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什么才是嚣张
作者:小鸡上树      更新:2015-06-26 18:42      字数:0
  小厮被面前的青年魂修说的一阵气急,险些喘不过气来。自从跟在少爷身边后,云汐城的哪一个人,不见了自己都是一阵阿谀奉承,好处也是收了不少,就连那些外面赶来的魂修也不列外,毕竟这里是云汐城,徐家的地盘,也就是说徐家就是这里的土皇帝,得罪了自己不打紧,要是自己在少爷面前告他们一状,恐怕他们在徐家的地盘上办事没那么容易吧……

  虽说这是有点狐假虎威之嫌,可是混到如今这个地步,也是相当不容易。趁现在不大捞一笔,恐怕哪天失势了,想混恐怕没那么容易了……“大概是这家伙才来,不了解云汐城的情况,才敢如此嚣张的吧!”小厮在心底默默安慰了一下自己,面上却是气急,手臂气的发抖,指着面前的魂修,怒道:“你,你……”还没等小厮接着把话说下去,后面接着一个极为嚣张的声音传了出来:“说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可知这是哪里?这又是谁的地盘?不知道得罪本大少,你没权利在云汐城混下去了吗?念你是初犯,滚过来跪在马车下,乖乖的给我磕几个响头,此时就此揭过,若是不然……”

  听这说话声音,青年魂修立马肯定这声音主人,绝对不超过十八岁。当下面色一松,全然不顾马车里大少的威胁,微微一笑,语气说不出的轻松:“我是一个魂修,就算这城中风在大,也不可能闪着舌头的,所以这个就不劳徐大少你操心了。再说,这里不就是云汐城,徐太守的地盘嘛!我想我在这云汐城中,有没有权利活下去,恐怕这就是不是你说了算的,一个废物纨绔大少而已……能耐我何?”

  “想我堂堂灵月帝国的皇子殿下,竟在帝国范围内一座小城中受到威胁,真是不知道是为威胁我的人可笑,还是为帝国用人不当而感到可笑……”青年魂修说话声音不大,却刚好能够让所有围观之人听见。

  看似一句平平淡淡的自言自语,可还是围观的有些人认为,这个青年魂修也是有几分装逼的意思,要不然一下说两个恐怖的身份干嘛?明显就是有吓吓这个纨绔大少的意思吧。

  青年魂修说的话,就像是一个重磅炸弹在小厮耳边响起,当下暗自庆幸,若不是自己纨绔大少,接着自己话说了下去,恐怕今天怎么死的都知道到。眼前这主的身份可比自家大少牛逼多了,光凭其中一个身份就能把自己搞的死的不能再死。

  马车上的徐大少感到自己已经够嚣张了吧,可外边说话的人比自己还要嚣张,而且话语中充满了威胁的意味,若是自己不能妥善解决这件事,恐怕自己父亲要从那城主的宝座上掉下来,自己这个纨绔大少也不用在当了。

  想到此处,徐大少知道这件事情很严重,这可是事关自己以后还能不能成为二世祖的事呀,容不得半点马虎,当下急忙掀开马车帘布,跳下马车走到自己跟班面前,面色阴沉的忘着他,要不是他根本不会碰到这么倒霉的事,于是劈头盖脸就骂:“平时就叫你低调点吧……你不听,现在出了大乱子吧……”徐大少感觉光骂,还不能平下心底的怒火,于是伸手就要像小厮头上拍去。

  小厮此时低着头,站在徐大少面前,任由他打骂,心理面却是委屈死了,暗道:“跟着你这样的主子,简直是倒了八辈子血霉,做的好吧,没奖励;做的不好吧,还要挨训,平时只能利用你的威名,赚点外快,要不然早就饿死了。再说了,我这么嚣张,不还是你教的?你以前不是跟我说,这里是云汐城,我说了算,平常出去给我嚣张点,要不然以我原来的软弱的性格,可能会这样?”

  小厮见自家大少打骂的差不多后,连忙跑到青年魂修面前。扑哧一声跪了下去,哭腔着道:“这位公子,实在是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完全不关我家公子的事,要有什么惩罚,冲着我来就是了。”

  可这句话传到徐大少的耳边,全然不是那个味了,好像全是我的事,没你什么事一般。于是当下怒吼道:“你这狗东西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什么叫不关我事?不对,不对什么叫没我事?本来就没我什么事好不好。人是你得罪的,应该由你自己承担,跟本公子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

