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两相悦 剧毒无情迫人心
作者:邪武      更新:2015-06-26 18:14      字数:0
  店小二扯足了嗓子向柜台喊道。掌柜的见来了桩大生意也笑得合不拢嘴,急忙进后厨吩咐菜品。

  “不光是你,我也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杨玲东瞧瞧西望望,一副急不可耐的样子。

  酒家不大,共分两层,上面是客房。楼下总共十来张方桌,个个被磨得油光锃亮,看来少说也有十几个年头了。

  “看着像个老字号,怎么生意这么冷淡。”杨玲手夹一只筷子,无聊地在桌面上戳点着。

  本该生意兴隆的酉时却只有他们两个客人,确实令人生疑。

  “可能是因为鞑子入侵吧,没听那个兵卫说这里刚刚被收回么。”任未明揣测道。

  “嗯,我也是出了临安才知道忽必烈举兵南侵的事,所有消息一到皇城就被封锁了,真不知道这帮混蛋大臣们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贾似道,这个奸臣不除大宋永无一日安宁!”任未明说着握紧了拳头。

  杨玲倒是听得新奇,“你是说当朝的右丞相?”

  “没错,就是他!当年蒙哥汗战死,如果不是他进谏议和,中原武林与朝廷联手定可趁乱一举攻破蒙古!”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热血的报国志士呢!...不对呀,你未在中原生活----甚至连银子都没见过,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当朝政事呢?”

  “这八年师傅只教导了我两件事,一是勤练武功;二就是日后学有所成,要亲手手刃了贾似道这个狗贼,保我大宋河山。”

  “那八年前呢?”

  “八年前......”

  话未说完,只闻得一阵浓郁的菜香袭来。

  “来喽!”伴随一声招牌式的吆喝,店小二熟练地托着两个巨大的掌盘快步走来,“您二位的菜!”每个掌盘少说放了七八道菜,店小二边介绍菜名边往桌上摆放,不一会就摆满了一桌。

  “马蹄鲑鱼,辣子鸡翅,红烧雏鹅,八珍雪莲汤......菜齐了,您二位慢用!"

  任未明哪里见过此等排场,一时间被这么多见都没见过的佳肴弄得眼睛都快花了。

  “这...”

  “哇,好久没吃到这些好东西了!”

  杨玲却不客气,菜刚摆完就开始大快朵颐。

  “嗯?”杨玲一抬头,见任未明还没举箸,骂道:“呆瓜,不是饿得要命么,现在菜来怎么反而不吃了。”

  “我...这么多,咱俩能吃得完么?”

  杨玲一听差点没噎到,“谁让你都吃完了?我看你还是不饿,你不吃我吃!”说完便又低下头顾自吃菜。

  任未明咽了口吐沫,“管它呢!”也大口地吃起来。

  杨玲之前虽也饥饿难耐,但毕竟是女子,此时就算大口吃菜也很注重仪相;任未明就不同了,放开顾虑后的他简直成了沙场上的猛兽,如同对待敌人般不停“吞噬”着盘中的菜肴,颇有点风卷残云的架势。

  只见他鼓起的腮帮忽大忽小,含着菜的嘴里还不停地嚷道“好...好吃!”

  杨玲吃了一会便放下筷子,双手托腮笑眯眯地看着狼吞虎咽的少年。

  “嗯?你...你怎么不吃了啊?”任未明边扒着饭边说。

  “因为我觉得看你吃比我自己吃更有意思呀。”

  “啊?”任未明放下碗,“为什么啊?”

  “你别停,继续吃你的,我吃饱了。”

  “哦。”

  就这样注视着,杨玲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土豹子”其实也蛮英俊的:鼻若悬胆,唇如朱砂,两道入鬓剑眉下一双朗目炯炯有神,棱角分明的脸廓配上一头半束半散的乌黑发丝,别有一番飒爽。

  任未明却未注意到一旁的杨玲正痴痴地望着自己,仍勺箸并用地吞咽着。

  就在此时,酒店的门被推开了。

  只见三个成年男子款款走了进来。为首的那个一副书生打扮,面如冠玉,长衫如雪,手持一把风流儒雅扇;另外两个则壮如蛮牛,身高八尺,侍其左右。

  “原来是范公子大驾,快快请进!”

