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营救
作者:轻笑02      更新:2015-06-26 18:39      字数:0
  死神之花。第三卷新月之痕第二十四章营救

  车子快速的行驶在公路上,车上开车的衣诺黎对着再看资料本的聂媜交代着一些事情:“凌慕在西栋十楼,由我从正面进入吸引注意,你趁机救他,你可以从公寓附近的排水孔进入下水管道,通过地下车库,估计那里就是他们的魔术工房。”

  聂媜看完了资料上的图纸,和建筑结构,把资料本递还给衣诺黎,心中还是浮现了一个疑问:“你是侦探吗?”

  衣诺黎摇了摇头,专心的开着汽车:“我才不是什么侦探呢,我是魔术师,很厉害的那种,工具我已经准备好了,后面座椅上的那把白色的剑,由你来交给他,后面的那个背包里面都是些,你可以用的,当然,那把剑你也是可以用的。”

  下了车的两人对了下手表,衣诺黎看了下两人手表:“十点半开始行动。”

  聂媜的脸上再无之前的阴霾,取而代之的是开朗的笑容:“总之先和你道个谢,还有你的名字,真的很美呢。”

  聂媜掏了下口袋,从口袋中摸出了一把钥匙,丢给了衣诺黎,自己则拿起了被包住的白色的剑和背包:“这个交给你,不要问是什么,总之今后就交给你保护了,他可是个不让人放心的男人呢,完事之后,我们最好还是不要见面了,也不要互相寻找,万一得知对方因为自己而死掉,会连觉也睡不好的。”

  聂媜伸出了一个拳头,一个男人之间用来鼓励的手势,对着衣诺黎:“那家伙不需要我,对我和你这样的家伙的类型,还是你最般配,再见。”

  衣诺黎语气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温柔,两只手,碰撞到了一起,温柔的语气,只在曾今出现过:“永别了。”

  做完这一切的聂媜,没有任何犹豫的转身离去,跑着鼓励着自己:“没错,等着一切结束,在重新来过。”

  衣诺黎看着离去的聂媜,心中到是期待着,就交给你了,自己如果运气好的话,再见吧。

  衣诺黎一路小跑的跑进了公寓的大厅,观察着周围,“叮”电梯打开的声音,月下站在电梯的中央,看到了衣诺黎,送葬露出了一口白牙,满脸的笑容:“呀,我正打算找你了呢。”

  衣诺黎此时才注意到送葬怀中抱着什么东西,仔细一看竟然发现是一个头颅,还是衣叶的头颅,衣诺黎往后退着,送葬则是往前逼近着,送葬拿着头颅:“做的不错吧我也非常中意呢,这颗头其实还活着呢。”

  送葬的手指挖入了衣叶的眼窝,鲜血随着脸颊不断的滴落:“你砍,还能哭呢,还能听见声音。”

  沾着鲜血的手,上下搬弄着衣叶的嘴,让他如果开口说话一般,嘴唇上下动着,衣诺黎显然是不太相信眼前的头颅是衣叶的,看着眼前变态的人,还有恶心的事情,反胃的感觉再也忍受不住,吐了出来,送葬伸出了舌头,在沾有鲜血的地方舔了上去:“衣叶,怎么办,我要杀掉你可爱的女儿了,很伤脑筋吧,很不甘心吧,因为你已经没办法出手了。”

  送葬把头颅举过头顶,双手之中魔术阵浮现,头颅如同被手雷炸碎一般,碎裂开来,送葬沐浴在鲜血中狂笑着,衣诺黎捂着嘴,不让自己再一次吐出来,拖住他,但是现在的自己魔术被封印了,所以,只有一个办法,跑。

  送葬看着背过身就跑的衣诺黎,并不着急,一边哼着旋律一边,慢步的走着,衣诺黎靠在墙上大声的喘着气,依旧是大厅,不过是换了个方向的大厅,没有多少改变的样子,看着不断靠近的送葬,从衣服中拿出了一把小刀,对着靠近的送葬刺了进去。

  明明刺中了,送葬却满脸一脸平淡的看着衣诺黎,似乎刺中的人不是他,而是其他人:“你真是过份呢,可是很痛的啊!”

