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怀疑
作者:慕绵儿      更新:2015-06-26 17:39      字数:0
  火儿不知道刘副将是什么时候到的,究竟有没有在暗中偷听。只能敷衍着说:“哦,那个人之前我被掳到夏国的时候。曾经有过几面之缘。”“是吗?”刘副将显然不大相信,那人刚刚明明与火儿看上去很是熟络,并且看上去有些暧昧。火儿硬着头皮,挤出微笑说:“是啊,怎么你不相信我?”刘副将很明显愣了,火儿可是有御赐兵器的,而且老太君对火儿也很是宠溺。刘副将暂时压下心中狐疑,冷哼一声转过身先行离去。

  火儿松了一口气,暗骂耶律浩帅,怎么这样呢!不过自己说的也没错,自己跟六皇子总共也就见了三次面。掰着手指头都数得清,一次是在慕清公主那里,昨天交战一次,还有刚刚第三次。

  想不明白这六皇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火儿深信,船到桥头自然直。回到营帐,火儿感觉的确有点累了,倒头就睡着了。孰不知在营帐外面,一张面孔一直盯着熟睡中的火儿,直到很久很久东方天际泛白的时候,方才悄悄退去。

  当火儿睁开双眼的时候,本来想要伸个懒腰的,孰料自己床边占满了人。确切地说是女人。为首的是赵老太君,她的眼中有不忍,有失望,还有淡淡的哀伤。至于马瑶光就更加明显了,分明是厌恶和痛恨。怎么了?火儿一脸疑惑,怎么睡了一觉都把自己当仇人了。屋里的女人们对着火儿虎视眈眈,火儿心里除了纳闷也有点怒意。

  赵老太君说:“火丫头,这几年我们赵府对你不亏啊!你怎么能够做出出卖大金的事情啊?”火儿不解地说:“我什么时候做过出卖大金的事情了?”马瑶光怒气冲冲地说:“还没有吗?昨晚上刘副将都已经看得一清二楚,本来他想要给你个坦白的机会。你却不知悔改,辜负了我们对你的期望,也辜负了老太君对你的厚爱!”

  火儿闻言本想再做解释,可是一听到昨晚上的事情,也没了心力去解释什么了。毕竟,自己的确理亏。先不说自己与儒清王的关系,就是昨晚六皇子送信相约,自己也并没有跟老太君汇报。

  老太君看火儿不说话,心里仅存的一点侥幸也没有了。看来火儿果真是夏国的奸细,可是为什么火儿变化这么大呢?老太君踉跄着,步履逐渐散乱。火儿见了立刻起身,伸手欲扶老太君。孰料马瑶光的剑立刻出鞘,冷冷地盯着自己。火儿收回手,看着满室的仇恨目光说:“就算是判我死刑,也该有个具体罪过。我是犯了哪一条罪过了?”

  马瑶光说:“你私自通敌,还不算大罪吗?”火儿嗤笑:“证据呢?仅凭刘副将一面之词,你们就全部认定我的罪了?那么请问,我究竟哪种行为通敌了?”“你!”马瑶光词穷,其她赵府女人立刻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火儿不禁悲从心来,自己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若不是本尊的遗愿,自己说什么不会呆在这么个鸟地方!简直就是莫须有嘛!

  虽然自己是夏国王妃,可是自己都放弃相公过来了,还要受到怀疑。气,火儿感觉自己满肚子委屈加怒火。眼看着火儿泪水打转,马瑶光说:“就暂且先信你了,但是若是再有下次,定把你当细作给了结了!”火儿看了看马瑶光,怎么她的样子不像是自己通敌而仇视。简直是一种敌意,对,是敌意。这是怎么回事?

  火儿第六感中,马瑶光对自己肯定还有别的情绪。火儿匆匆洗漱好,出了营帐就看到了赵文广。火儿微笑着说:“少爷!”赵文广看到火儿,露出一抹宠溺的微笑。右手自然的揉揉火儿头发,带着宠溺的口吻说:“吃饭了吗?我刚和他们打了些野味,走,我们先过去喝些粥。等晚一些时候,尝尝野味。”

  火儿乖巧地点头说:“好。”不知道为什么,火儿有种直觉,本尊和赵文广之间似乎有点儿不同寻常。连带着留下来给自己的情绪,也因为看到赵文广而感觉别扭。马瑶光带着敌意的眼睛在脑海一闪而逝,是了,那是吃醋。难道说火儿之前和赵文广是那个关系?不对,那时候的火儿才十二三岁,怎么可能呢!也不是,古人早熟,十二三岁的女子都懂得情事了。

  火儿不禁被自己冒出来的想法弄得晕乎乎的,看在赵文广眼里就是无精打采。他关切地说:“怎么了?好像精神不大好啊!”火儿嘟囔着说:“要是你半夜被一个神经病叫出去,听他疯言疯语一番。早晨刚醒来又被一群娘们虎视眈眈瞪着,精神好才叫怪呢!”