  见有客临门,店小二忙上前招呼。看语气这三人应该是常客,而且是贵客。

  “照旧。”书生挑了个靠近窗户的位置坐下,淡然一句。

  “是是,马上来!”

  不一会店小二便端上了酒菜,样式不多,却道道精品,酒更是陈年佳酿的女儿红。

  三人当下也不言语,只静静地吃菜喝酒。

  “啧啧,”杨玲看看任未明,又瞥了一眼那边的书生,“你瞧人家多儒雅,喝酒都是三品而后饮;再瞧瞧你,整个儿一饿死鬼投胎嘛!”

  任未明知道杨玲并非真心取笑自己,也不反驳,“你看人家好就跟他走喽,我自己去临安。”

  “你...”杨玲秀美的脸庞顿时阴了下来,可转而又喜上眉梢,“哦----是不是我夸别人你吃醋了啊?”她这一问双眸星转,似一泓秋水微澜,甚是含情。

  “‘吃醋’是不高兴的意思么?”

  杨玲这才意识到自己又说了太过“高深”的话。

  “呃,差不多吧!反正就是心里不舒服的感觉。”

  “‘心里不舒服’...”任未明思考着。只见他时而蹙眉时而捏捏自己的下巴,仿佛这是一个很难决断的问题。

  “到底有没有嘛!”杨玲哪里经得起他这样吊自己胃口。

  “当然----没有!”

  “你!”等了半天却换来一个干脆的否定,杨玲几乎气炸了。

  “哈哈哈哈!”

  任未明虽未经世事,但经过这两日的朝夕相处,天性使然下,早已对杨玲暗生情愫。此刻见杨玲如此在意自己的感受,竟模仿着她的精灵古怪,挑逗起对方来。

  杨玲见任未明一脸坏笑情知是自己上了当,伸手便要去打,“你个小淫贼!”

  任未明假意闪躲,却任杨玲的粉拳打在自己身上。

  世事难料,谁又能相信如此温馨的画面竟是发生在曾经的一对仇人身上呢?

  ★☆☆☆★☆★☆☆☆★

  酒足饭饱过后,任未明满足地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再瞧桌上,十多盘菜已是所剩无几。

  “看来你还真是猪,又懒又能吃!”杨玲哼道。

  “我怕浪费嘛,再说实在是太饿了...嗯,现在吃也吃了,下一步去哪儿?”

  “当然是在这儿住宿啊,你不是想连夜赶路吧?”杨玲边说边掏出两锭银子,“小儿,你看这些银子够不够!”

  店小二跑来一看这么大锭银子,眼睛都直了,“够够,一锭就够,这里足足有四十两咧!”

  “剩下的二十两给我备一间...不对,是两间客房,明日一早再去集市替我牵两匹快马回来。若还有剩余,你就独自留着吧!”杨玲吩咐的从容,却像是经常使唤人一般。

  “是是,小的这就去为二位准备客房。”

  店小二得了便宜,心里早已美开了花,此刻也不敢怠慢,乐颠儿颠儿地替二人安排客房去了。

  “我总觉得不该再耽搁了,这毒...”任未明刚抬起右手,不禁一怔,“咦?这么这青斑怎么好像浅了许多...”

  “啊!”杨玲不知为何显得十分慌张,忙按下任未明举着的右手,“别看了,有什么好瞧的...呃,这毒就是这样的,随着时间一点点的变淡,最后毒发时就全消了。”

  “什么?”任未明一听这不正说明自己离毒发越来越近了么,哪里还安得下心,“那我们今晚更不能留在这儿了,否则到时毒发了还没到临安岂不是一切都完了!”