  送葬抬起了手,小刀刺在了送葬的手上,怎么可能,我明明刺的是心脏,送葬被刺中的手,自己用力刺穿了自己的手,抓住了衣诺黎的头,鲜血染红了衣诺黎的头发,送葬看着衣诺黎脸上不断滴下的血液,一拳打在了衣诺黎的小腹处:“居然拿刀刺人,很危险啊。”

  送葬听着衣诺黎的惨叫,脸上却出现了兴奋嘴上不断重复着,“很危险呐”,然后一拳一拳的击打在衣诺黎的小腹处,看着逐渐溢出鲜血的嘴角,她抓住衣诺黎的脸后,用力往楼梯敲了下去:“对啊,没错,你总是这样,总是这样给我过低的评价。盧文字是我先专攻的,人偶师的名声也是我先得到的,明明如此,你的态度却骗过那些低能的家伙。你那贬低我的态度,让那些家伙也跟着认为我的能力低劣。仔细想想就知道吧!我可是修本海姆修道院的下任院长啊!我学习魔术已经超过四十年,这样的我,为什么一定被排在二十几岁的年轻人后面!”

  拳头用出的力量越来越大,送葬的面容也越来越扭曲,衣诺黎吐出了一口鲜血之后昏迷了过去,送葬并没有停下,整个大厅也只有她自己的对话声和拳头的重击声:“但是,上面的人,却被你的态度所蒙骗,你对我高人一等的态度,你的傲慢,让那些家伙认为我不如你,衣叶!”

  送葬松开了手,衣诺黎的重重的倒在地上,一次性用出了这么多力量,即便是魔术师也依旧喘着气,看着自己被刺穿的手:“可是很痛的,要说有多痛的话,就是痛的让我掉眼泪。”

  送葬的脚踩在衣诺黎的脸上,对着昏迷的衣诺黎叙述着她想要说的东西:“看来衣叶并没有教你什么好东西啊,他做老师并不优秀啊,你知道吗,衣叶他啊,在学院被赐予了代表最高位三位颜色中称号的黑色,尽管他大概想要和他姓相配的蓝色,结果却是个庸俗的颜色,因为他是个放弃参战的废物,他进学院只是为了家族传承的魔术的残缺之人。”

  送葬听见了背后的脚步声,转过头去,本来轻松的表情,瞬间转变为了震惊,一个男人,站在了红色走廊上,月下看到了无法置信的东西,不由自主地开始往后退。

  :“你是!”

  一手提着超大的行李箱,本应唉死亡的衣叶站在了那里,衣叶打断了送葬接下去的话,反倒是满脸笑容的看着送葬,用含有一股温柔的声音静静地说着:“可别给我来,你应该死了这种台词啊,英格-施莱尔-韦贝尔。”

  送葬满脸恐惧和扭曲的看着衣叶,颤抖的手指,指这衣叶,他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微微颤抖着:“你应该已经死了,为什么站在这里。”

  看着倒在地上的衣诺黎,无奈的抬了口气:“虽然我已经很快了,但是还是慢了一步吗,英格-施莱尔-韦贝尔,那还用问吗?衣叶的替身啊。”

  送葬满脸的不可置信,双手不断的挥舞着,看着眼前的衣叶:“替身?你是人偶吗?不,你确确实实是真的,不对,不,我杀死的你也绝对是真的,但这样一来就有矛盾了,究竟是怎么回事。”

  衣叶的声音打断了送葬的沉思,送葬的眉头紧皱着,看着衣叶走到大厅后,“嘿”地一声把行李箱放到地板上,只有这点与昨天不同,昨天的行李箱跟公事包差不多大,但今天的则大到仿佛可以塞下一个人:“喂英格-施莱尔-韦贝尔,我几年前,做出了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偶,既不强于自己,也不比自己弱,性能和自己完全相同,看了他,我在想,既然有了这个,那个自己是否就不需要了。”

  (第二十四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