  赵文广不禁好笑,自己就问了一句话,火儿就嘀嘀咕咕一大堆。他伸手扶住差一点和地接吻的火儿,带着溺爱的口吻说:“小心点,你走路不长眼睛的啊?”火儿脸庞微红,除了耶律浩逊之外,还没有与男性靠得这么近。昨晚上突然被六皇子抱住,那只是个意外。火儿如是安慰自己怦怦乱跳的小心肝,然后看到了怒目而视的马瑶光。

  火儿立刻推开赵文广,谁知不知道是心虚还是老天与她作对。猝不及防下,自己由于紧张加心虚,居然脚下一滑,再次向前倾倒。赵文广被推开后,立刻再次倾身抱住火儿。满脸的关切和焦急:“你没事吧?”火儿干笑着说:“没事,少爷。嘿嘿,少夫人好!”赵文广闻言,放开火儿。满脸戴笑的说:“瑶儿,怎么起的这么早?”

  马瑶光冷哼一声说:“要是再晚一点,就不会打扰某人的好事了吧?”赵文广皱眉:“瑶儿,话可不可以乱说。火儿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妹妹!”“哦,原来还是青梅竹马啊!今天我真是长了见识了!”马瑶光气急的转过头。

  火儿一听火气就上来了:“少夫人似乎忘记了,您和夏国九皇子也就是现今的儒清王可是同门,也是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呢!哼!”说完,火儿大步离开。无视赵文广漆黑的眸光和马瑶光错愕和羞愤的眼神。

  火儿在想,自己是招谁惹谁了啊?坐在草地上,火儿想还是耶律浩逊对自己好。什么都由着自己,可以不学王妃的矜持。如果不用进宫,自己可以睡觉睡到自然醒。醒来了饭吃了,可以去逛街花钱。唉,那么爽歪歪的美好日子,自己不去享受,干嘛跑这里受这些窝囊气呢?

  一阵号角声响起,火儿大惊,夏军来犯了!火儿暂且放下心中的不快,快步走入主帅营帐。赵老太君已经吩咐完毕任务,貌似失散的金军陆续汇合。这一次的夏军来犯,估计只是前奏。只是打探虚实,那么如今首要任务就是擒住夏军帅将。以此减少赵家军的伤亡,毕竟夏军此次人数远多于金军一倍有余,夏武帝是真的打算直接灭了金国。

  骑马看向对面的夏军,抛下个人情绪不说。其实火儿很佩服马瑶光,她一身戎装,衬托白皙的肤色更加细嫩。娇俏的面容,朱唇,整个一野性美女。火儿自己都禁不住要流口水了,更何况对面那些久未见荤的夏军将领。马瑶光眉头微皱,看出了耶律浩迟垂涎的眼神,勃然大怒。

  忽然飞身向敌军的马瑶光,目标直指耶律浩迟。火儿暗暗高兴,那个自大残忍的八皇子,是要挫挫他的威风!耶律浩迟看到马瑶光向自己飞来大乐,开口说:“六哥,你不要插手。看皇弟我生擒这妞,刚好我差一个伶俐的丫鬟。”耶律浩帅一副看好戏的模样,轻瞥一眼火儿说:“八弟放心好了,为兄在精神上支持你。”

  火儿扑哧一声乐了,这古人也有精神上支持一说吗?火儿眼光巡视,没有瞄到耶律浩逊的身影,不禁一阵失望。她的眼神立刻被耶律浩帅察觉,一抹阴翳的神色在六皇子眼中一闪而逝。随即面上浮现一抹阴柔的笑容,耶律浩帅说:“本帅的话很好笑吗?”赵文广收回看着马瑶光的眼神,看了一眼火儿说:“你认识夏军主帅?”

  火儿轻描淡写地说:“岂止认识,略有几面之缘罢了。”赵文广眉毛一挑:“火儿,我们是金国人。虽说你曾经被掳至夏国长达五年,但是既然回来了,那么就要忘记在夏国的一切。”火儿点头说:“是,少爷。”耶律浩帅讥讽地说:“他是你的主子?你还真是喜欢受虐啊,放着夏国的尊贵主子不做,居然甘愿屈于金国一个普通的将领做丫鬟。”

  火儿心里一跳,生怕耶律浩帅说漏了嘴,把自己的身份大白,那么自己真的就是有口难言。不是细作也是细作了,好在耶律浩帅并没有说开。不知道他是故意的,还是感觉自己不屑一提。总之火儿认为,这耶律浩帅不但不是好惹的主,而且心机城府不是一般的深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