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感觉还是直觉
作者:逍遥苏公子      更新:2015-06-26 18:36      字数:0
  看看天花板,只有一杆灯管,其余的地方全是白的,好像连环境都在嘲笑甄士恒似的,无限的孤独感笼罩了甄士恒的全身。想想昨晚去的仙境,叹了口气想到:怎么搞的,为什么这些事情偏偏发生在我的身上了,既来之,则安之,先起来床再说。坐立起身,刚想伸手去拿衣服,才想到昨晚由于太烦躁,加之天气还不是很凉,没脱衣服就睡觉了。看看小虎,半裸上半身躯,趴在床上,双手环抱枕头,半张小嘴,口水都溢了出来,那样子,显然是熟睡的很啊,看着小虎的样子,甄士恒苦笑一下,哎,看人家多好啊,一点烦心的事情都没有,哪像自己,为了生计,搞推销,最近又出了怪事,现在自己心里的压力大得很啊。遇见这种事情想和别人说说都不行,要是真说出去的话,大学生心理辅导室的名单上,哎,自己得有个名次了。低下头来,再次看看自己的双手掌心,怎么看,是怎么正常,但是这种的正常能维持多长时间。想想自己看的那些异能人士影片,看其个个是大显神通,但其背后都有心酸的经历。在想想自己,现在也陷入了痛苦之中,谁说有超能力就是人中之龙,受万人敬仰,那全是骗人的,一旦有了特殊能力,那就是异类,跟《X战警》一个样,受全世界人的歧视和排挤。攥其双拳,狠狠的捶了下自己的双腿。行了,想这些有什么用呢,希望今天有个好运了,慢慢爬下床来。

  来到盥洗室,洗洗脸,刷刷牙,看看镜子中的自己:双眉上挑,像是有王者之气,唯独眉毛底下的眼睛是小了点,不过还算细长,再加上自己遗传父母的双眼皮,就把自己那小眼睛,小家子气给掩盖了,都说耳朵圆阔有福,自己这算是有福吗?由于自己常年带个眼镜,结果弄得自己的眼窝有点往里深陷,鼻梁上早就烙上了两点的眼镜架印记。本该白皙自信的脸,由于自己这两天遇到些怪事,显然是绷得紧紧的,有点下拉,看看自己的嘴唇,也没有以前那么红润了,唯独是自己的八字胡须,到是长的怪快,是得找个时间,好好修剪一下了。慢慢闭眼,叹口气,缓缓转过身去,刚睁开眼睛,“啊”的一声,甄士恒叫了出来:“你是怎么回事,怎么不声不响的就出现在我的身后,我刚刚睡醒,魂还没完全回归就位呢,以后不许这样!”此时的甄士恒很是生气,刚才还是白皙的脸,这回一生气,倒显得是有血色了。

  “不不不,恒哥,我刚才看到你在仔细的照镜子,没好意思打扰你,再说了,我也想看看你的英俊相貌。”小虎傻笑着,露着小白牙说道。

  “行了,小虎,打咱两个认识,你就没怎么夸过我的相貌,你这说,让我感觉你有点居心不良啊,对了,还有方便面吗?没有的话,我买点早餐去,昨晚因为水哥的事情让你破费了些,今儿要不我给你全包。”甄士恒看着小虎说道。

  小虎拍了下甄士恒的肩膀,说:“嗨,昨晚开玩笑的,你还真的当真了,你对我怎么样,我自己心里清楚的很,哪回你在最后分钱的时候不是很照顾我。”小虎顿了下说:“不过,那方便面还真是没了,要不你下去买点去。”

  甄士恒大步流星,快速的朝楼下冲去,来到楼底下的小卖铺,要了两份早点,又迅速朝楼上冲去,在高高兴兴的从四楼冲向五楼之时,脸上表情有异,感觉自己的右手有点疼痛,快速的将右手里的东西换到左手,看看自己的右手掌心,那个三角印迹浮现出来,甄士恒马上想到昨晚泰山精灵说的话语,说如果右手印迹出现的话,就证明那个始作俑者就在自己的附近。甄士恒是左看看右看看,空空的四楼楼道,一个人影也没有,心想到,我们的宿舍楼有两个楼梯口,看看是否在另一个楼底口。

