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章 军颜泣 惊为天人众人倾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呃......”昏迷的女孩缓缓睁开了双眼,正是刚刚逃过一劫的将军吕兰。

  “这,这是哪......”吕兰挣扎着坐起身,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辆陌生的马车中。

  “你终于醒了。”范如文微笑道,“你可是整整昏迷一天了。”

  “一天?......蒙军呢,阿哥兀术呢!”吕兰一下子懵了,她只记得自己被纪星客打晕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纪先生!”她正想着,却看到纪星客正躺在自己身边。只见他面色灰暗,被吕兰连叫了几声都没回应,看样子是晕过去了。

  “你不用担心,他虽然中了一箭,却未命中要害,并无性命之忧。”范如文精通医术,早已将纪星客背上的箭除去,还简单包扎了伤口,“我这马车之上没有什么工具,待到了黄州再找家医馆细细医治。”

  “黄州?难道......”吕兰这才意识到纪星客是带着自己朝西面奔逃,看样子宋军很可能已经全员覆没了,这样想着,她心中自是万分伤感,眼泪不觉在眼中打转,但她仍坚强着没有哭出来,只是红唇微颤,神情萧然。

  范如文看到二人落难,又见吕兰一身军装,事情原委已猜到三分,但仍不明二人来历,故试探着问道:“看姑娘装束气质似是公门中人,适才你提到蒙军,可是遇到了什么变故,所以才如此伤悲?”范如文此言极是柔和,听上去完全不像是询问,而是在给人以安慰。吕兰虽不知面前书生是谁,但照情形看是他救了自己和纪星客,刚才只顾伤神,此刻被对方一问方才缓过神来,忙拱手相谢道:“吕兰多谢恩公救命之恩!”范如文用纸扇一搭,挡住她作揖的姿势,和声道,“姑娘不必多礼,四海之内皆友人,我也只是略伸援手。”说罢只听得外面一声长啸“吁!----”马车顿时停了下来,一个大汉掀开车帘探头进来,“主人,已经到黄州城门了。”

  范如文摆摆手,转向吕兰道,“姑娘且稍候,小生出去看看。”说着范如文走下马车,朝着守城兵卫走去。过了一会儿吕兰隐约听到外面传来争执的声音,她顺着窗外看去,只见范如文和其他三个人被兵卫挡在了城门门口。

  “大哥,”吕兰跳下马车,向赶马的大汉问道“前面怎么了。”

  “姑娘你醒了。那些兵卫好像不让我们进城,我家主人正与他们理论呢!”

  吕兰走去,只见一个女孩正大声呵斥道“枣阳不让进,现在到了黄州还来这一套,你们这些戴官帽的到底安的什么心?”那兵卫也不让步,正声道“吕将军昨夜带兵去围蒙军,临行时下了封城令,她回来前不许外人进......吕,吕将军!?”兵卫说竟着看到吕兰朝自己这边走来,一时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急忙使力揉了揉,“真的是你!”随即回头喊道:“吕将军回来了!”另几个守城的兵卫听了都兴奋道“是吕将军!”急忙朝这边跑来。

  一旁的三人听了都是一惊,原来这个被救起的弱冠女子竟是一界将领,尤其是任未明和杨玲,二人一直骑马而行却不知马车里的昏迷女子已经醒来。“原来姑娘竟是......”范如文虽已猜到她多半是朝廷的人,但此刻得知对方一个妙龄女流竟身居高位,仍不禁愕然。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里除了惊讶,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肃杀掠过。

  “吕将军!”众兵卫围着吕兰,“你没事吧,蒙军可是全数剿灭了?”大家脸上都浮现着期待。

  吕兰可谓死里逃生,然而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难怪,她本是领了军令来到黄州剿灭敌军,未曾想出师不捷反而全军覆没,现在回到黄州这个自己出征的起点,众望归从的地方,心中怎能不感慨,此时懊悔,愧疚,绝望一同涌上心头,外表的倔强瞬间崩塌,吕兰猛地跪了下去,嚎啕大哭。

