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应试
作者:木牧诺      更新:2015-06-26 18:54      字数:0
  “他乃是我屠戮王朝长公子南诺言。”漠漓面无表情的解释,那语气就跟有多自豪似的,我忍不住噎他一句:“你亲戚唉?”

  “大胆。”漠漓一张清秀的俊脸涨成了猪肝色,南诺言见此朗声大笑起来:“哈哈,随你怎么说吧,但是太子太傅你是当定了,漠漓,带她走。”

  “不去,我死都不去。”眼看着漠漓那家伙渐渐逼近,我乱没骨气的抱住那棵烧焦了的老树,死活不肯放手。

  结果却还是被漠漓如老鹰拎小鸡一般给拎上了马,好吧,漠漓,这梁子咱算是结下了!

  第一次骑马,而且还是以匍匐于马背之上这么奇怪的姿势,一路下来我连哭带吐:“放我下来,呕,坏女人,我跟你势不两立,呕”

  这种情况下还要我承认那个骑着马走在前面,笑得一脸妩媚的黄袍少年南诺言是个男人简直是白日做梦。

  也许是实在看不下去了,也许是良心发现了,漠漓那个家伙直到快进城的时候才将我扶正坐好。

  与这个叛徒并乘一骑,我万分虚弱的朝他扮了个鬼脸,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挟私报复狠夹马肚吓得我赶紧抱住马脖子,再不敢松开手来。

  南诺言一行人在一家客栈门口停了下来,我搂着马脖子抬头看了一眼客栈的招牌,歪歪扭扭的三个字,仍我横看竖看就是看不懂。

  已翻身下了马的漠漓跟在南诺言身后,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忘了我还在马背上,“喂,还有我还有我呢。”该死,一番折腾下来我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了,就连我最擅长的轻功也使不出来。

  南诺言听到我的叫喊之后,回过头来冷冷的望着我,见状我立马满脸堆笑,笑得别提有多狗腿了:“公子,我还在马上呢,抱我下来好不好?”汗,这马没事长这么高干嘛?

  “你不是很行吗,自己想办法下来啊。”

  “喂,坏女人喂!”

  南诺言唇角勾起一丝嘲笑,转身进了客栈,任我怎么骂却是连头也没回,最让我气结的是竟然没有一个店小二敢来扶我,全都是远远的看着。我想他们一定是南诺言安排防止我逃走的吧。

  哼,以为这样就可以难倒本大小姐了么,“马儿马儿,我们来商量一下,你蹲下去一点好不好?”我开始和这匹毛色鲜亮的骏马商量没想到这马跟他主人一样龟毛,狠狠地打了个响鼻甩也不甩我。

  南诺言之所以会在这家客栈留宿是为了在进宫前让我洗掉这满身尘土。

  最后终于翻身滚下马的我刚进客栈便听到南诺言在对店家吩咐:“去准备一套干净的女装,另外还要八间客房。”然后突然转身指着我说:“把这个女人给我看好了,不准她逃跑,如有闪失拿你是问,”

  “是是公子放心,一切包在我身上。”对于南诺言的要求,那店家自是唯唯诺诺的答应着。

  其实他根本不用派什么人守着我,我当然不会逃走的,我还要找潇然呢,那家伙,南诺言叫他皇叔,那他一定也会在皇宫吧。

  梳洗过后的我换上了店家为我准备的新衣,白色罗衫配上一条金色腰带,说不上有多好看,但这是劲装,我不明白有何意义,为了配合我这一身装扮,第二天早上我还特意学这里的人一样把头发高高挽起,用一根碧绿的发簪束好。

  当我打扮好走出客栈的时候,南诺言他们已经准备好要出发了,见了我,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严肃。

  特别是南诺言,那家伙看着我,竟是有些错愕。

  “喂,坏女人,你那是什么表情嘛,这衣服可是你自己叫人替我准备的唉,而且为什么要穿成这样,我又不是侠女。”

  我话刚说完,漠漓便扔过来一柄短剑,我只好双手接住,不解的问道:“这又是要干嘛?”

  这柄短剑拿着并不是重,难不成是假的,带着疑惑我将短剑取出剑鞘,一道寒光刺痛了我的眼,手指轻触竟是一道血痕,如此宝剑,他们想要我干什么?

  “应试快开始了吧?”骑在马上的南诺言突然开口问漠漓。

  “差不多了。”漠漓没什么表情的回答,顺便看了我一眼,什么嘛,又怪我哦?

  “好。”南诺言点点头看着我说:“待会的应试上本公子会暗中派人帮你的,不过你给我记住了,无论如何只许胜不许败。”

  一路上,漠漓给我讲解了一些待会应试上会出现的一些状况和解决办法.

  “记住了穿白色衣服的人都是我们自己人,他们会在和你交手后故意败给你,但你得警惕了,穿蓝色衣服的人全是王后娘娘的人,这些人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你的命的,我朝立储君向来是选嫡不选长的,小殿下乃是皇后娘娘所生,皇后为了让小殿下日后能顺利继承大业,所以要替小殿下选择一个能保护且辅佐他继承大统的人,这一场是武试所以你待会要格外小心。”

  我静静地听着,心里却打起了退堂鼓,去哪里参加应试的人一定都是高手,就我所会的这点三脚猫的功夫,想要顺利闯关该是有多难,万一一个不小心,脑袋就没了,那我还怎么回去现代呢?“不要,我不要去,我才不想死呢。”

  我的声音很低,加上我跟漠漓又骑着马走在最后,我想这时候打晕他逃走还来得及,可是,漠漓后面的话却让我打消了这个念头。

  “来不及了,你以为师父为什么不带你一起走,你跟我是一样的命运,认命吧。”

  他说我跟他是一样的命运,师父也曾说:“假如有一天你跟漠漓走上了同一条路,你会后悔么?”

  难道:“师父是故意留下我的?为什么?”我不懂。

  “他想要你保护太子殿下。也只有借长公子的手才能把你顺利送进皇宫。如此一来,万无一失。”

  原来如此,只怕连那场大火也是故意的吧,而我竟是对此一无所知

  眼前这座气势恢宏的宫殿便是皇宫了吧,两扇厚重的朱漆大门,穿戴整齐的禁卫军见了南诺言纷纷下跪:“参见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