  甄士恒小心翼翼的朝着对面的楼梯口走去,甄士恒恶作剧惯了,那猫步,早就走的熟练了,发不出一丁点的响声,慢慢的,一步,两步,离对面的楼梯口是越来越近,边走边祷告上天:可别有人在这个时候出宿舍门啊,要是被别人看见我这个样子,还不得认为我是贼啊,三步,两步,一步,此时的甄士恒心中是砰砰直跳啊,这个地方到底有人没人,要是有人,会是个什么样子的家伙,,这个人会对我出手吗,要是真的遇见人,我该怎么办,是大打出手,还是来个和平谈判,把心猛的一沉,慢慢探头过去,还没将头探过拐角,就听到“啪啪啪……”的脚步之声,甄士恒快速探头过去,见到一个人影闪现到三楼而去,刚想追下去,一想:还是别追了,这人闪的如此之快,追过去又能得到什么,看来这个印迹闪现确实是按泰山精灵说的那个样,嗯,看来此人还是学生,就在我的身边,反正就在这个宿舍楼中,甄士恒轻蔑的一笑,自言自语道:“既然你在这个宿舍楼,还能跑的了。”心中盘算道:我明天就来个宿舍楼大推销,挨个宿舍的去,看看在哪个宿舍中,我右手的印迹会出现,到时候,看你还怎么躲,逮到你,我得好好的修理一下你。好了,既然办法早已想到,心中也算是舒了一口气,在看看自己的左手,圆形印迹也浮现出来,笑了笑,提着早点回宿舍而去。

  甄士恒回到宿舍,把早点往桌子上一放,小虎就眉开眼笑,双手一抱拳,半躬腰身,对甄士恒说道:恒哥,辛苦了,谢谢了。甄士恒瞧了瞧小虎,摇摇头说道:你还装什么,感情这鞠躬不是对着我吧,是对着那早点吧,甄士恒翘了下眉毛,继续说道;是不是啊?

  “哪里哪里,我是真心的谢恒哥的,不过话说回来,谢恒哥不当饿的,谢食物嘛……”小虎摸了摸脑袋继续说:“生我者父母也,知我者,恒哥也,那我就不客气了。”随手就拿起早点,破开塑料袋,狼吞虎咽起来,一边吃着嘴里还说着:“好,好,好吃。”弄得面包的碎屑都掉到了地上。甄士恒看着小虎的吃相,想笑又笑不出来,摇了摇头,说道:“慢慢吃,急什么,还有一个小时呢。”又用手指了下小虎说:“你看你,都把食物掉到地上了,这不是浪费嘛。”脸上做出个痛苦的表情,对甄士恒而言,自己是个独苗,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虽说没有挨过饿,但是甄士恒的爷爷从小就告诫甄士恒要节俭,甄士恒见过大热天里农民在田间劳作,也见过沿街乞讨的真正乞丐,知道食物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多么的重要,从小就对食物产生了敬畏之感,所以甄士恒特别珍惜食粮,哪怕在公众食堂的场合,自己不小心将半块馒头掉到了地上,甄士恒也会从地上拾起来,用手摘一下弄脏的面皮,放在嘴里接着吃。小虎当时就是见到甄士恒这个样子,才发至内心的认为甄士恒绝对是勤俭节约之人,愿意和甄士恒合伙弄点小商品卖卖,分钱的时候从不会过问甄士恒赚了多少。当然,甄士恒也从未少分过小虎,正所谓:好哥们,讲义气,吃亏是福。

  小虎看到甄士恒的模样,知道自己的吃相不好,看看自己弄到地上的面包屑,知道自己浪费粮食了,放慢了自己吃食物的速度,对甄士恒笑了一笑。甄士恒也没说什么,拿起早点来,自己也吃了起来,顺便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

