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黑色的月下送葬曲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五章月下送葬曲

  衣叶仿佛受了什么重大的刺激,伤感的看着凌慕:“现在的小孩子,真是恐怖啊,不对,真是好坏啊,一点都没小时候乖,小时候总是缠着我,要抱要亲的,变大了,就把我当怪叔叔。”

  其实凌慕很想和他说,如果是个正常人,绝对不会做这种事的,所以醒醒吧这种话,可是看着衣父这样子,算了还是不说了,不然鬼晓得会有什么展开:“大叔,你回来绝对是有事情的吧,不是纯粹回来探亲的吧。”

  衣父立马换上了一副严肃的样子,凌慕心中暗叹,好快!国粹啊!:“这次回来是为了提醒衣诺黎一个事情,如果见到了月下和送葬,记得打电话告诉我,还有,最主要的一件事,如果能的话,少吃泡菜,因为,腌制食品是致癌的,经常看韩剧的话,你知道的,两个人在一起,过不了多久一个人得绝症,说这是是狗血,其实不是,是泡菜!”

  衣诺黎握紧了拳头吗,对这个无良的老爸也是很无奈啊,话说一半突然不知道扯到哪里去了:“先说月下和送葬,这两个你的同学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叙旧的话,你们自己解决,还有泡菜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吃过那种垃圾食品吗?”

  衣父摆着手,拉开一张椅子坐了下去:“月下和送葬虽然都是魔术师,但和我的关系也没那么好,他们一个研究肉体,为了达到根源,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另一个,怎么说了,算了不说了,这次他们的目标有可能是凌慕。”

  是我?怎么会?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躺着也中枪啊!凌慕顿时有些语塞,但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说了:“为什么会盯上我?我长得很帅?”

  衣父伸出手指,指着凌慕的胸口,无比纠结的看着凌慕:“帅,你还不及大叔我当年一半呢,原因是你的身体,你要知道,只要是凌家的人,都能使用的特殊魔术,聚能化,这种特殊的魔术,你自己也应该知道,只是对魔力的量要求高而以,对介媒是没有要求的。”

  即便这样又怎么样?凌慕纠结着,衣父清了清喉咙继续说了下去:“如果,月下得到了你的身体,让他主宰你的肉体,他就能够,聚能出破界宝具,用破界宝具,来打开,通往根源的路,所以他盯上了你。”

  凌慕此时无比的纠结,只能叹了一口气:“这也太荒谬了吧,就为了这种原因,话说根源那东西真的存在吗。”

  卡莲拍着凌慕的肩膀,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算了吧,如果他来了,有这么多人在,你也不会有什么事的,月下送葬曲这两个人,也是我们魔术协会指定封印的人,所以如果来,就留下他!”

  该来的总要来的,不用去管他了,看着衣父在自己怀里摸索着,摸出一个照片:“这可是我找了很久才找出来的,这是他们的样子,虽然是,十多年前的,但是,变化应该不会很大吧。”

  照片上两男一女,其中一个是衣父,三个人的背景是一个大钟?时计塔?这个大叔,也是高材生啊,凌慕指着照片:“那个女的应该就是送葬,男的就是月下了吧。”

  特征?他们也没什么特征啊,那个女的除了漂亮点,还有醒目的一身红色衣服,也没什么,那个男的,除了看起来有些阴沉,眼窝深陷,还是长头发,长的像个女人,当然单论长度,这能做什么参考啊!衣服女人穿的是红色的大衣,男人则是一身黑,这怎么样都成为不了线索吧,发型可以换,衣服也可以换:“就这样?”

  衣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手搭在凌慕的肩膀上,一副好好努力吧少年的模样:“就这样!”

  衣父把照片塞在凌慕的手上,看着凌慕,摇着手:“下面就交给你们了,如果见到他们,记得叫我,就这样,我先走了,对了照片不要弄掉啊。”

  等到关门声响起,卡莲做会餐桌,拿着筷子:“衣诺黎,你老爸到一点都没有变呢,还是那么奇怪的人。”

  衣诺黎点了点头,也不反驳,就像是在说无关紧要的人一样:“是呐,一直这么奇怪,我真心希望他能正常点,不过他这次带来的消息的确有点重要,月下送葬,这两个人,的确让人头疼啊,而且目标是凌慕,虽然凌慕,能够聚能宝具,但是却没有能够完全掌握,而且我们对他们的魔术,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即便是我遇上的话,如果我不使用刻印能力的话,胜负很难说啊。”

  卡莲头倒在餐桌上,一副很头疼的样子:“这两个人还真是棘手呢,记得时计塔三百年前的档案里,有着一样段当初问月下,为什么要杀人,他的回答是绝望,谁知道什么意思,魔术师一生都处在孤寂之中,转变为绝望的并不在少数,但是,能够拥有如此手段的魔术师,却依旧绝望的人,却只有他一个。”“,。”

  衣诺黎显然没有想到月下会如此的“高龄”,曾今听过衣叶提起过月下,也能猜到月下年纪很大,但是却没有想到会如此的夸张:“三百年前?那月下怎么会和老爹认识?他们不是同学吗?还有月下送葬这名字真奇怪。”

  卡莲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衣诺黎,就如同刚刚的话不是衣诺黎所说的一般,是自己的幻觉:“你不会不知道吧,月下送葬并不是本名,而是称号,就如同你老爸在时计塔授予的最高三位色的称号黑色一样,都只是称号,送葬是德国人,他的真名是英格-施莱尔-韦贝尔,月下是英国人,他的真名是伊森·瑞米迪欧斯·西波瑞亚诺·特立尼达,他们当初三人可是被称为黑色的月下送葬,是当时魔术师界很出名的,以最强的人偶师衣叶为带头人,来达到根源的目的,但是后来规则战争,衣叶,放弃了参战名额,从此不再修习魔术,这个组合也就消失了。”

  看着衣诺黎陷入了沉思,卡莲乘机拉着凌慕:“不过有一点值得庆幸,我们家的凌慕,很乖的,很少出门的。”

  这话,我怎么比你还像宠物了,比起时计塔三百年前就有月下的资料,月下的回答却更让人觉得意外,绝望?的确让人费解啊,不过卡莲的确提出了一个很好的方法,如果不出门,那么就会很大的减少受到袭击:“那我这阶段就不出门了。”

  藤木橙子摇了摇头,不能说是否定,只能说是怀疑的语气:“虽然,这样能够减少受袭的概率,但是这样不是很麻烦?所以我说,主动出击灭了他们,我们四个还会打不过他们二个?”

  卡莲像被什么所点醒,有些兴奋的抓着凌慕的胳臂摇晃:“对啊!为什么一定要躲呢,为什么不能主动出击呢?呐呐,你真的是个好想法啊。”

  衣诺黎驳回了卡莲和藤木橙子的提议,比起她们衣诺黎显然想的更多:“但是,你要怎么知道他们的行踪呢,他们是魔术师,不是杀手,如果是杀手,反倒好找,但是魔术师,他们想要暗杀你,你也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手段,什么时间过来暗杀你。”

  衣诺黎想了一下,眼神之中透过一丝寒意:“不过,如果我们太过被动也不好,所以,可以把他们引诱出来,也不失为一种好方法,但是,怎么引诱是一个问题,所以这阶段,凌慕你就不要出去了,等我们想好方法。”

  凌慕摊了摊手,反正自己也无所谓的,原先就不太喜欢白天闲逛,只是最多在晚上出去夜游一下而以:“好吧。”

  (第五节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