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没错,就是这感觉
作者:逍遥苏公子      更新:2015-06-26 18:36      字数:0
  “恒哥,你这是看什么呢,看的这么认真,你要是把看视频的劲头用到学习上,那还差的了嘛?”小虎推了下甄士恒说道。

  “你懂什么,我这不是不学,只是没遇到我感兴趣的而已,你看这《薛平贵与王宝钏》,好看得很啊,薛平贵一人单挑西凉的这么多大将,现在是越来越厉害了,你这一打扰,完全坏了我的兴致,”甄士恒摆摆手不耐烦的说道:“要是我有薛平贵的本事,我这,早就离学校而跑,自己开个武馆,创个门派,收入门弟子了。你,就是我的入门大弟子了。”

  “行了,恒哥,这件事,你下辈子再开武馆吧,”小虎笑着说道。小虎扭了下头,看见统计学老师朝教室走来,对着甄士恒说:“快上课了,统计学的老头来了。”

  “哪这么多事,来就来呗,我又不听他讲课,上他的课,这简直就是受罪啊。”甄士恒一边说,一边把手放在桌子洞里摆弄下MP5。摆弄完之后,抬头看了下,见统计学老头走到讲台,随后低下头,继续观看自己的视频。

  统计学老师在讲台上往台下环顾一周,看见甄士恒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很是奇怪啊,想到:难道这个年代还有这么认真学习的学生,待我问问他上节课学的什么内容,不就明了了,要是真是很认真学习的学生,就难得了,我就好好打的额外给点特殊照顾了,想到这里笑了笑说道:“各位,上第二节课,打起精神来,青年人嘛,不要死气沉沉,说实话,这堂课确实枯燥些,但是你们学了,包你们有天能用的上。”顿了一下,继续道:“那我们来回忆一下上节课的内容,我随便点个同学了。”

  顿时教室里鸦雀无声,充满了紧张的气氛,有不少同学在那里向上天祈祷:不要点到我啊。这真是临时抱佛脚了,还有的同学向自己要好的朋友使个眼色,那意思是等会叫到我,告诉我念课本上的哪一段。

  统计学老师把目光移到甄士恒的身上,看了下正在认真看书的甄士恒,其余的同学也随着统计学老师的目光望去,一见是甄士恒,悬着的心立即就掉了下来,此问题的回答者看来是非甄士恒莫属。只有甄士恒一人还在那里认真的看着MP5,对现在的处境一无所知。老头将手一指甄士恒说道:“看那个同学学的是非常认真,我记得点名字的时候好像是叫甄士恒吧,就你了,回答一下上节课学了什么吧。”

  此时的甄士恒把精力完全聚到了MP5的视频上,哪能听得到统计学老师的话语。小虎用胳膊轻推了甄士恒一下,低头小声说道:“恒哥,叫你了。”

  甄士恒感觉到小虎推了自己一下,听到小虎说叫到自己了,顿时有点慌神了,随即立定心神,就有点生气,心想到:我是跟你有仇啊,怎么的,我自己在这里好好的看我的视频,你好好的教你的课程,我是招你了还是惹你了,怎么针对我了,既然点到我了,咱怎么也得站起来说几句。想到这里,直接就离座而起,随后用手挠了下耳朵,做个掩饰,将耳机子顺势摘了下来。刚想说些什么,立马停住了,脸上露出迟疑的表情,不知道问题是什么啊。小虎早就看到甄士恒的表情有变,随即掩嘴低语道:上节课讲了什么?甄士恒轻咳一声,算是清了清嗓子,实际上也是为自己壮下胆子,说道:上节课讲的是统计学,话音未落,台下是笑声一片,不少同学笑的都捂肚子了,这是什么答案啊,不等于没说一个样,连统计学老师也忍不住笑了下,想到这个学生真有意思,做个手势,让台底下的学生不要再笑。

