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神父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九章神父

  快到饭点的时候,门铃想了,凌慕看了看衣诺黎,后者摇了摇头,又陆续看到诸女,见到诸女都摇了摇头,凌慕自言自语一句:“大概是送报纸的吧。”

  走到庭院的时候,通过猫眼看见竟然是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神父,凌慕打开门,是那个,石军神父的徒弟,名字好像是叫张,张家阳吧,这么准时,难道是来蹭饭的?这个时候,神父左右张望着走进来,迅速的关上门,不是有这样一句话,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么,看见帅气的神父,靠在门上大声的喘气,因为刚刚隔得远,没有发现,神父的异样,靠近之后才发现,神父的脸色惨白,头上的汗不断的滴下,凌慕心中再次恶意的想着,这个神父难道是欠了债,给人追杀,逃到这里了?

  突然间,剧烈的敲门声吓了凌慕一跳,从门外传来女声,尖叫着,大声的嘶吼着,而且都有一个共通点,都是女人!:“神父!神父!”

  “让我嫁给你吧神父。”

  “哦,神父,为了你我愿意皈依我佛,神父超度我吧。”

  “神父你是我的偶像,我此生非你不嫁。”

  凌慕顿时也感觉到了恶寒,话说基督教和佛教什么时候,合并了,这叫什么?中西结合?再说,现在的女人真是什么都敢做啊,话说外面的女人没有二十也有三十啊,原来这个神父还是个明星神父啊,即便明星也是有点男粉丝的吧,神父的为什么会全部都是女人呢,这年头小白脸这么受欢迎?神父本来有些转好的面容,瞬间在此变的惨白,看着丢进来的花束,越来越多,神父双腿一软就差昏倒了过去。

  衣诺黎觉得外面很吵,刚出来就看到了,自己的庭院中,散落着不少的花束,在看向门口,神父脸色惨白的靠在门上,衣诺黎勾了勾手,示意着凌慕过来,等到凌慕走到自己旁边,衣诺黎在看着神父,态度并不是很好,毕竟你要让魔术师对着一天到晚叫自己异端教会,怎么可能会有好的态度:“你是石军的徒弟?来这里有什么事吗?”

  神父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冷汗,摆出了一个笑容,一个难看到一种境界的笑容:“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能到里面去吗?”

  衣诺黎做了个请的姿势,态度并没有多少的转变:“是我失礼了,请。”

  神父也同样做了个请的姿势,示意着衣诺黎先走。

  衣诺黎把神父带到了客厅,卡莲和阿尔托莉雅也围了上来,卡莲拉着凌慕的胳膊,一副花痴样子的看着神父,在凌慕耳边悄悄的说道:“这个帅哥是谁啊,凌慕你认识?不过他也帅的太过分了吧。”

  没有需要掩饰的吧,凌慕心中大惊,为毛要掩饰!又能掩饰什么!怎么会突然有这想法:“这是石军神父的徒弟,就是上次送衣诺黎挂坠的人的徒弟,圣堂教会的神父,名字是张家阳。”

  衣诺黎看着还在留着冷汗的神父,也不多做交谈,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你来这是有什么事?可以说了吧。”

  神父左右看了一下,示意着衣诺黎这周围有人,不太好说,衣诺黎却没有在意周围的人:“你可以直接说,这里不会有什么威胁的,也同样不需要掩饰什么。”

  神父尴尬的笑了笑也不掩饰,径直的说道:“其实我是这次规则战争的参与者,其实,我的刻印能力很奇怪,是能够,是能够,无限的吸引女性的爱慕,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寻求你们的帮助,让我关闭这项能力。”

  凌慕却扑的笑出了声,这种男人都想要的能力,竟然,会有人想要关闭,不过能够吸引女性的爱慕,不过眼前的几个人怎么会没事?凌慕感觉到了周围的人的目光:“神父,为什么你的能力对这里的几个女性没有用?”

  神父摆了摆手,回答了凌慕的问题:“并不是对所有人都有用的,对那些特殊存在的人,是没有用的,或者特殊才能的人也是没有用的。”

  衣诺黎听到了参战者是,很明显的皱了皱眉头:“在此之前,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参战,是为了什么不得不实现的愿望吗?”

  神父大方开朗的伸出手,手指着屋顶,画了一个巨大的十字:“为了,传播主的教义,只要所有人聆听主的教义,人们便会幸福,就会少了很多杯具,主,会拯救所有人的灵魂,不会让人的灵魂陷入孤独,或者坠下地狱,在地狱中受苦,主会带着,我们的灵魂,进入美丽的天堂,在那里永远幸福快乐。”

  衣诺黎嘴角浮现了冷笑,她并不认同宗教,要让魔术师认同宗教,这比让国足出现还难:“神父啊,我虽然不敌视,宗教信仰,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是不要有的好,你知道吗,如果,所有人都把愿望放在这上面,那是多么可悲,那么人类早就灭亡了,像这种虚无飘渺的东西,让人追求,会害死人的,再说,什么美丽的天堂,如果有比这个更美丽的地方,你还会选择天堂吗?最重要的不能享受逐欢求爱的天堂又有什么乐趣。”

  神父脸上没有出现丝毫的不悦,这就是所谓宗教宽容的胸怀吗?:“如果,真的有那种地方,我想主会宽容的拯救你的灵魂,并且让你留在,你所认为美丽的地方,愿主祝福你。”

  衣诺黎惊讶于教会宽容的胸怀,这种明显的逆教,都可以被宽恕?教会真是一帮好人?见他的鬼去吧:“神父,我们不是来探讨这些问题的吧,其实你的问题很好解决,只要关闭自身的魔术回路,作为代行者,你难道连这个都不知道?”

  神父迷茫的看着衣诺黎,很明显就是完完全全的听不懂:“魔术回路?那是什么东西?代行者是教会的高层,虽然,我的师傅是代行者,但是,师傅没有传授我,神秘之技,只教了我,一些武技,所以我并没有继承师傅代行者的名字。”

  衣诺黎显然没有想到会是这种反应,原来参战者,不一定要拥有魔力:“也就是说,你没有魔术回路,像你这种连到魔术回路都没有的人,都会给选中作为参战者,我想你是唯一一个,不会用魔术的参战者了。”

  唯一一个?阿尔托丽雅,不是也不会魔术?不过却从身上,感觉的出魔力流动,虽然传说中的大不列颠王,是拥有红龙血脉,不过这和魔力的流动有关系吗?

  如果是龙的话,多多少少会存在一些关于魔力的传说吧,最简单来说,毕竟龙会喷火,这些火不可能是存在的,而肯定是用魔力编织出来的,但是这个神父却是一点魔力的波动都没有,确实是一点魔术都不会的人啊,但如果不会魔术,难道要用体术来获得胜利吗?没有魔术的加强,也就是说,如果他的拳头和衣诺黎的宝具装上,估计一秒都不要,就变成了灰烬了吧。

  “你这个能力不是很好吗,我想是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能力对吗?”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出现在了他们对话中,尖锐而有突进性的言论和凌慕熟悉的语气和声音。

  凌慕惊讶的看着不远处站立着的身影,不是惊讶,而是被吓到了,此时的凌慕汗毛倒竖,就如同被刺激了的猫一般,翘着尾巴做出了攻击的姿态,气息被封锁,魔力涌动,凌慕的手中光华开始凝聚!

  (第九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