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预警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六章预警

  看着电视里正播放着的事件,这个礼拜,第六起了吧,不断的有人跳楼自杀,而且是在用一地点自杀的,这不得不让人感觉到诡异啊,偶尔夜游的时候都能听见风言风语,说什么这是诅咒什么的。

  虽然很想去看个究竟,但是被禁足啦,现在只能天天看电视啊,现在自杀的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那个废弃的大厦,现在都没人敢靠近了,虽然警方也封锁了现场,但是还是有人去跳楼,被人说成诅咒也不稀奇啊。

  奇怪的是啊,周晓怎么会没来找自己解决呢,照着凌慕的推理,如果遇上这种事情,周晓绝对是第一个找上门的,但貌似,难道他们真把这个案件当作自杀来看?一直没见到周晓上门,真是无聊的,平白做了这么多的分析,却没人听。

  周晓这个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支开他之后,就没有在出现过,阿尔托莉雅也是,都不在出现了,估计都很忙吧,很少会有像我这样闲得慌的人吧。

  门铃响了?会是谁呢,衣诺黎他们出去了,家里现在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啊,如果可能的话,最好是美女就好。

  透过猫眼一看,噗!是美女!不过是,阿尔托莉雅!刚刚还想到她,现在就出现了,凌慕连忙打开门:“阿尔托莉雅?真是欢迎啊,现在家里就我一个,请问有什么事情没啊?先不要在外面,往里面走”

  阿尔托莉雅摇了摇头,跟着凌慕走进了客厅:“没事,本来是想过来,问问衣诺黎关于,自杀案的情况的,不过不在的话,那就问问你吧,你也是魔术师对吗?也算是拥有独特才能的人。”

  凌慕显然没有想到阿尔托莉雅会问这些,自己虽然是初学者,不过这些问题还是能回答的,因为自己在家里做了这么多的分析和观察:“嗯啊,虽然我也是魔术师,但只能算是刚入门的魔术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你让我说对于那件事的看法,那我可就说了,这件事情,看似没有什么关联性,也许不该叫做关联性。”

  阿尔托莉雅疑惑的看着凌慕,很显然不明白凌慕的话,重复了一下凌慕所说的重要词语:“关联性?”

  凌慕给阿尔托莉雅倒上了一杯茶,指着电视中播发的死者的照片:“也许应该叫做共通点吧,自杀的女孩,就读不同的学校,互相也不往来,都是私生活没问题的好孩子,家人对他们的自杀,一点头绪都没有,如果从案件考虑,他们的案件是极其个人性质的,完全可以认定为对于自身心怀不安导致的突发性自杀,因此也没有想要留下的遗言,警察也没有重视这个共通点。”

  凌慕停顿了一下,却给阿尔托莉雅拍了下手臂,这力量好大,也好痛:“反正要死的话,找个不给人添麻烦的方法不就好了?”,

  阿尔托莉雅看着自己,青色的眼眸,竟然带着些忧郁:“就是这个道理,如果对这个世界,没有留恋的话,那根本不必要,让他人知道自己的死,没用留下遗书,既是没有任何的意见,就这样消失,反过来如果,引人注目的死,则这种情况本身就给我们留下了遗书,不过,他们跳了下去,没有任何的遗言。”

  阿尔托莉雅眼神之中带着少许的果断,看着凌慕停下了,立即追问道:“也就是说?”

  凌慕喝了一口茶,揉着自己被阿尔托莉雅拍到的手臂:“也就是说,他们原本没有死的打算,就好像,他们只是正好去那边买东西吧,却不幸遇到了交通事故一样。”

  阿尔托莉雅突然敲了下凌慕的背,无视了凌慕发出的惨叫声:“你的意思就是说,他们的死不是自杀?也就是说有人害死了他们?是他杀?”

  看着阿尔托莉雅把自己的话当真了,凌慕知道自己所说的只是自己的看法,不一定是正确的,自己如果分析的不正确,那就是在误导人,赶紧解释到:“这只是我自己的推理,并不一定正确,还是等衣诺黎她们回来吧。”

  阿尔托莉雅摇了摇头,站了起来,坚决的说道:“如果,多等一刻,就有可能人会死,既然这样,那我就先去看一下,或许还会有什么发现。”

  凌慕心中想着,阿尔托莉雅真是骑士道过重啊,话说骑士道是她创的吧,虽然知道她是亚瑟王,但还是不怎么放心她一个人,算了,我还是走一趟吧。

  凌慕拿起了外套,对着正准备离开的阿尔托莉雅说道:“等一下我,虽然我魔术不怎么样,但是,我起码也是个魔术师,我们一起去吧,我对这次的事情也挺在意的。”

  这座大楼被废弃了,周围因为传闻,一个人都没有,大楼的周围,布满了警察的封条,禁止入内的标识很醒目呢,凌慕从外套里拿出了一把匕首,划开了封条,走在了最前面,看着楼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这里的建筑很奇特呢,必须要沿着楼层经过每一户,才能到上一层呢。”

  凌慕带着阿尔托莉雅不断的沿着楼梯往上走,这可是九楼啊,凌慕看了下,灰尘真多啊蛛网密布,扶手都有不少的缺失,完好的部分,都是锈迹斑斑,凌慕回过头准备让阿尔托莉雅注意下,耳边却听到了笑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谁!”

  猛然回头,抽出匕首,却只看见一块石灰块,掉在了下面,笑声就如同没有出现过一般消失了,凌慕送了口气,放松了下来,多心了吗?

  阿尔托莉雅看着突然间拔刀回头的凌慕,一脸的严肃,但很快又转变回了正常的脸色:“有什么问题吗?”

  凌慕尴尬的摸着头笑了几声,刚刚有可能出现了幻觉,真的是幻觉吗,总感觉这里很异常:“没什么。”

  凌慕的头刚转过,准备继续带路,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了凌慕眼前,没有一点预兆出现的人影,可把凌慕吓得不清,但是人影说的一句话,更加让凌慕觉察到了不正常,带着轻轻的笑声,轻轻的说道:“飞吧。”

  凌慕握着匕首的手诡异的抬出,无论用多少力量,都无法挣脱,握着匕首的手,刺向自己,凌慕反抗着这力量,可惜的是,这力量太强大了,反抗只持续了一秒不到,手中的匕首毫无顾忌的向着凌慕刺去。

  在匕首即将刺中自己心脏的时候,一把无形的剑,挥出,匕首倒飞了出去,凌慕叹了口气,获救了吗?

  甚至连到感叹都来不及,左手感觉被什么拖着,凌慕右手用尽全力的摁着左手,但是牵扯的力量太强大,人直接被撞在了栏杆上,笑声,再一次出现,并且不断的浮现着身影。

  凌慕的身体在匕首飞出去后,不断撞击着栏杆,栏杆本来就是年代久远,挨了几下重击之后,栏杆就脱离了地面,掉落下去的护栏,发出重重的坠落声,要是从这里掉下去,必死无疑了吧。

  阿尔托莉雅观察到了凌慕的异常,迅速把凌慕的身体顶在了墙上,凌慕很难想象阿尔托莉雅娇小的身体,却能爆发出如此的力量,这力量强大的能够压死一个人,如果能说话,凌慕此时很想说,阿尔托莉雅,你用的力量太大了,一断时间的挣扎后,凌慕的身体,停止了不规律向前冲的运动,阿尔托莉雅察觉到了事态已经过去了,松开了被自己顶在墙壁上的凌慕。

  (第六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