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逃离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二十六章逃离

  “只可惜,这辈子也就到这里。”藤木橙子将手枪从背后拔出,对着凌慕,扣动扳机,枪响了,倒下的不只是凌慕,准确的说是扑到,凌慕倒在地上,抱着藤木橙子。

  在开枪的一瞬间,凌慕就知道,藤木橙子这是在求死,凌慕快速的将她扑倒,周晓的枪响的很快,只要再晚一秒,藤木橙子绝对会死在这里,查看了下藤木橙子的伤势,还好避开了要害,怀中的藤木橙子只是被擦伤了手臂而以:“你这辈子,我虽然不知道还有多久,但是绝对不是在这里结束!因为这里有我,我不会让你这么简单的就结束的。”

  凌慕扶起了藤木橙子,看着举着枪的周晓,用手按下了周晓的枪:“周晓警官,不要动了,不要在试图开枪了,忘记她身上还有炸药了吗?你要这样,我们都会死在这里!不仅是我们,所有的人,都会给你陪葬。”

  但是,这血怎么止不住,凌慕撕下一截衣服,包扎,但是没有用,血很快就浸染了整块布料,怎么会?明明很小的伤口,去无法止血。

  鲜血汇成一个小溪,伴随着流出的血也越来越多,藤木橙子的脸色越来越惨白,看着不断忙碌的凌慕,为了给自己包扎,一件衣服已经消失了,伤口不大,但是却无法愈合,只能这样死掉了吗?藤木橙子脸上突然露出一丝笑容:“凌慕,这就是你的正义吗?”

  凌慕摇了摇头,看着她的伤口,额头上的汗一滴一滴的滴落在地上:“不这不是我的理想,这也不是正义,如果这是正义,你就不会有事,你会好好的活着,这才是正义!”

  藤木橙子惨兮兮的笑着,看起来真是格外的美丽啊,藤木橙子看着周晓孤寂的背影,在看着凌慕略显忙碌的身影,却显得格外美丽?美丽?脸上的笑容幅度越来越大了,拉过凌慕的手:“好吧,是你赢了。”

  藤木橙子对着凌慕是笑着的,但是看向周晓的目光,却变成了冷漠:“这是你的杰作吧,你可以解除了把,不然,我死了,这里的人都会死,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周晓,周大警官,伟大又神圣的赐福的参战者,先报上你的名字和规则,在来解除我的伤势,不然,嘿嘿,当然,我也会报上我的规则,原罪阵营,冷漠规则,日三阶,藤木橙子!”

  明明因为失血过多,连站立都是摇摇晃晃的,但依旧还是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无论是脸上还是心理上的决心可不是一般的强烈。

  周晓无奈的叹了口,收起了手枪,放入了口袋,侧过头:“赐福阵营,规则意志!我想问一个问题,你知道为什么天空中的云,会不断的飘吗?”

  走上前,在藤木橙子的伤口处,打了个响指,手背上的规则刻印一闪而过,不再出现。

  摇晃了下手臂,藤木橙子对着周晓,翻着白眼,完全无视了周晓的问题,对眼前这个警官一点好感都没有,怎么看都是伪君子一个类型的,怎么可能会和他多说一句呢:“规则之力真是神奇啊,明明这么小的伤口,却能流这么多的血,要是你不救我,估计会流血致死,要是打中身体,不是连救的机会都没有啦?”

  周晓刚毅的眼神看着藤木橙子,一种让人感觉到寒锋的眼神:“好了,你玩够了吧,这出闹剧该结束了吧?恐怖疯子!”

  藤木橙子突然俏皮一笑,也不理会锋芒毕露的周晓,单独靠近着凌慕:“疯子?多谢哦,其实呢,我怀疑你们警察的智商,现在几点呢?凌慕?”

  凌慕只是开始的时候疑惑了一下,不明白,但是三秒过后,凌慕突然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9点。”

  藤木橙子靠近着凌慕,搂着凌慕的头,让他靠近着自己:“你们上课是几点?”

  凌慕闻着藤木橙子身上发出的体香,香味刺激着凌慕的思考能力,即便这样,还依旧得出了结论,得出结论之后,淡然的回答着藤木橙子:“8点。”

  藤木橙子拉着凌慕的手,围着周晓绕了一个圈,上下打量着周晓:“所以说这帮警察没脑子呢,一个小时能做什么呢,把这里放满地雷?这怎么可能呢?周警官,你可不是奇迹才能走过来的哦,只有一个地雷,已经爆了,所以你,可以很安全的走过来哦,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心音炸弹这东西你听过吗?”

  藤木橙子用只有凌慕听得到声音,快速的在他的耳边低语了几句:“这个人不要去相信他,不然你会后悔的,他的眼神和内心都绝对不是人类,不要看现在这个样子,现在这个样子只是没有目标而以,如果有了目标的话,他就是恶狼和恶鬼,会不择手段的使用卑劣的手段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就是那种人,记住了。”

  看着拔枪的周晓,藤木橙子丝毫没有被威胁的感觉,反倒是深吸了几口气打了个响指,对着凌慕做了一个飞吻:“BYEBYE,凌慕帅哥,我们还会再见的哦。”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巨大的烟尘,遮蔽了所有人的视线,周晓不敢开枪,他不知道会打到那里,只能静静的等着灰尘消失。

  只是单单的犹豫了下,灰尘被打破了,一个摩托车带着狂风席卷而去,在校门口的警察看着疾驰而去的摩托车,整整一分钟才反应过来,全部看向了周晓,在等待着警长的发话。

  周晓心中响起了一句话,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周晓只能怒吼着:“看我干什么,追啊。”

  说完这句话,看着远去的藤木橙子,猛地一拍脑袋,这群猪,无力感从心中泛起,现在的人还是缺少意识啊,只能怪过的太过安逸了,对待那些突发事件,只会发呆和指望他人了吗?

  凌慕拍拍了拍周晓的肩膀,手指着在教学楼欢呼的学生们,周晓心中一紧,对了,差点把这茬给忘记了,看来自己也是那种缺少意识的人啊:“里面的学生都可以出来了,这次的危机解除了,不过这个学校暂时还不能用,大家都回家吧,放假了。”

  周晓转过头,打量着凌慕,十分满意的对他点了点头:“勇气可嘉,值得嘉奖,你先走吧,晚点我会拜访你的。”

  凌慕前面的话听的莫名奇妙,后面那句话才是他的本意吧,拜访我?是和衣诺黎一样的阵营应该对我没害处吧,再说我先在住在衣家,见我等于见她,应该没什么坏处吧,即便是魔术师,不再魔术师的世界中,只能保持普通人的身份,所以警察只要调出户籍,就能知道自己住在哪里了:“嗯,周晓警官,十分欢迎。”

  凌慕突然身体背后涌出一股巨力,人完全的就倒在了地上,嘴唇轻吻大地?我擦!明明就是吃泥,完全就不用想,是谁做的,会这么做的只有一个人,艾米,可爱的班长,此时不用想,正流着眼泪,坐在凌慕的身上,敲到着凌慕的背,凌慕心中无奈,但却没有一点办法,只能承受着,只能一边喊着疼,一边郁闷着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周围围了一群人呢,对着自己指指点点的。

  周晓看着凌慕求饶的样子,放下了脸上的严肃,某种意义上,开怀的笑了起来,一改往日严肃的作风:“少年,悠着点,有的时候长的帅也是种罪过。”

  (第二十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