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将军帐 奇人送策拒蒙军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开庆元年,蒙帝蒙哥汗于合洲一役战死,蒙古撤军。是时,中原豪杰见蒙军群龙无首,欲乘胜追击,一举消灭敌人,不料当朝重臣贾似道却进谏议和,是以为武林人士视为卖国之徒。

  由于免于战乱,南宋各郡繁极一时,皇都临安更是一片盛世。然各界武林人士却深感忧虑,为抵外患再侵,江湖群雄决定暂时撇下门户之争,休养生息,同时定下君子之盟,相约10年后在天山论剑,届时无论何派何人,只要技压群雄,便可夺得武林盟主之位,领导中原豪杰付躯救国,保大宋河山。

  ★☆☆☆★☆★☆☆☆★

  咸淳三年,忽必烈带军攻打要城襄阳。

  深夜,汉军军营。

  “将军!”

  一名谋士急入帐中,跪禀于前。

  “我军奋起反抗,暂时抵住了北方的进攻。但忽必烈率军兵分三路,如今东面西面遭到重兵突袭,已经告急。”

  “岂有此理!”被称作将军的人闻讯后勃然大怒,竟一掌将面前的木桌击得粉碎。“蒙古鞑子欺人太甚,传令下去,派骑兵精锐各三千,分别支援东西两面。”

  “不行啊将军,我军北方战事紧迫,粮草早已消耗殆尽,军士们大多是不战自败,哪里还分得出六千骑兵?如若强行分兵,必将导致北面失守,到时襄阳一样会被攻陷啊!”

  “什么!?......难道是天亡我大宋?......想我吕文焕一生戎马,杀敌无数,如今襄阳城却要在我手中失陷,我真是......”

  话语间,一道白光闪过。

  当啷啷。宝剑在即将抹过脖子的一瞬间被击落地。

  “谁!?”

  吕将军先是一惊,接着一声怒喝。只见两个人影从梁间飞落。房高数丈,然而两人落地时却如燕触纤枝,竟未发出一丝声响。

  “你们是何人?”吕文焕被这突发的状况弄得又惊又恐。惊的是,军机重地,就在这堂堂将军帐内竟有两个人悄悄潜入而无一人发觉;恐的是,刚才那一手“蜻蜓点水”的轻功无疑表明了两人定是武林高手之辈的身份。

  “将军不必管我们是何人,这并不重要。”其中一个黑衣人缓缓道。

  “你们大胆闯入军营要地还敢大放厥词?”吕文焕边说边司机窥探着宝剑刚刚掉落的位置。他此刻心里盘算着这二人绝非等闲之辈,若贸然呼救,等到卫兵赶到时自己恐怕早已一命呜呼了,倒不如来个攻其不备,或许可将其制服也未可说。的确,刚刚他还想以死谢罪,但此刻势局峰转,堂堂一界将领总不能死在两个来历不明的刺客手里吧!但如果这二人是来取自己性命的,刚才又何必出手相救呢?这样想着,吕文焕不禁起了狐疑,迟迟未肯行动。

  话说这二人,都是身着黑衣并以黑纱遮面;再看身形,一高一矮,像是一老一少。只见那“老的”仿佛看穿了吕文焕此刻的心思,不禁轻蔑地一笑:“哼,将军放心,我二人虽是一届莽夫,却不杀手无寸铁之辈----更不会杀懦弱胆小之徒!”

  这一句“懦弱胆小”登时勾起了吕文焕的怒火,本来襄阳战况日下他早已万分自责,如今又在这际会被两个来历不明的狂徒嘲讽,心中岂能不恨?此刻的他已顾不得刚才的救命之恩,急忙躬身去取地上的宝剑,欲与对方拼杀。然而他手还未到,只见高个黑衣人衣袖一拂,顿时一股强劲的掌风袭来。吕文焕被震得不禁连退三步,再定睛看那剑时,竟已入地三尺,剑的周围也出现了一个浅坑。

  “啊!......”百经沙场的将军竟因惊诧而叫出了声。

  “将军,如果我想取你性命,刚才那一掌不是打在剑上而是打在你的身上,当做如何?”

  “这......”吕文焕面如土青,一时语塞。

  “奸佞当道,屡失破蒙良机,我等武林志士不才,却不忍眼看着大好河山枉然断送!”

  黑衣人说这话时异常愤慨,声音竟因激动而有些颤抖。

  吕文焕先是一惊,旋即苦笑道,“我等将才尚未能击退元军,习武之人,虽有一身好本领,却不谙兵法,如何帮得了我大宋!”

  “我看倒未尽然吧!”黑衣人话锋一转,似是胸有成竹。

  “高人有何良策?”看到了希望,吕文焕此时早已忘记了刚才的耻辱,语气也缓和了许多。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襄阳东、西、北面分别受敌,陆路早已被封,唯有依靠水路,方可解围。”

  “水路......你是说汉水?”

  “不错,正是汉水。”

  “我不是没有想过用水路运送粮草,可是元军也料到了这一点,早已在汉水之滨埋下重兵,重重设障!”

  “这点将军大可不必担心,我已于今日潜入元军在汉水的营寨,手刃了为首的将军!他们群兵无首,定然大乱,将军若今夜便带兵去袭,定可拿下汉水!”

  “此话当真?”

  “国家兴亡,岂敢玩笑!”

  吕文焕闻后顿时精神大振,只见他兴奋地踱着步,口中不停念到“大宋有救了,大宋有救了!”随即走出帐中,正声道:“众将听令,速速集结步兵700,弓箭手100,连夜攻下汉水!”

  然而当他转过头正欲道谢时,却发现刚才那两个黑衣人早已不见了踪影,只闻得一句“驱除鞑虏,还我河山,吕将军好自为之吧!”,声音浑厚有力,萦绕耳边,却发自天际。

  ★☆☆☆★☆★☆☆☆★

  “师傅,”说话者摘下面纱,露出一副白皙俊俏的脸庞,正是刚刚那两个黑衣人中的年轻者,“我们都用轻功走了这么远了,歇一会吧!”

  高个黑衣人四下望了望,见没人跟来,道,“也好。前面隐约有火光,可能有人家,我们就去那里看看吧!”

  “嗯?我怎么没看见有火光啊。”少年踮起脚使劲向前瞅着。

  “你功力不到家,任督未开,耳目不明,自然看不到那么远的事物。为师日日督促你练功、练功,你就是听不进去,现在怎么样?”

  “任督二脉,武之玄关;冥冥之合,万物皆观;补丹沉气,阳升自然。师傅您说过,任督二脉乃习武之人的要穴之道,非多年功力加上正确的方法不能轻易打通。我学武不过8年,怎么可能达到那么高的境界呢?”

  “你那点聪明劲就知道用在跟师傅顶嘴上是么?武学之道,除了勤学苦练,还要有一点天赋,当年天山派的明晦大师9岁便打开了任督二脉,练得上乘武学。以你的资质,如果勤加苦练,成就不知道会是今天的多少倍!”

  少年吐了吐舌头,“听您这么一说,我觉得师傅您的成就也应该远不止今天这样。”

  “嗯?......你找打!”

  “哈哈!”

  就这样,师徒二人谈笑着来到了所谓的“火光”前,却发现发出这光亮的根本不是什么人家,而是一座几乎荒废的破庙,上有一块破旧不堪的牌匾,已经被侵蚀的不像样子了,上书三个大字:遗孤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