  甄士恒正在慢嚼细咽,品着食物的美味,就又感觉自己的右手有疼痛的感觉了,慢慢把右手掌心翻向自己,见到右手印迹出现了,瞄了小虎一眼,见小虎没注意自己,就心想:难道那个人又来了,想监视我嘛,我倒要看看你是何方人物,起座离身,打开宿舍门,朝走廊里张望,结果无人,甄士恒眯了下眼睛,疑惑的想了下:难道,又跑了,看看自己的右手,印迹依然还在,就更疑惑了:怎么回事,那个人还在五楼不成,刚想走两步的,右手印迹就消失不见了,甄士恒摇了下头,叹了口气,回到宿舍接着吃早点。

  小虎见到甄士恒出去张望一下就转身回来,不解问到:“怎么了恒哥,外边有什么好事啊,你知道我耳朵不是很灵,人家都知道你是个聆听精,总能从别人的口中探到有用的信息,有个针掉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得到的。”

  甄士恒笑了笑,听到小虎这一番话,实在是高兴的很,刚才自己还有点疑惑,这会一高兴,自己不好的情绪什么的一扫而光,对小虎说道:“没事,我看看有几个出宿舍去上课的。那个什么你也快吃,咱么走,课本你帮我拿着,你知道的,我是课程表不记,但是价格表,嘿嘿,我可是记得清,谁叫你恒哥向钱看啊!”

  上午,甄士恒和小虎有统计学的课程要上,三节的课时,这三节课对甄士恒而言,那就是三天,就像是上大刑,经常在外面游荡的甄士恒,最受不了的就是约束,所以甄士恒提前有了准备,弄了个MP5,下载了最近正在热播的《薛平贵与王宝钏》,准备在课堂上好好的欣赏一下。甄士恒和小虎走进教室,看了看,人还不算很多,一看那学生坐的位置,极为往后,最后一排早就没位了,到是前三排空空荡荡,一个人没有,甄士恒看看小虎,耸耸肩膀,做个无奈之样,小虎眉毛一挑,叹口气道:“就这吧,恒哥,我还是想学习的,要不,你自己后面去。”甄士恒说道:“没什么事,统计学老师是个近视眼,念个名单都得费半天的力气,我就是在他眼皮子底下,也敢拿着MP5看,别忘了,咱是放在桌子洞里,他往哪里看到去,再说了,咱这个耳机子线细如丝,专为学生设计,没事的,就坐第三排吧,要是遇见感兴趣的,我也听听了。”

  七点四十五分,离正式上课还剩十五分钟,一年迈的老头缓缓走进教室,此老人两鬓斑白,秃顶,额头上早就刻上了岁月的痕迹,双眉雪白,微翘,一双眼睛被厚厚的老花镜给遮住了,鼻头有点高,脸上粗糙的像是松树皮一般,看来沧桑的经历是不少,嘴唇薄干,下巴微圆,典型的椭圆头型,倒是耳朵,出奇的偏大,上耳廓微往里拐,下耳垂厚长,和如来佛主相比,毫不逊色。可能是由于年迈的原因,轻微的驼背,双手背在身后,腋下夹着课本,迈着老年步,来到教室。

  老人四下里看了一看,清了清嗓子,用嘶哑的高音叫到:“此教师是统计学教室吗?”台下有活泼好动的学生回了一声:“是啊,老师好啊。”待老人走上讲台,将课本一放,咳嗽了一声,再次轻轻嗓音,对台底下的学生说道:“今儿看大家看来很是活泼啊,见到你们这样的大学生就是高兴啊,你们可是祖国的希望啊,后面几个学生快些吃完早餐,要不祖国需要你的时候,你还饿着,怎么为祖国效力。”台底下的学生哈哈大笑开来,老人摆摆手,做出个停止的姿势,笑声停止。老人继续说道:“今天我来认识一下同学们,点下名字啊,要是没到的,可要按规定办了,凡是点到名字的,站起来,叫我看下。”

