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说好的什么呢?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八章说好的什么呢?

  不去管她了,先去洗个澡吧,跑了这么一段距离下来,如果不出汗那才叫见鬼呢,先是被拉到了喷泉里,不知道被干净的还是不干净的水,弄湿了全身,又是一大段的长跑,现在粘哒哒的很难受啊。

  在观察了下艾米的情况,暂时看起来应该不会醒吧,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先去洗个澡吧,只是洗澡而已,不会有什么麻烦事吧。

  舒舒服服洗着热水澡的凌慕丝毫没有注意到开门的声音,他完全忘记了他现在不是一个人住,所以,客厅传来了一声尖叫:“啊!凌慕,你给我出来!”

  衣诺黎回来了?额?回到家,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女人在自己家里,也不至于这么大反应吧,随便裹了一条浴巾,浑身还是湿答答的走了出去,骗人的吧,不可能吧,衣诺黎瞪着凌慕:“艾米怎么会在这里?给个理由!”

  艾米?她认识班长,这就好办多了,不过,说她落水,落水在喷泉里?先不管有人信不信,喷泉落水?这现实吗?貌似,是个人都不会相信,如果这样说出来,反倒会适得其反,嗯,最佳的方法:“额,就是,艾米是我那个班的班长,然后,今天路过商业街的时候,额,看见她落水了,就把她救了起来,然后,然后,她昏迷了,没办法之下,之好把她背到了这里。”

  这听起来,未尝不是一种理由,看着衣诺黎逐渐缓和的表情,凌慕倒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为什么会在意她的表情呢?自己不是巴不得被她赶出去呢?然后好过自己的悠闲日子?早知道就不这么说了,悔不当初啊,悔不当初啊

  衣诺黎看着凌慕懊悔的样子,仔细一想就知道凌慕在那里想什么:“如果,你是有异常行为的把艾米绑架到了这里,那么,我就杀了你。”

  开玩笑的吧!这不可能吧!这是骗人的吧!不过她的目光的确像是杀人的样子,凌慕变成了一块石头,风化在了原地,就在此时,艾米的眼睛也逐渐的睁开了。

  艾米睁开了眼睛,突然发现身前有着一个围着浴巾的男人,浑身还是湿哒哒的,自己的全身也是湿答答的,下意识的幻想出了发生事情的经过,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变态狂就是跟踪狂,绑架了我来到这里,自己浑身湿透的原因并不清楚,不过还是先打探下这个男人的口风。

  打定主意的艾米,虽然心理无比镇定,但是说话的语气却带着哭腔,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装出来的:“喂,变态狂先生,你绑架我的目的是什么,要钱的话,我可以给你,但是请你放过我好吗?”

  变态狂在回过头的一瞬间,艾米浑身发颤,是凌慕,凌慕那个变态,原来说他是跟踪狂是真的,该死,怎么办,转过头的凌慕,快速的走到了艾米的身前,凌慕往前一步,艾米则连续的后退着。

  这该死变态到底想做什么,不会是,不会是,艾米从沙发上跌下来,快速的缩到了墙角,丝毫不露痕迹的从衣服中摸出了一把小刀:“凌慕先生,求求你不要这样做好吗?你虽然是变态,但也要有下限啊,放心,如果你放了我,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吗?”

  “喂,凌慕”一个女人的声音?他还有同伙?看来自己准备刺伤他,逃出去的计划落空了,不过同伙怎么是个女人?而且声音还这么熟悉?

