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布隆希尔特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一卷逃不脱的命运第十九章布隆希尔特

  放学后,走在回衣家的路上,凌慕依旧在想着慕容玫的话,规则战争,看着颤抖的双手,这是恐惧吗?身体撞上了什么?看一眼自己所撞到的东西,竟然是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美女,带着黑色粗框的眼镜,红色的短发,好长的美腿,凌慕反射的说道:“对不起,请问你没什么事吧?”

  美女推了下撞歪的眼镜,没有流露出愤怒的表情,只是笑着说道:“我是没事,可是你却会有事了!”

  美女抬手,凌慕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给一根锁链包裹住自己,锁链将自己拉起来了,腾空在天上,在看着刚刚自己站立的地方,几根巨大的地刺,格外的刺目,锁链是哪里来的?凌慕看着锁链的尽头,竟然是,混沌!是混沌!

  美女“切”了一下,看着给裹在天空上的凌慕,只是笑着:“没想到还有人会帮你,出来吧,躲藏在暗处的魔术师!”

  鼓掌声,自己差点死还鼓掌,凌慕转过头,看着慕容玫从黑暗的角落走出来:“德三阶的布隆希尔特?”慕容玫看着地上的地刺,走上前手指触碰到地刺的表面,地刺瞬间化为灰烬,裹住凌慕的锁链也同样放了下来,锁链消失在混沌之中:“你们德国的魔术也不怎么样么,如果只是这样的攻击,怎么可能会被选为代表最强的三阶呢。”

  布隆希尔特脸上笑着,看着慕容眼中流出寒意:“我想如果只是杀他的话,应该够了,我说,不知名的魔术师,你如果现在走,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怎么样?”

  “如果,你告诉我理由,我也可考虑,你的条件也未必不是不可以。”慕容玫没有马上拒绝,只是和她谈起了条件。

  “受人之托,杀了他,仅此而以”

  “如果只是这样,那么就说声抱歉了,我想我是不会离开的,如果,你是给这小子抛弃的怨妇,我果断二话不说,立马就会离开。”凌慕听着慕容玫的话顿时一阵头大,我难道真的有这么人渣?想抱怨的时候,却给慕容玫一挥手,直接向后飞出一断距离,在他退后的时候听见了布隆希尔特的怒吼:“你这是在激怒我吗!魔术师!”

  慕容玫依旧平淡的语气:“如果你是这么想的话也可以理解。”

  布隆希尔特看着慕容玫,将右手抬起,把手背对着慕容玫,本来光洁的手背,一个黑色的刻印,渐渐浮现:“见到了吗,魔术师!这就是规则刻印!即便如此你还要挑战我吗?”

  慕容玫看着布隆希尔特手背上的刻印,用着不屑的眼光,同样抬起右手,一个白色的刻印浮现在了慕容玫的手背上:“真是恶心的刻印,你是原罪吧。”

  布隆希尔特一直记得委托人所说的,目标的身边有着强大的魔术师保护,如果可以尽量不要和她们发生冲突,原来如此,他身边,有着的是规则的保护,难怪那个男人会如此的小心,不过即便如此自己见不见的会输,骄傲,自负充斥着布隆希尔特的内心,高傲的报上了自己名字:“布隆希尔特,原罪阵营,规则Envy,你的名字呢?”

  慕容玫听见了布隆希尔特的回答,同样的回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慕容玫,观战者阵营,规则命运!”

  “既然,大家都是规则战争的参与者,没必要为了这种小事,而计较什么吧。”布隆希尔特显然不想和慕容玫发生冲突,依旧在劝解着慕容玫,而回答她的确实慕容玫的一句:“天之锁!”

  无数的锁链从无数哥混沌蜂拥而出,直接把布隆希尔特给围住,只露出了一个头:“这就是我的回答!”

  布隆希尔特被包裹在锁链里,所没有丝毫的紧张和恐惧“这锁链是宝具吗?竟然能够让我毫无防备的给困住,这一点,你值得称赞。”布隆希尔特脸上露出的诡异的笑容:“真是可惜了一件宝具!费特之矛!”

  锁链被破开了,就像击碎豆腐一般简单的破坏了天之锁,锁链散碎的落下,布隆希尔特,手持这一把金色的长矛,落地,慕容玫看着她手中的武器:“虽然好奇有些事情,但是我暂时还不会问,还有我的宝具可没那么好破坏的哦,知道为什么叫天之锁么?因为啊,天知道,这条锁链有多长呢。”

  布隆希尔特摆出了一个笑容,但却让人感觉很严肃,把手中的长矛舞了个枪花,做出一个战斗的姿势:“我期待一场让我们兴奋的决斗。”

  慕容玫看着布隆希尔特摆出的攻击姿势:“呐呐,虽然我很惊讶你的长矛能够破坏我的天之锁,但我可没兴趣和你决斗,但是你真的认为我只有一件宝具吗?做为最强的观战者,这么容易给击破的宝具,会是我的王牌么?”

  布隆希尔特没有答话,向前冲去,突刺,慕容玫诡异的身影竟然以一种诡异的角度,躲了过去,布隆希尔特,连续的几击,全部被一种诡异的角都躲了过去,布隆希尔特的脸上凝出寒霜:“逆转因果,在躲避之前,就已经确定了,无论如何都无法被刺中的因果吗?真是恶心的魔术!”

  慕容玫丝毫不在意被她所说恶心的魔术:“既然知道,那你还有必要继续下去吗?”

  布隆希尔特丝毫没有被前面的攻击所打击到,反而以一种高傲的姿态看着慕容玫:“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这种魔术有个致命的弊端!”

  挥动长矛,向着慕容玫刺去,在慕容玫再次以诡异的闪避躲开时,地上突然出现的地刺,击中了慕容玫,慕容身前浮现一个魔术阵,击碎了地刺,连续的倒退了几步:“不愧是最优秀的,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竟然能看出我的弱点,你猜想的没错,像逆转因果这种魔术,只能单体使用而以,是无法应对两个或俩个以上的魔术,但是我想你的主要攻击是你手上的长矛吧,如果你的长矛无法对我做出伤害,你就没有办法打败我!”

  布隆希尔特,摆出一个特殊的姿势,双手持矛:“但如果这样呢!”

  在远处的凌慕依旧感觉的到,魔力在凝聚,以一种恶心的速度在凝聚,虽然自己也凝聚过过魔力,但是好比自己在喝水,而她却在吞下自己的百倍,这种恶心的感觉,看着布伦希尔特手中的长矛,渐渐的发出金光,发出的金光在耀眼的同时:“击碎……神矛!”金色的长矛脱手而出。

  凌慕看着矛朝着慕容玫的脚下飞去,在即将击中的一瞬间,也同样以一种诡异的角都刺向慕容玫的心脏,慕容玫的身影已经无法闪避,长矛入体的声音,长矛在击中的一瞬间消失了,慕容玫捂着伤口,阻止着血液的流出,看着布伦希尔特:“逆转因果?不对,不是你在逆转,而是你手上的长矛,你的长矛是宝具?”

  布隆希尔特看着只是被刺穿肩膀的慕容玫:“真让我惊讶,你竟然能够躲避宝具,比起我的宝具,你的躲避更加的惊人,竟然能够在逆转因果的情况下,躲避掉致命伤,不愧是最强的观战者,我想你也应该知道,你为什么无法逆转我的因果吧。”

  (第十五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