  跪在地上的小厮,瞥了一眼青年魂修,看他面色微笑,完全没把眼前的事,放在眼里一般,又瞅了瞅自己少爷,不禁为自己感到悲哀,原来自己跟了一个**少爷……

  “什么玩意……他以前纨绔也就罢了,竟然还这么脓包,那小厮就在保护他,竟然还不识抬举,这样的人活着,真是浪费云汐城的空气……简直垃圾都不如。”有些围观之人鄙视的看着徐大少,小声的为还跪在地上的小厮抱怨,虽说地上之人也很可恶,也没少欺负人。可是从这纨绔言语中,还是勉强能听出,小厮所坐的一切全部是这纨绔大少唆使的。

  此时,我们的徐大少说出那番话后,面不红,气不喘,一幅理所当然的模样,很是坦然的接受众人鄙视的目光。不是他软弱,这可事关他父亲,容不得马虎。平时在外人眼里看他是纨绔、垃圾、龌龊,可是那深深地父爱一直压的他喘不过气来,只能假装纨绔来发泄一下心里的压力。殊不知他这样做,他父亲更加觉得对不起他,全部用最好的惯着他,容不得他有半点闪失,以至于养成这样嚣张跋扈的性格。

  “这次失点面子算什么,就算让他亲自跪下磕头道歉,我也在所不惜,不能因为我,而毁了父亲的前途……”徐大少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眼前之人,有两种身份,无论是哪一种,都是他得罪不起的,唯有委曲求全才是王道。

  青年魂修瞅都没瞅徐大少,面色平淡,稍微运转了一下魂力,将跪在地上的小厮托起,语气有些调笑的味道:“藐视你跟错了主人!你走吧,离开这云汐城,下次再跟主人的时候,可要选对人。”青年魂修虽然没正眼瞧徐大少,可他说的话,全部一字不露的传进耳朵。

  小厮听了这话,浑身微微颤了一下,满脸失望的看了一眼徐大少,低下头深深地像青年魂修鞠了一躬,语气十分感激道:“谢谢……”说完小厮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向人群。

  徐大少见自己小厮走,也不阻难。事情是自己惹下的,终归自己来解决……刚才他这么做,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人的一种方式而已,却也正好骗过了所有的人。我已经臭名远扬了,不怕你们在加几条。正当徐大少享受着众人鄙视目光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传来:“你叫什么名字?没想到脸皮还练到一种境界了……可以啊,你这纨绔子弟没有白当。”

  这句话问的徐大少一愣一愣的,等了半天,就等到这不痛不痒的一句,还以为是滔天怒火呢,毕竟人家身份在哪里摆着。

  “徐长生,脸皮厚只是天生的……”徐大少也知道,这事不会那么容易解决,也懒得多说,随便应付了一下。旁边围观的人,有的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任谁都听得出,青年魂修,语气中带有讽刺的意味,而这位徐大少还傻不啦叽的照实回答,这不明显是找抽嘛?

  青年魂修也被这句话给逗笑了,语气还是那么冰冷,面色却是无比的阴沉:“没想到你还挺直接的,你要自己过来,还是我自己过去?”徐长生知道眼前这主发怒了,也不答话,直接走到他面前,默默等待暴风雨来临,及时如此,徐长生认为走到如今地步,任然不后悔,要后悔的话,那就是没有在灵魂破碎之前,好好修炼,感受一下另一个更深沉的世界。

  看着近在咫尺的徐长生,青年魂修一改以往阴沉的脸色,只用两个人能听到的声应道:“今天所坐的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不用我说,我想你也应该知道,早会又这么一天是嘛?只是你没想到的是,报应来得这么快。”

  “实话告诉你吧,我在帝都也是出了名的纨绔,可我又纨绔的资本,我更是一个资质上好的魂修,而你呢?一个依靠家世的垃圾而已,竟然敢在我面前蹦跶,我十分不爽,所以我要踩你,踩的你永无翻身之地。不过……”青年魂修话锋一转,语气十分愤怒道:“你知道我最恨的是什么嘛?就是拿家世来炫耀的人。所以,我今天不用家世,用另一种身份给你上课,我要用我另一种身份给你上上课。”

  青年魂修以前也是一个草根皇子,没发迹之前,也是被那些家世深厚纨绔子弟玩弄的对象,这些噩梦一直伴随着他五年,十五岁那年灵魂自动觉醒,而且资质还是上等,所以才被灵月大帝所认可。当皇子的这几年,他只是拼命的修炼,直到十七岁那年,他才开始嚣张、纨绔,来发泄前些年所受的痛苦,但是从来没有动用过家世的力量。

  “你的意思是说,用魂修的身份来踩我?家族势力你丝毫不动用,也就是我父亲没有什么事?”徐长生语气说不出的淡漠。完全没把自己安慰放在心上,但是刚才他说的话正确,却是深深触动了徐长生的心,“我若灵魂不破碎会这样?或者说我以后还能魂修?。”