  衣诺黎挡在了凌慕身前,让凌慕停住了脚步,看着艾米害怕的样子,在看着凌慕的样子:“喂,凌慕,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像是一个变态狂?不对是猥琐狂?一个浑身只围了一块浴巾的暴露的变态的猥琐狂。”

  艾米逐渐的确认了眼前之人的形象,是衣诺黎,从背后一把就抱住了衣诺黎:“呜呜,小黎,救我,有变态狂。”

  衣诺黎对凌慕使了一个眼色,凌慕则会意的往楼上走去,还是交给衣诺黎吧,看艾米的样子误会的不清啊,等到凌慕从楼上换好衣服下来之后,艾米抱着头,在回想着什么,衣诺黎则只在一边倒着红茶。

  艾米看了一眼凌慕,又低下头,继续回想着,接过衣诺黎倒满茶的茶杯,眼神之中的恐惧逐渐的淡去:“难怪我觉得怪怪的,不过衣诺黎,借件衣服来穿下嘛,顺便借你的浴室洗个澡,这样粘哒哒的真难受啊。”

  衣诺黎应了一声,引着艾米往楼上走去:“嗯,走吧,楼上去吧。”本来都已经进了房间衣诺黎,还特意跑出来对着楼下喊了一句:“喂,猥琐狂先生,禁止偷窥哦。”

  自己给自己倒满了一杯茶,端着茶杯看着茶杯上散出的热气,少有的叹出了一口沉重郁闷的叹息,一杯茶喝完,又给自己满上了一杯茶,就这样静静的等着。

  楼上逐渐传来了脚步声,下来了吗?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的艾米出现在了凌慕的眼前,这服装,其黑色的宫廷哥特萝莉装,好冷艳的感觉,不会是衣诺黎的恶趣味吧,正常点的人不会给客人穿这种衣服吧,虽然现在是三月,单穿这么厚还是会热的吧:“额。不会热吗?”

  虽然话是对艾米说的,但是目光确是看向衣诺黎的,艾米刚想回答凌慕的问题,衣诺黎在艾米的背后,手上提着黑色的扩边发箍:“呐呐,把这个也带上啊。”

  艾米听见了衣诺黎的声音,刚回过头,一个东西就套在了头上,衣诺黎满意的打了一个响指:“goodjop!”

  Goodjop你妹啊,这让艾米怎么出门啊,不会给人围观啊!随便给她一套衣服穿着回去就算了,你给一套萝莉装!恶趣味,十足的恶趣味。

  满脸含笑的衣诺黎转过头,笑容变成了诡异的黑色,走到了凌慕的跟前:“你要知道,我身高是178,艾米只有158,差了20公分,所以,我就把我小时候的衣服拿出来咯,头次发觉,艾米还有这种潜力!”

  这和潜力有什么关系啊,不对这已经不是潜不潜力的问题了,是你脑子正不正常的问题了,虽然嘴角有点抽搐,但压抑着自己的心情,柔和的问道,不柔和不行啊,看衣诺黎的表情,就知道,不配和她,会死的很惨的,是绝对会死的:“额,艾米,你没事吧?”

  艾米坐在了沙发上,手撑着下巴的样子显得很淑女:“额,你是说我落水的事情?额,其实呢,我是患有极少数的对水恐惧感的心理疾病,很少见吧,不要用怪异的眼光看我啊,真的对水有恐惧感。上辈子估计是被水淹死的。无论是海水,河水还是湖水,甚至游泳池里的水都会使我感到不安。”

  她不洗澡的吗?对水恐惧感?难道不洗澡,不洗手,不喝水吗?这不可能吧?可她的表情并不像实在骗人的样子。

  艾米盯着凌慕的脸,希望捕获到一丝表情的浮动,只可惜并没有自己想要看到的表情:“真的是面瘫吗?算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不能接触到,有深度的水,也就是说即便一个小池子也能淹死我,我无法想象出它有底的存在,不过,洗澡什么的还是没有这些问题存在的。”

  衣诺黎貌似早就知道了,或者是不感兴趣,反倒是一直盯着艾米看,时不时满意的点点头,看来这恶趣味还没有消散啊,虽然被叫是面瘫,但却没有一点难受的感觉,难道是天生的M?无奈的靠着沙发:“说好的什么呢?”

  (特别篇下上半部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