  众兵卫被她这一跪顿时慌了手脚,也不敢上去搀扶,都跟着纷纷跪下。他们见吕兰如此对战事的结果已猜到个大概,此时亦是慨叹万分,一个个跟着啜泣起来。

  本来的一场争吵瞬间变为了一群人的悲鸣,一旁的任未明差点看懵了。杨玲虽也不知各中来龙,但毕竟同是女子,此时见面前的吕兰如此神伤,竟不觉被这种哀伤的气氛感染,心里泛起一阵莫名的难过。

  范如文却是听得明白,原来这个叫吕兰的女子是宋军将士,而且刚刚经历了一场败仗,她和车内的那个人是逃离了战场才幸存下来的。

  就这样过了一会儿,吕兰止住了眼泪,站起身来,又一一扶起众兵卫,“吕兰有愧于大宋,有愧于各位的尊崇!”众兵卫虽十分失望,但不忍吕兰如此自责,纷纷安慰道“将军不必灰心,我们重整旗鼓,再打蒙古鞑子个落花流水!”不想吕兰连连摇头,道,“我不配担任这个团练使......”说着猛地扯下铠甲左边的狮头护肩,摔于地上,“以后你们不必再叫我将军!”她这一举动无疑是要自撤官位。

  “将......将军!”

  吕兰抬手示意不必挽留,“汝等且放我们进城,车内纪先生还重伤不醒,需要医治。”

  就这样,众人进到黄州城内,投了一家客栈。时值将夜,吕兰叫人找来郎中,替纪星客敷了药,又开了汤剂,亲自喂送。杨玲这才仔细打量起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却非同一般的女子:盘起的发髻,两鬓垂下柔亮的发丝,满身尘土却挡不住白玉般无暇的面庞散发出的高雅气质,精致小巧的口鼻分明是深闺小姐的摸样,如若退了这身铠甲换做一袭霓裳彩裙,不知道还要比现在美上多少倍。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美人竟是戎马沙场的将军。

  纪星客仍旧昏迷不醒,守在一旁的吕兰始终目不转睛。她虽怪纪星客没能让自己留在战场,却也被他的忠心救主感动,如今8000精锐只剩下了自己和他二人,她不想这个鞠躬尽瘁的老仆再出什么差错。

  任未明和杨玲一样,被灯光下吕兰惊艳的容貌深深震撼,早已望得出了神。一旁的杨玲却不乐意了,联想自己刚刚见到任未明时他也是用这种神情看着自己,心想你个小淫贼看到美丽女子就起花心,当下不禁气恼,在背后狠狠掐了任未明一把。

  “哎哟!”任未明一躬身,疼得叫出声来。

  “你干什么啊!”

  后面的范如文看在眼里,笑在嘴上,他用眼神示意两人离开房间,别打扰吕兰照顾病者。

  “吕将...吕姑娘,我们暂且退下了,纪先生他并无大碍,姑娘大可不必太过在意。”范如文说着轻作一礼,便转身走出了房间,杨玲任未明二人也跟了出去。

  “你刚才掐我干嘛。”任未明揉着自己的后背气道。

  “哼,”杨玲一撅嘴,“谁让你看见漂亮姑娘就打坏主意的,人家都那样了,你还目露淫光的,真不要脸!”

  “谁,谁不要脸了,我打什么坏主意了......”任未明一脸委屈。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就别在那儿打情骂俏了,免得打扰吕姑娘休息。”范如文佯装厉色道。

  “谁跟他个小淫贼打情骂俏了......”杨玲红着脸跑进了自己房间。

  “明儿你也早点休息吧,明日还要赶路。”

  “是,师叔。”任未明也乖乖回到了自己房间。

  范如文进到屋内,来回踱了一阵,取来纸张,撕成一条,借着昏暗的油灯举笔写下了一行字,写完后叫来随从的一个大汉,秘密吩咐道“用飞鸽送到四王爷府上,别被人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