围了过来。

  “必须得尽快疗伤,伤势很重。还是去我们宫吧!”白衣女子看了看说道。

  冯越这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也就随她们了。冯越其实也是一身重伤,现在哪还有能力救别人呢!或许连走到客栈都是个问题。

  “今天还多谢小哥帮忙,要不然今天覆灭的就是我们穗宁宫了。”白衣女子说道。

  “不不不,我也不是客意帮你们的,要不是他们一直苦逼着我,或许也不会有这样的结果的。”冯越慢慢的答道。

  “可不管怎么样你还是帮了我们,大恩不言谢;如果以后小兄弟有用到的地方我穗宁宫一定顶力相助;那我们就先走了,这位姑娘还需要救治呢!”白衣女子说道。

  几个姑娘一起抬起黑衣姑娘向远处行去。

  “小兄弟拿着,这是我们穗宁宫的门牌,如果以后去,拿着这个没有人会拦你的。”

  白衣女子说道向远处行去。看到一行身影渐渐的消失在眼中。心里纠结了一会儿,长呼了一口气。又暗道,“这次真的是好险啊!差一点就送了小命。以后还得加紧修炼啊!”

  冯越扭头看到满身伤痕的大家。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苦。

  “大家把这里的东西整理一下把尸体都埋了吧!”冯越说道。

  现在的大伙也没有了头领,看到冯越这么厉害也就把冯越默认为头领了。所以冯越的话也是特别的管用。

  大家都在忙乱的整理着,冯越却是做在旁边的石头上仔细的端详着一把剑。他不知道这把剑是由什么材料打造的。可是看见其剑身上不断的泛出紫芒。而且还雕刻着一头传说中的凤。

  冯越仔细的抚摸着剑身,一直陶醉在其中就连大伙收拾好站在旁边静静地等待着都不知道。也不知道是谁最终咳了一声,冯越才清醒过来。

  “哦,大伙都整理好了啊!那就散了吧,以后小心一些。”冯越说道。

  众人听后一阵唏嘘,终于还有人上前说道。“我看小兄弟武功不错。人品又好,我们大家商量都想让你来做我们的头。”

  “这,我无能为力?我只是出来历练一下,等些时日还是要走的。而且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镖头的。大伙都散了吧!这次从镖头和十里堡堡主身上也搜集出不少银子你们分了吧。我就不要了,谁受伤了多分一些。以后若是有缘我们还是会在见面的。”冯越一边走一边说道。

  在众人的目光下冯越一手拿剑顺着小道慢慢的消失在地平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