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合作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二卷高空利剑第二十七章合作

  第二天,学校打来电话,是卡莲接的电话,说是学校停课一个礼拜,和预想的差不多,卡莲拉着凌慕,说要陪她出去玩,但是因为和一个警察有约,而且不知道周晓什么时候来,但是绝对就在这两天,所以只能拒绝了,卡莲自然是不可能这么简单的放过凌慕,万般无奈之下,只能和卡莲说等周晓来了之后在陪她出去玩,并且玩好几天这样,卡莲才勉强放过了自己。

  好不容易摆脱里卡莲,没想到的是,中午周晓就到了,凌慕请他进去,坐在客厅:“周晓警官,十分欢迎啊。”

  卡莲站在凌慕身边,凝滞了一下,拍了拍凌慕的肩膀:“这不是上次恐怖袭击的那个警官?虽然笨了点,不过勇气可嘉!”

  衣诺黎出现在卡莲的背后,手变成刀型,一刀斩在了卡莲的头上,拎起卡莲,往厨房一铥:“我们有事要谈,饭已经做好了,你去吃吧。”

  周晓看着嘟嘟囔囔离去的卡莲,露出一个很慈祥的笑容:“这孩子和我儿子差不多大,不过没她这么听话,呵呵,我儿子也十二岁了。”

  衣诺黎靠着沙发坐了下去,他有儿子关我什么事,说这些干嘛,无视了周晓的话:“周警官,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周晓看见衣诺黎直奔主题,那他也不隐瞒了:“我知道你们不是普通人,所以我希望我们之间有个合作,为了防止像昨天这样的事发生,而且我对许愿书完全不感兴趣,我的愿望,不过是简简单单的旅行自己的职责,来保护人民,如果没有人制止这些,对普通人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

  衣诺黎知晓了他是参战者,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联想到他昨天所做的,犹豫了一下:“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你要知道,按照你的想法,主动出击,这不是什么优秀的方法,虽然,魔术师的尊严,不允许我这么做,但规则战争,是可以使用任何在手段的。”

  周晓的眼睛诡异的眯了起来,凌慕突然感觉到了冷气:“你错了,我的主动出击,只是暂时的,如果所有的参战者都和你一样,这样规则战争会被拖多少天,拖得越久,普通人就越危险,我们只要做出挑衅和引诱,然后让他们自己决斗,再说以我们三个人的实力,会弱到哪里去吗?”

  衣诺黎看着周晓,虽然他说的手段,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手段,但未常不是一个好的方法,犹豫了一下大方的说道:“没错呢,不算你,就我和凌慕的确不惧怕任何人,不过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给一个理由。”

  周晓没有看衣诺黎,反而转过头看着凌慕:“我想凌慕会相信,我和凌慕是一个目地的,为了终结这荒缪的战争,为了阻止有人受到伤害,这就是我想的正义,如果是我们获得胜利,我会把许愿书交给你们,自己则退出,不参与你们的分配,在此之前,我会一直给你们做助力,难道你不想终结这些吗?”

  凌慕被他的所说出的话震惊到了,自己从没有说过这样的话,但是周晓的猜测和自己所想的差不多,这的确是自己所想的,如果终结这些战争,不是就不会在有什么三阶家族,悲剧也不会发生,没错啊周晓真是太聪明了。

  衣诺黎看着凌慕的脸色,知道他被周晓的话所言中,这个蠢货,被人卖了还要给人点钱,现在的男人都是这么无脑的吗?立马打断了,周晓带有蛊惑的言语:“他是他,我是我,即便他想做出什么,我不同意,他也不敢去做,你想要终结战争,你忘了一个存在,使徒,使徒会让你这么做吗?再你许下这个愿望之前,他们就会杀死你,你所做的一切都会变回原型,不仅如此,连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

  使徒还能做这些?不是只能维护战争的公平性吗?怎么可能对参战者出手,凌慕显然不明白衣诺黎所说的,但是即便有疑问,依旧没有说出来,只是听着,她会解释给我听的吧。

  衣诺黎语速极快,说了一长串的话,只是停顿了一下:“警官你的谈判能力的确很强,知道从凌慕那里下手,但是呢,我不会同意的。”

  周晓眼见合作无望,站起来,凌慕心中想着,放弃了?要走了?周晓站起来,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头磕在地上,衣诺黎和凌慕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做,凌慕想要拉他起来,毕竟一个三十多岁的人,给自己磕头,受不起啊:“周警官,你起来吧,你的要求,我答应了,这总可以了吧。”

  衣诺黎无奈的叹了口气,给凌慕补上了一句:“暂时答应了,如果你有什么不轨,我们的合作就此取消。”

  周晓从地上爬了起来,也不管身上的灰尘,带着乞求的语气:“谢谢,我这里有藤木橙子的信息,我希望你们晚上一起和我去逮捕她,可以吗?”

  此时大警官的形象,威严,严肃都消散了,现在就如同一个乞丐,为了一点点的钱,低下头,在乞讨,这个世界明明还是这么民主的世界,但实际上呢?还是实力为上?即便,平时在高傲的人,在遇到比自己强大的人面前,还不是得要低下头颅,我不过想他是愉悦的吧,为了自己的理想。

  衣诺黎这次没有拒绝,反而思考了下自己可用的手段,毕竟这样一直等着,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结束,这场战争:“可以,大概几点,好让我们准备一下。”

  周晓看了下手表,回想了下部下给自己的资料:“7点这样,我会来接你们的。”

  送走了周晓,衣诺黎在凌慕的腰间狠狠的转了一下:“你这魂淡,答应这么快,你了解他吗?人家两句话,就把你给卖了,这个该死的魂淡,不要看那些人脸上装的很正义,万一是个伪君子怎么办!”

  凌慕腰间剧痛,但当时的情况如果不答应下来,最后会发展成什么样,谁知道呢:“衣诺黎,衣姐姐,饶了我吧,好痛。”

  腰间还在继续痛着,衣诺黎吗没有放手,赶紧想个话题岔开她:“对了,衣诺黎,就是如果,刻印碎了会怎么样?”

  衣诺黎果然松开了手,凌慕暗叹一口气,逃过一劫啊:“碎了?手背上的刻印吗?你的刻印碎了?”

  凌慕摇了摇头,指着楼上的房间:“不是我的,是藤木橙子,我看见他的手背上的刻印,黑色的,碎掉了,变成了星芒。”

  衣诺黎回忆了下,看着自己空的茶杯,凌慕快速的给衣诺黎倒满了一杯茶,轻茗了一口:“你要知道,刻印碎了的话,等于失去了能力,失去了刻印能力,一般如果不是自愿,是不会碎的,但是也有强制失去刻印的方法,比如说对方的刻印能力是剥夺,就能让你的能力失去,还有就是,你的心态转变,已经无法让你的规则承认你,就会自行的奔溃掉。”

  她的规则是冷漠,如果说在此之前她的心是死的,所以在那时候,她的心重新活了过来?冷漠也脱离了她,所以规则刻印奔溃了,如果是这样的,刻印这种东西是不是也太易碎了:“那奔溃了怎么办?能力失去了,还能算是参战者吗?”

  衣诺黎端起茶杯,看着杯子中的一片茶叶,慢慢的下沉:“虽然能力失去了,但是,如果不向使徒提出申请,依旧还是参战者,如果她递交了申请,就会被使徒所保护,不过这样,她就失去了获得许愿书的机会。”

  这东西真的这么重要吗?这二十六个人,人人都为了这东西在不断的,伤害,破坏,有这个必要吗?

  (第二十六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