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温暖
作者:慕绵儿      更新:2015-06-26 17:39      字数:0
  耶律浩迟定睛一看,说话的小子貌似有点儿眼熟,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这时,耶律浩帅说:“九弟,既然大金的马元帅给我们布了个迷雾阵。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你就也随便布个阵以示礼貌吧!”“好。”很简单的回答,火儿听到这个声音,心里禁不住一阵激动,万般滋味同时涌上心头。火儿说不清楚自己的心里是高兴多一点,还是苦涩多一点。

  那个人没有出现,只是一个声音而已。火儿如是安慰自己,就听着一声噼里啪啦的雷声,马瑶光颓然变色:“是霹雳九雷诛杀阵!”好凶狠的名字啊!火儿心里这么想,前方的夏军忽然迅速撤退。原来夏军早已经设下埋伏,这个诛杀阵早就在方圆几千丈布好了,就等着赵家军入阵呢!

  火儿只感觉周围一暗,眼前再次亮起来的时候。居然整个天空都是奔腾飞舞的紫色雷蛇,雷蛇喷吐着雷电,火儿向周围环顾。发觉自己居然独自置身在这个空间里!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所有的将士都是独自置身这里吗?那这个阵得有多大呀!火儿暂时没有危险,她发觉自己只要不去招惹雷蛇,那些雷蛇不会释放闪电劈自己的。

  只是自己不能够原地待命,她要找到破解之法,拯救赵府军士。这是本尊的心愿,火儿不能够拒绝的。叹了口气,火儿拿出自己的铁棍对着上空飞舞的雷蛇打去。孰料铁棍居然穿过雷蛇,就好像这些雷蛇与火儿并不在一个空间似的。火儿觉得,自己该好好思考下这个大阵。首先,这个阵名叫做霹雳九雷诛杀阵。霹雳是指雷的响声,至于九雷是指九道雷电吗?火儿摸着脑袋苦思冥想,诛杀阵就更好解释了,听着就是惨不忍睹以杀人为目的的攻击大阵。

  等等,火儿忽然明白了,既然是攻击大阵,为什么自己没有被攻击呢?而且自己刚刚也主动攻击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是布阵的人故意的?火儿想到这里,不禁很火大的说:“耶律浩逊,你,出来!”

  空旷的声音带着回音传出去很远,可是耶律浩逊依然迟迟不见踪影。火儿无力地瘫倒在地上,一阵冷意袭来,火儿打了个喷嚏居然睡着了。连日来赶路,火儿风餐露宿加上这里一股子阴气,火儿终于撑不住昏睡了。

  耶律浩逊攥紧的手轻轻松开,随即走过来,温柔地抚摸火儿的秀发。无意中触碰火儿的额头,一股子灼烫刺激到了耶律浩逊。火儿发烧了。耶律浩逊不得不开始着急了,这个大阵是他亲手所布。进得来出不去,直到里面的人全部死掉,或者有人强行破开大阵。而火儿如今所在的只是阵心,并没有攻击性。这是耶律浩逊故意的防水。

  取出瓷瓶,从里面拿出一枚药丸,给火儿喂了下去。耶律浩逊听到火儿说:“冷,好冷!”耶律浩逊将火儿搂进怀里,心里百感交集。他不知道,这个火儿是否是自己的王妃。但是不管怎样,她们共用同一个躯体,他必须要保护好这个身体。

  火儿只感觉周身寒冷,然后一个火烫温暖的源体靠近了自己。火儿便像溺水的人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抱紧耶律浩逊。耶律浩逊嘴角露出一抹苦笑说:“火儿,你到底是我的火儿还是那个赵府的丫鬟?”火儿是不知道耶律浩逊的苦涩了,她现在头疼欲裂,浑身像置身在冰窖一样。

  耶律浩逊抬头看着依然雷蛇翻滚的天空,喃喃自语地说:“师妹,希望你能够尽快破阵。”是的,进了此阵,就连布阵之人也无法自行出去。如果不是火儿在此,耶律浩逊绝对不会踏进此阵一步。爱怜的摸了摸火儿的脸蛋,耶律浩逊嘴角勾笑:“小家伙,你可是害苦了为夫啊!”