  老人翻开点名簿,念到:“文晓涛。”一男生站起答:到!继续念到:“王小虎。”小虎站起说:“到!”老人笑笑说:“你坐的很靠前,好好学啊。”“甄士桓!”无人站起,老人再次念到:“甄士桓!”一见还是没人起立,说道:“此人没来吗?”台底下的人小声说道:“是不是叫甄士恒啊。”老人用手扶了扶眼镜,仔细的瞧了下点名册,笑了下说道:“甄士恒!”此时的甄士恒正在看视频起劲,小虎用胳膊推了下甄士恒,甄士恒立马站起:“到!”老人仔细看了下甄士恒后说道:“坐下吧,”随后又说:“你们班学委的书法有点深度,老夫不是很懂啊。”台底下又是一阵大笑,点名接着继续。

  点完名后,老人打开课本,就开始讲到:“目前我国的经济膨胀是越来越严重,所以我国的首要目标就是。”“没有蛀牙!”台底下一人说道,顿时教室里鸦雀无声,随后就是哄堂大笑,小虎笑的更是欢,推了下甄士恒说道:“恒哥,你老实的看你的视频就行了,和老人较什么劲啊,人家也不是故意叫错你的名字的。”老头摆了一下手,示意大家停止,说道:“谁啊,叫我瞧瞧,我眼虽说不是很好,但是我的耳朵,灵的很啊。”老人笑到:“开玩笑,很好,容易调动大家的积极性,就是不知道那是何方人士了?”

  甄士恒刚想站起说是我,小虎按住甄士恒的的右胳膊,瞄了下甄士恒,小声说道:“恒哥,别动,小心上了老家伙的当。”甄士恒两眼珠子一转,想了想,也是这么回事,对小虎投来赞许的目光,示意小虎此举很是明智。

  老人见无人出来,叹了口气说道:“哎,现在的年轻人,说话时候口无遮拦,但一遇事,就畏首畏尾的,好了,继续上课。”

  甄士恒想到:万一我起来,你把我请出去,那就不好了,我还是在这里安心的看视频好了,看着看着,甄士恒就感觉自己有点不自在了,看了下小虎,在那里听的非常认真,自己继续低头看视频,看了会视频后,甄士恒皱了一下眉头,两只眼左瞄一下右瞄一下,老是感觉有人在监视着自己,就是不知道是谁,往后扭头看看,看到后面同学,各式各样的都有啊,有在看手机的,有在趴下睡觉的,有在看小说的,还有……这就是当代大学生的现状,为什么大学生毕业后没能力工作,此也是原因之一啊。就是没见有人在看自己,难道是自己的感觉错了,嗨,不管了,先看自己的视频吧。

  甄士恒又看了一会,突感自己的左手有点痒痒,用右手擦了下,没注意,但感觉痒的厉害,才低头看了看,一见自己的左手出现了圆形印迹,很是不解啊,要是右手出现印迹,证明那个危险的人物就在身边,这回却偏偏是左手出现的印迹,这又代表什么呢?甄士恒又想了下泰山精灵的话语,就是没想到泰山精灵提示他左手出现印迹的事情,瞧了瞧小虎,见小虎没看他,心想;就算是小虎看,他也是看不到的,泰山精灵说过的,凡人是看不见的,放心下来,甄士恒瞧了瞧台上的老师,猛然来了精神,发现老师的眼镜片对着自己,甄士恒仔细一瞧,发现这个老头的眼睛正在注视着自己,那种眼神,就像是老鹰发现了猎物一般,生怕是猎物要逃跑,甄士恒缓缓低下头去,吐了吐舌头,想到:怎么了,这老家伙是在看自己吗?还是我神经紧张,自己在吓自己,难道他看的是自己方向的别人,用手抚了抚自己的胸膛,接着看自己的视频。

  四十五分钟一到,第一堂课结束了,老头看了看甄士恒后,见其还在那低头看书,不好意思打扰,缓缓朝着休息室而去。

  亲们,我的第五章有点长啊,现在这个是(上)明天出(下)大家看了给点意见啊,你们的意见就是我写作的动力,有意可以加我Q哈:14378827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