  甄士恒在学生笑的这段时间里,早就对小虎使了颜色,要小虎帮自己演场好戏。随即张口而到:上节课是讲的是我国经济膨胀数据表的分析,主要是从频数分布数据显示这两个方面来分析,看其频率、频数密度与频率密度……说的是如流水一般,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拾。下面的同学都看到得呆了,很多人都在想:这是怎么回事,这还是那个不学无术,天天整人的甄士恒吗?什么时候脱胎换骨了,看来今年的奖学金非其莫属了。统计学老师更是吃惊啊,刚刚还以为甄士恒说不下去,要提醒下的,原来这小子是故意在课堂上开个玩笑,吸引下大家的注意力,没想到这小子的实力还不弱,肚子里还真有点墨水。现在的统计学老师是不断的点头啊,那意思明显是在赞赏啊,随后示意甄士恒坐下,甄士恒坐下后,对着小虎的大腿拍了两下,看了看小虎,示意今天的事情是感谢了。很多同学在听完甄士恒的回答后回过神来,仔细的回味甄士恒的话语,老是感觉甄士恒今天说话的声音不如以前那样大了,而且老是感觉那个声音不像是直接从甄士恒的空中传出来的,但甄士恒的确是张口而言的,这难道还有错误吗?现在甄士恒早已回答完问题坐下了,在想也是浪费时间了。

  其实真相是什么?真相就是:这的确不是甄士恒回答的,用脚指头想都能想的到,就甄士恒看了一节课的视频,他能学得到什么啊,其实这全是小虎搞的鬼。小虎天天和甄士恒混在一块,早就能模仿甄士恒的声音了,小虎就在台底下低头掩面出声,简单而快速的说了下上节课讲的是什么内容,甄士恒只是在那里张张嘴巴而已,其实一点声音也没发,待小虎即将说完之际,早就给了甄士恒暗号,叫甄士恒闭嘴。此法是甄士恒想到的,他知道统计学老师的眼睛不好使,刻意欺瞒一下老师,好来个浑水摸鱼,快速过关,此次两人配合的天衣无缝,演了一场上好的双簧。

  统计学老师打开课本,在讲台上接着讲课,甄士恒也又低下头去,继续观看自己的视频。看着看着,发觉自己的左手又痒痒了,看了下左手,见到左手的圆形印迹又出现了,刚想想想为什么会这样的,右手也来了轻微疼痛的感觉,仔细一看,右手的三角印迹也出现了,甄士恒看看左边,看看右边,看看自己的左手看,再看看自己的右手,真的是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了,就在这时,那种被人监视的感觉又出现了,让甄士恒感觉很是不安,但这时,甄士恒还有另一种感觉,好像再有人安慰甄士恒似的,让甄士恒那种不安的感觉一扫而空,就这样,在这两种感觉之下,一节课,就又过去了。

  下课后,甄士恒马上卸下自己的耳机,关上自己的MP5,小虎看到甄士恒这个样子,好奇的问到:“怎么了,恒哥,你怎么不看了,难道因为上节课统计学老师一直关注着你,你打算下节课好好的学学习了。”

  甄士恒皱了下眉头说道:“你说什么,这老头子上节课没少注视了我,到底什么个情况,你跟我说说。”

  小虎说道:“可能是因为你回答问题回答的好,哈哈哈……”小虎笑笑接着说:“老师就是讲课的时候目光不住的往你这看而已,估计这目光得注视了你不下二十分钟。”

  甄士恒瞪着两只小眼睛,呆了一下,随即问到:“那你这意思是我上节课,被那老头一直注视着啊。”小虎说道:“差不多吧。”甄士恒想到:这老头自从我跟他对视那一刻就感觉不是多么好,上节课他又看了我一节课,这老头心里想的是什么呢?我上节课双手的印迹都出现了,难道和这老头有点关系,手托腮帮,陷入沉思之中。

  第三节课一上,甄士恒完全是没什么心思看什么视频了,老是注视着统计学老师,观察一下,看看这老头子什么地方特殊。就着甄士恒仔细观察统计学老师的时刻,右手的疼痛感觉比上节课来的更加强烈了,甄士恒皱了下眉头,不经意的扭头朝窗外看了一眼,就这一眼,甄士恒发现在教学楼窗外不远之处的读书亭那,有个人斜倚亭柱,好像在看着自己。甄士恒不动声色,慢慢扭头,不断的看眼镜片侧边上浮现的窗外景色,慢慢动下头,调整下角度,总算是浮现了出了窗外读书亭的物象,看到果然有人在注视自己,但距离较远,根本看不清但有一点确定,一定是个男的,得想办法去见见这个人的庐山真面目。