  火儿挣扎着,在耶律浩逊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呼呼大睡。而阵外,已然是另一派景象。

  耶律浩帅看着滚滚紫色雷电下,烟雾缭绕,里面的一切看不清楚。但是里面的厮杀声却越来越大声,可以想象得出,里面必是一片修罗战场。想到这里,耶律浩帅不禁激灵灵打个冷颤。若是与耶律浩逊为敌,当真不是明智的。只是不知道这个九弟,是否心存帝位,如果是的话,那么……耶律浩帅一直温文儒雅的眼中闪过一丝狠戾,随即若无其事的继续看着大阵。

  耶律浩逊说了,此阵一旦开启,只有两个办法能够停止。一是有内功极高能够直接硬破大阵,另一个就是里面没有生命存在。而耶律浩逊自己进了大阵,或许这是个契机。耶律浩逊眼睛不可置否的闪了闪。

  马瑶光看着身边的激战,血光冲天,鼻子里充斥着浓厚的血腥味。如果再这样下去,赵家军几乎要死伤殆尽了!不行,一定要想办法!马瑶光急急与赵文广以及另外几个副将聚在一起,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最后几人一致决定将内力全部输给赵文广,由赵文广破开大阵。但是输内力之后,几人都会元气大伤,失去自保的能力。所以马瑶光留下自己的内力,负责保护众人。

  火儿翻了个身,双手下意识的搂紧耶律浩逊的脖颈。待感觉到触手的温暖后,火儿猛地睁开眼睛。看到耶律浩逊安静的睡容,火儿心里有股柔软流过。她伸手轻抚耶律浩逊的脸庞,他的眉头即使在睡梦中依然紧紧皱着。难道有什么烦心的事吗?

  耶律浩逊呢喃着说:“火儿。别走!”火儿感觉鼻子酸酸的,自己也不想走啊,可是不得不走呀!谁让自己霸占本尊的身体,欠人家的恩情呢!火儿紧紧抱着耶律浩逊,她知道在这段时间,自己完全可以好好的抱着他。等到此阵一破,他们便是不死不休的敌人。

  想到这里,火儿很难过。耶律浩逊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火儿拧紧眉毛,一脸痛苦纠结的模样。他伸出手想要摸摸火儿的脸,却在半空停下了手。他不确定眼前的是他的王妃还是那个被他俘虏的丫鬟。

  火儿感觉到耶律浩逊的手臂有点僵硬,立刻知道耶律浩逊醒过来了。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自己恢复意识居然没有回去找他,反而加入大金来与大夏对抗。她想他一定很生气吧。而耶律浩逊却认为,火儿没有说话,或许就是因为她就是那个丫鬟。

  半晌,耶律浩逊松开火儿。火儿立刻感觉一阵委屈,她很怀念他的怀抱好吧!可是他居然就那么残忍的丢开了自己!耶律浩逊背对着火儿说:“看在她的份上,我不会杀你。”火儿一愣,难道耶律浩逊以为自己是本尊?火儿咧嘴笑了,刚想出声解释,随即立刻咽了下去。这样也好,起码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与他为敌。

  而不用担心看到他受伤的表情,自己也可以心安理得的完成本尊的遗愿。两全其美,可是那么之后呢?自己与他真的要天各一方了吗?火儿美美想到这里,真的很心痛。索性逃避起来,不去想了。

  弱弱地出口,火儿故意冷冷地说:“那么,我应该要感谢你的不杀之恩了?”耶律浩逊冷漠地说:“不必。我说了是因为她,而不是我善心大发。”火儿嘴角苦涩地说:“那么你为何不为她放弃攻打大金?”

  耶律浩逊忽然转身,森冷地声音如冰窖一样令人冷若骨髓:“如果是她,她不会对我提这些无理的要求。更何况此次大战,的确是大金率先挑起,并不是我夏国故意来犯。你该从你那昏庸的国君身上找理由,而不是将罪责全部推到我夏国。”

  火儿低头,说:“不管怎样,谢谢你的手下留情。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别指望我会感激你。相反,只要出了这个大阵,我一定会设法杀了你!”耶律浩逊撇嘴:“就凭你么?”火儿的自尊心被强烈粉碎了,这是什么话,不带这么看不起人的!

  很恨地转过头,火儿不再搭理耶律浩逊。身上还残留他的气息,火儿禁不住脸庞微红。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头顶的雷蛇忽然迅速化成气消失了。越来越多的雷蛇消散了,耶律浩逊嘴角浮起一抹兴趣说:“师妹,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火儿闻言酸溜溜的,还叫得那么亲热!哼!亏得自己刚刚还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实情呢!没良心!火儿很恨地想着,天空重现,面前是一群残兵。火儿看到赵家军凄惨落魄的模样,心里禁不住难受。想也没想就要冲过去,此时夏军在耶律浩迟的带领下浩浩汤汤与残兵败卒的金军交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