  青年魂修眼睛一亮,饶有兴趣的看着徐长生道:“不错,我要给你一个公平,每个人自从出身下来,都有成为混修的权利,而有些人命不好,不能成为魂修,所以被我踩也怨不得别人了。”

  徐长生一阵苦笑,这笑容中所含的意思,只有他自己知道,也不得不说,眼前的皇子殿下,说的很正确。更自己庆幸的是,碰到这个皇子,若是碰到别的皇子,那还会跟你那么多废话……

  “准备好了没?”青年魂修看着徐长生冷冷道。见徐长生没答话,只是闭着眼睛,好想再等待什么来临一般。便明白这意思,当下也不客气,挥手对着徐长生那洁白的小脸,就是一巴掌。嘴里还嘟囔着:“叫你还嚣张……”

  “啪……徐长生没有躲,硬生生的接了皇子殿下一巴掌,本来白白的小脸上,立刻肿了起来,五个鲜红的指头印在上面,嘴角更是溢出一丝鲜红的血液。皇子殿下身为一个魂修,手劲自然比普通人大的多,再加上徐长生没有躲,站的位置又和皇子殿下那么近,所以才照成这么严重的伤势。

  “报应啊……这句话怎么说来着?”

  “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位皇子殿下实在是太好了,就我们于水火之中呀!看样子,这位纨绔子弟该消停一段时间了吧……”

  围观之人大多都是普通人,哪见过有人这么殴打城主公子的,一时间议论纷纷,被徐大少欺负过的人,则是猛呼一口气,大叫痛快……看着自己的杰作,青年魂修面上开始有了笑容,颇为满意的意思,没给徐长生喘息的时间,默运起魂力向腿部,眨眼间,就到徐长生胸前。

  “噗噗……徐长生猛地倒飞出去,砸身后的马车上。顿时,车棚散落一地,马匹受到惊吓,向前奔去。倒在地上的徐长生微闭着眼,嘴里还不识溢出鲜血,胸前更是明显凹陷下去,不是有鲜血渗出,将身上的衣服染得血红,就像刚从染缸里拿出来一般。徐长生没有怨言,他知道,这是自己咎由自取的,这会总能让他消消气了吧。

  “疼、疼……”一股钻心的疼袭来,马上就要昏死过去的时候,天空忽然下去蒙蒙细雨,打在徐长生的脸上,使他清醒了几分。望着天空中飘洒的细雨,双眼迷离了几分,顾不得钻心的疼痛,双眼遥视着偌大的天空,嘴唇不是微微上下磕动着:“为什么?为什么?……难道我就不能魂修了吗?”一个呼吸后,他面色惨淡一笑,忽然间,他好像感觉到,这突如起来的细雨,好像就是上天在为他流泪一般?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巧,刚好要昏死过去,天空却飘起细雨?一直让他清醒着?

  就在众人以为事情就要结束的时候,青年魂修面色变得极为阴冷,嘴角微微向上一挑:“让你嚣张、让你纨绔,我要让你一辈子后悔……”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完,青年魂修出现在徐长生面前,面色无比阴狠的瞪着徐长生,道:“下辈子别来惹我……”说完,充满魂力的双脚,向徐长生的两腿踩去。

  “啊……一个惨叫声,充斥着众人的耳边,期间一些魂修还能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光凭着,就知道青年魂修下手多么重。徐长生终于忍不住这巨大疼痛,昏死了过去。此时天空中雨越下越大,地上开始泛起水泡,但是还是没有一个围观的人离开,因为当事人之一还没有走。

  看见地上的徐长生昏死过去,青年魂修面色才彻底转变过来,看着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徐长生,语气说不出的平淡:“这次,你若不是,可以来找我,前提你,你要有那个资格……我叫灵月枫。”说完扫视了一眼围观之人,一句话不说走向人群,人群中自动分来一条道,让他过去。

  灵月枫走后,众人还没有走,满脑子充斥着刚才的画面:“什么叫嚣张,什么叫霸气,什么叫冷酷……特别是由于雨大,淋湿了灵月枫前面的刘海,耷拉下来遮住眼睛,可众人还是明显感觉到,那头发下面犀利的眼神不停地在扫视他们。

  “人家把城主公子打得不知死活,还能从容离开,最后,离开时,还说了一句那么嚣张的话。两个呼吸后,围观之人渐渐散去,没有一个人为徐长生而感到可惜,只留下不知死活的徐长生躺在地上,周围的雨水,渐渐染成了淡红色,一切显得是那么苍凉、空寂……

  一个时辰后,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看不出年岁的人,只是黑袍上印的图文很特殊,给人一种飘渺虚无的感觉。看着倒在昏死过去的徐长生,二话不说,从怀里掏出一颗黑乎乎的丹药,喂进徐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