  甄士恒低头细语:“小虎,你帮我把课本带回去,我得出去一下,下课后咱俩个食堂见。”

  统计学老师显然是听到有人说话,停课不讲说道:“有什么话直接说就行,在底下小声细语,学蚊子呢?”甄士恒一听就恼火了,直接站起来说道:“老师,我有事要出去。”随即就离座朝门外跑去。统计学老师也不恼火,在看到甄士恒要出门的那一刻说道:“小心点。”甄士恒听到这句话倍感温馨,想停下说些什么的,但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神秘人的真实面目了,头也不回,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去。同班的同学见到甄士恒那个样子,感觉甄士恒今天真是太奇怪了,不少人在台底下小声私语。统计学老师做个手势,要大家安静下,继续教学。

  甄士恒边跑边想:你这神秘人,你今天还跑的了,你要是今天让我得到,我可得好好的治治你。但又一想,还是不要出手的好,最好来个和平谈判,要是大打出手,这神秘人厉害无比,那岂不是明年的今天就是自己的祭日,想到这里甄士恒感觉自己一个人跑出来,那就是个失策,早知道就叫着小虎一起来了,这样一想刚才统计学老师说的话,心里有点后怕了,但男子汉大丈夫,岂有后怕之理,甄士恒给自己壮了壮胆,继续跑去。

  在甄士恒快来到读书亭的时候,感觉右手的疼痛感明显加强了。神秘人显然是发现了甄士恒,立马背身快跑,甄士恒见到现状,也加快了步伐,希望快点追了上去。甄士恒边追边注意周围的情况,看看有多少学生注意他,要是让人见到一个男的追着一个男的跑,想想都让人感觉这就是同性恋。甄士恒大声喊道:“你给我站住。”神秘男人听到这句话,跑得是更快了,甄士恒见到这个现状,心中那个气啊:你个小兔崽子,害的老子跑了这么久,你是不是要耗尽我的体力在向我报复啊,没门,这里大多数都是我的人,看你怎么着。神秘人在跑到商业街处,突然停住了,辨认一下方向,朝着宿舍楼跑去,甄士恒一见跑向宿舍楼,高兴了,对甄士恒而言,宿舍楼那就是甄士恒的地盘,甄士恒推销商品,与这几座宿舍楼的人差不多都有数面之缘,就算甄士恒认不出来别人,但别人会认得出来他,这样逮这个神秘人就好多了。甄士恒卯足了劲,跑了过去。等到神秘人跑向四号和五号宿舍楼之间的走道时,甄士恒更高兴了,由于学校中建有高墙阻挡,那里就像是个死胡同似的,立马放慢脚步,跑了过去。

  甄士恒到达那个走道的口,累的是大口的喘着粗气,站定之后,见到神秘人背对自己,看其背面,个子和自己差不多高,上身穿着T血,下身就是普通薄裤,脚穿运动鞋。甄士恒叫到:“你在跑啊,你不是很能跑的。哎,累死我了。”甄士恒顿了顿,双手叉腰再次说道:“嘿嘿,你怎么停了,还不转过脸来,给爷笑一个。”此时的甄士恒那是得意的很啊。

  神秘人突然说话了,显然声音有假,像是在捂着嘴说的似的:“你以为这是我本人,你不是说让我跑嘛,我就给你跑个,叫你开开眼。”说完纵身一跳,那三米多高的围墙,对这神秘人而言,那就像“跳房子”似的,一跳而过。甄士恒见到此番情景,那是目瞪口呆啊,一屁股就坐地上了,用手指着那个围墙,半天不动,过了约有十来秒钟,甄士恒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这是人吗?那么高的围墙,他竟然跳了过去,真要是和他干上了,我小命还有的了吗?甄士恒细想,他没取我性命,看来我还是有用的,也别想着搜他了,我还是先想想自己吧。慢慢起身,失望的朝着食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